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意外之财

生于望族 Loeva 4880 2010.12.17 18:46

    顾宜同红了脸,小声道:“我对不住六伯母,有一家古董铺愿意接手,可他家掌柜……最多只肯出到六百八十两银子,就不肯再往上提了。这离我先前说的价钱……还差得远呢!”

  文怡听得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笑道:“侄女儿还当是什么事呢,原来如此,这价钱却也不低了,比侄女儿原本预想的还要多些。”本来所有东西加起来,才估价六七百两,但她只让顾宜同搬走了一箱,能卖上四五百就不错了,能卖到六百八十两,算得上是意外之喜。她看了看祖母,只见对方脸上也有些意外之色,只是不算明显。

  顾宜同的脸更红了,不敢直视卢老夫人:“六伯母先前说那些东西至少能值上六七百两呢,侄儿也觉得那样的好物件,卖上八九百也是寻常事,请朋友估价时,也说能值千多两银子,没成想一说要卖,那朋友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侄儿前些天说了大话,如今实在没脸见六伯母。”

  卢老夫人淡淡笑道:“这不怪你,若是从店里买,自然能上千两高价,但如今咱们是要卖出去,你朋友日后转手,总得有利可图才好。这跟我原先估算的价格差不离儿,就这么定了吧。”孙女儿出人意料地只给了侄儿一半东西,能上这个价钱,已经不容易了。看来这个族侄还是能用的,剩下那些古董暂时收着,等将来需要用钱时,再叫他来料理吧。

  她正要开口答应了这个价钱,顾宜同却吱吱唔唔地,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不仅如此……昨日侄儿跟朋友说好了价钱,预定今日在六伯母这里问准了信,便要送东西过去的,没想到昨儿夜里九哥忽然召了侄儿去,问起这桩买卖……直说六伯母和侄儿不厚道,明明是一族的,有好东西出手,不先紧着自家人,却将便宜送给外人去占……”他为难地看了卢老夫人一眼,“侄儿跟九哥说,六伯母本是要请九嫂帮忙的,九嫂一直不应,六伯母以为他家没兴趣,才让侄儿找了外头的店。九哥便说先前是误会了,如今知道了实情,还当光顾自家人的铺子才是。侄儿……听了九哥的出价,觉得略低了些,只是他到底是长兄,又占了大义名头,侄儿委实不知该如何应对,还请六伯母示下,是……托给九哥呢,还是……照样卖给侄儿的朋友?”

  文怡抿了抿嘴,淡淡笑道:“原来九婶是误会了,才不肯来的?这却不好办了,若是早两天倒也罢了,如今十五叔都跟人家说好价钱了,只差祖母点头,就能拉东西,可九叔这里……连价钱还没谈呢,怎么好应他?所谓人无信不立,若是把东西卖给他,岂不是有违先前跟人立下的约?”

  顾宜同忙道:“可不是么?我心里正为难呢,偏你九叔不肯让步,还说我不该为了自己的信用,就不顾六伯母和九侄女的利益。东西卖给自家人,至少不会受骗,外人就难说了,万一那家店得了东西却不付钱,岂不是害了六伯母和九侄女?”咬咬牙,降低了声量,“我那朋友是我旧日同窗,从前上书塾时就认识了,他家里开的古董铺子,也是二十多年的老字号了,我是知道他家店铺的行事,才放心将东西卖给他们的,没想到九哥横插一脚……”

  卢老夫人听得分明,冷冷一笑,问:“他出的价是多少?”

  “五……五百两……”

  卢老夫人挑挑眉:“那也不算低了。”

  文怡心中暗叹,跟前世那六十两比起来,真真算是高价!

  顾宜同却听得心灰,讪讪地道:“若六伯母觉得……九哥更可靠些,那侄儿就去跟朋友打招呼……”

  卢老夫人微笑道:“自家人本来就更可靠些,只是我们已经跟店家说好了价钱,无端变卦,却不大好,老九既有意,怎么不早说?!这样吧,你去跟他说,一百多两银子不算什么,但信义无价,咱们家祖上有严训,是要后世子孙做守信之人的,哪怕是跟商家打交道,也不能忘了老祖宗的教导,若他真有心接手,好歹要给人一个合适的理由。本来人家开了六百八十两的价钱,我们是嫌低的,还要再议一议,如今只要他出的价比这个数高一两银子,我就把东西都卖给他,给他占个大便宜!另外,我们家还有些破烂碗碟,不值什么价钱,也照这个低价给他,别说我老婆子有了好处总是便宜外人!”

