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午间来客

生于望族 Loeva 4169 2010.11.24 18:17

    赵嬷嬷笑道:“嬷嬷出马,还有什么办不成的?”文怡顿时松了口气,满面感激地抱着她的手臂轻晃:“好嬷嬷,真是多亏你了。”

  赵嬷嬷慈爱的搂着她走到床边坐下,道:“跟嬷嬷客气什么?我从小侍候老夫人,嫁了人又陪着她嫁过来,连你父亲都是我奶大的。我在这个家待了大半辈子,说句不合规矩的话,我虽没了儿女,心里只当你父亲是我的骨肉一般,你就跟我孙女似的,见你为难,嬷嬷心里比你还着急呢。”

  文怡窝在她怀里,只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这样的温暖了,忍不住红了眼圈:“我知道嬷嬷疼我,嬷嬷一定要长命百岁,不要丢下我才好……”

  “真是傻孩子。”赵嬷嬷笑了,“其实老夫人也疼你疼得紧呢,只是她在人前习惯了板着脸,一时放不下身段,才会叫人害怕。其实她是你亲祖母,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你也是一片孝心,她不会怪你的。”

  文怡默默点头。她不是真正的十岁女童了,人情冷暖都是见识过的,自然知道祖母待自己的一片慈爱之心。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祖母守了几十年寡,父亲又早逝,家里连一个能支撑门户的男丁都没有,若是祖母行止略和软些,只怕就要被人欺到头上了。前世祖母病倒还有去世后那段时间里,她就受够了这种苦头,自然不会埋怨祖母待她不够亲近慈爱,反而在心中默默立誓,这辈子定要好生孝敬祖母和赵嬷嬷,为她们多多分忧。

  到了午饭时间,文怡自重生后头一回陪祖母吃饭,把先前那些小心谨慎都丢开了,亲自为祖母布菜,又把放在自己面前的两盘肉食都挟了许多给祖母,侍候得十分殷勤,嘴里还道:“孙女儿病了这些天,叫祖母担忧了。祖母多吃些,好好补补身子。”

  卢老夫人看了碗里的菜一眼,面无表情地问:“你今儿倒会说话,怎的忽然殷勤起来?”

  文怡手上一顿,拿不准她是高兴还是生气,心下生了几分惴惴,小心看了她一眼:“侍候祖母吃饭,原是孙女儿该做的……”

  卢老夫人板着脸不说话,文怡越来越不安,难道是自己劝祖母不要跟长房计较的事惹恼了她老人家?说来也是,祖母是为了自己才跟长房闹的,自己反倒拖她的后腿,岂不是太不识好歹了吗?她虽然有心亲近祖母,但前世祖母积威多年,文怡心中还是难掩畏惧之心,手上动作便不由得慢了下来,放下筷子,耷拉着小脑袋,站在桌旁束手听训。

  赵嬷嬷捧着最后一碗菜进屋,见状轻轻扯了扯了卢老夫人的袖角。卢老夫人瞪她一眼,望向文怡时,已放缓了神色:“行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一心为了祖母着想,宁愿自己受委屈,难道祖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不成?”瞥了瞥赵嬷嬷:“有话不能直说,还要叫别人传话!”

  文怡听到祖母不再责怪自己了,暗暗松了口气,只是对她后面那句话不大明白,便抬头看了赵嬷嬷一眼,以目光相询。

  赵嬷嬷笑了,对卢老夫人道:“这怎么能怪小姐?老夫人天天板着脸,孩子看了也害怕呀!小姐也是担心老夫人会生气,才让我缓缓相劝的。”

  卢老夫人没好气地道:“你倒会疼孩子!怪不得她有话只跟你说!我反倒象是只老虎似的!”说完也禁不住笑了,指了指面前的一碗菜:“这不是你爱吃的?拿下去吃饭吧!”赵嬷嬷笑着行礼:“谢老夫人赏,老奴就不客气了!”说罢朝文怡眨眨眼,便捧着那碗菜下去了。屋中只剩下了祖孙俩。

  文怡动作越发小心了些,重新拿起筷子,从碟中专挑肥嫩多汁的肉块往祖母碗中挟。卢老夫人一方面为孙女儿的孝顺而心喜,另一方面又发起了愁:“这是专门给你做的,病好了,正要好生补补呢,你把菜都给了祖母,你吃什么?”便把一个鸡腿挟进孙女的碗中。

  文怡心中