  顾宜同听得瞠目结舌,文怡忍笑叫了一声“十五叔”,他才反应过来,想了想,也笑了。他虽老实,却不是笨蛋,那位九堂兄,是万万不肯多掏将近二百两银子来买这几样古董的。他在朋友家的铺子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价钱说到这个数上,这还是因为朋友刚好认得一位出手阔绰的熟客,近日想要入手那种紫铜古炉,又对那几只瓶子很有兴趣,愿意高价购入,朋友觉得有利可图,方才答应了这个价钱。不是他自夸,虽然这个数字离他预计的还有很远距离,但换了一家店,未必能出到这个价。九堂兄家的铺子,规模远远不及朋友家的,小打小闹还罢了,上哪儿找那样大方的主顾去?

  至于那些破烂碗碟,他早就听侄女儿说过了,只当是卢老夫人在说笑,并没放在心上。

  想明白了,他便笑道:“那侄儿回头就去跟九哥说,若是他实在为难,侄儿也不好勉强。毕竟那一边已经说定了时间,最迟三日后就要运东西过去了,不然耽误了主顾送礼,侄儿可得罪不起。听说是知府老爷的亲戚呢。”

  卢老夫人扯了扯嘴角,再打量了一下顾宜同,觉得这个族侄顺眼许多,也没先前那么傻愣了,便微笑着点头:“那就辛苦你了。”回头嘱咐文怡:“先前你四伯母送了些药材过来,我瞧着有几样都是产妇能用的,让赵嬷嬷包一包,给你十五叔带回去。”文怡明白了她的意思,忙应了转身离开。

  顾宜同忙推辞道:“这这这……这如何使得?侄儿把事情办成这样,已经愧对六伯母了,您还送东西给侄儿媳妇,这实在是……”

  卢老夫人抬手止住他,微笑道:“不过是几味药材,你不帮我办事,我也是要送去的,如今不过是让你顺便带走。等那几样古董交割完毕,我再重重谢你。”眼见顾宜同又要推辞,她脸一沉:“长者赐,不敢辞。你不肯收我的东西,是不是嫌弃东西少了?!”

  顾宜同立时闭了嘴,不敢再多说什么。

  卢老夫人这才缓和了脸色,道:“这就是了。你帮我做事,是你的孝心,我要谢你,是我们祖孙俩的心意,好歹叫你丢下媳妇孩子跑了几天腿,难道还能白使唤你?!我老婆子可不是那种人!”

  顾宜同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出门,脸上就一直带着笑。族里的传言实在不可信,这六伯母哪里是个阴沉刻薄的人?不过是嘴上严厉些,其实人情世故都通透,待他们这些小辈也十分慈爱,应该赏的东西,她从不小气。族人不过是嫌她家绝了户,小看了六房,方才在背后说些不三不四的闲话罢了。

  他细细算了算这些天从六房得的东西,有药材,有补品,有寓意吉祥的小东西,给小儿子玩的,也有开了光的佛器,能保家人平安。虽然不算贵重,却样样都是得用的,难得的是这份心意!比别人花大价钱买来的礼品更珍贵。看了看手中的补品,想到家中脸色越来越红润的妻子和小儿子,他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九堂兄打发掉,不叫六伯母祖孙俩受委屈!

  且不提顾宜同是如何跟七房斗智斗勇的,卢老夫人和文怡祖孙俩到了第三天,就得到九房的确切传信,已经定了是跟那家老字号古董铺做交易,七房听说是知府的亲戚要买,又见六房咬定了价钱不肯松口,便不情不愿地放弃了,对卢老夫人口中的破烂碗碟自然更没兴趣。顾宜同亲自押送东西到了平阳城内,晚上回来时,怀里已经揣了六百八十两的银票,一分不少地交到卢老夫人手上,又拿出契约请她验看。

  卢老夫人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便叫文怡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匣子递给顾宜同,笑道:“拿着吧,不值什么钱,只是点小小心意。”

  顾宜同心知这就是“谢礼”了,打开一看,却是一小块玉石印章,淡淡的青色,又微微泛着黄,质地温润,表面浅浅刻着几杆翠竹,做工精细,显然是印石中的上品,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印章底部不慎磕坏了一小角。他立时激动起来:“这这这……这不是……封门青么?!”那可是上好的印石!看这质地,虽然小了些,若不是磕坏了,少说也值上百八十两!

  文怡见状有些惊异,那是从祖父书房里找出来的东西,她好不容易才擦干净了,找个好匣子来装着,虽然质地不错,到底有了瑕疵,她还担心拿这个当谢礼,十五叔会觉得不满呢,怎会如此激动?

  卢老夫人却笑道:“这是你六伯父生前收罗到的东西,本想亲自刻了印玩,没想到一时不慎,磕坏了,就一直没用上。前儿收拾房子时,找了出来,我想着这是不完整的东西,我们祖孙俩又不好这一口,丢了太可惜,你既然爱捣鼓这些个玩意,就给你了。你别嫌弃,找个好工匠将那个角磨了,也是一枚好印呢。”再从他交过来的那叠银票中抽出一张三十两的,示意文怡递过去,“这些给你两个大儿子买些糖果糕饼吃,先前我只顾着你媳妇和小儿子,把他俩忘了,难得两个都是孝顺乖巧的孩子,昨儿下了学堂,还一起来给我请安。我老婆子总要表示表示,不能寒了孩子们的心。”

  顾宜同一愣,看低头看看手中的印,忙整了整衣裳,恭敬一礼,严肃地道:“侄儿能得到这块印,已是意外之喜,价值尚在其次,侄儿平日收罗各式印章,只是小打小闹,这样难得的珍品,从来只有看的份,这还是头一回自己得了。有了它,侄儿只觉得满心欢喜,不敢再受六伯母的谢银。六伯母往后有事,尽管差遣侄儿,侄儿万不敢辞!”说罢再行一个大礼,便喜滋滋地将小匣子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调头去了,对文怡双手呈上的银票扫都不扫一眼。

  文怡看着他的背影,回头惊讶地对卢老夫人道:“祖母难道是早就打听过,知道十五叔喜欢印石,才叫孙女儿把这块印找出来的?”

  卢老夫人看着手中的银票和契约,微笑道:“先前你十五婶还未生产时,我去过他家两回,听你十五婶闲谈时说起,你十五叔因喜欢这些,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七月十三那天他之所以会着凉生病,就是因为他从朋友处新得了一块印石,熬夜刻时吹了风的缘故。他既如此着迷,想必会喜欢这块封门青,其实那就是你祖父在世时为了打发时间摆弄的小玩意,值钱的那十来块,在你父亲考得功名前,都已经卖掉了,剩下的都是缺了角或刻坏的,卖是卖不上价钱了,人家也嫌弃。这块封门青已经算是完好的了,给了你十五叔,也算是两厢欢喜。”顿了顿,她盯住文怡,“有时候,投人所好,比送钱财有用。你十五叔是九房嫡子,虽是偏房庶支,但祖上经营得法,说不上大富大贵,却也家产丰厚。平时我们闲话,只说他是个老实人,其实是因为他吃穿不愁,兄弟间又和睦,用不着跟人耍心眼的缘故。对他这样的人,给再多的谢银都算不了什么,还不如投其所好,送点少见的印石给他。家里已经没什么好东西了,以后若是遇见,你就多留意些,不论是印石,还是相关的书籍或金石图册,哪怕不值什么钱,只要东西别致难得,就能叫他满意。”

  文怡知道这是祖母的经验之谈,前世却是从没听她说起,如今教给自己,是要自己好生学习人情世故了,忙恭敬地应了,又照着祖母的吩咐,把买地要用的银票另外拿个匣子装了,剩下的小心收进祖母的镜奁,预备日常花用。

  卢老夫人看着那只老红木镜奁,叹了口气,问:“今秋你又没做新衣,只把你母亲的衣裙改小了穿,冬衣总不能再混过去了吧?家里既有了银子,你就叫紫樱去集市上扯几尺绒回来,也好备下冬天出门的衣裳。”

  文怡笑道:“祖母也记得呢?孙女儿今日一大早就打发紫樱去买了,绒料太贵,只给祖母做一身,孙女儿就用密实些的绸缎夹了棉絮,做成棉袄,穿在大衣裳里面,最暖和不过了。祖母爱什么花样?孙女儿给您绣上?”

  卢老夫人皱眉看了她一眼:“何必节省至此?!我老婆子用不了好料子,旧年的衣裳也多,不做也没什么。你小姑娘家家的,才该好生打扮打扮,旧衣裳都小了,你母亲的衣料又嫌老旧,叫人瞧了不象!快叫紫樱来,让她明儿再去买轻柔鲜亮、厚实暖和的衣料去!”

  文怡只是笑,却不应声。这时,赵嬷嬷急步走了进来,道:“老夫人,小姐,聂家派人来了!”

  文怡心下讶然,难道舅舅家的人是来取银子的么?倒是刚好。

  没想到来人却不是往日送信的那位管家,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相貌平凡的少年男子,穿着棉布长袍,一派书卷气,怎么瞧都不象是小厮书童之流。

  来人自称姓君,名敏行,是聂珩至交,今晚前来只是作为朋友的信使,将一封密信送到顾家来,其他的事一概不知。

  文怡隔着屏风打量着他,心下疑惑,待张婶将聂珩的信送到她手上时,她一看,就立时吓了一跳。

  信里夹着一张地契,是文怡先前看中的山坡地上,后来放弃的那片缓坡的,整块地总共有三百二十一亩。按照聂珩信里所言,这是他用私房钱买下来,送给文怡的,以弥补他母亲的糊涂之举给她们祖孙带来的损失。他身为人子,不敢忤逆,更不敢指责母亲的一片爱子之心,但终究心里有愧,只能用这种方法向表妹赔罪。

  文怡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地将信和地契递给祖母,暗暗叹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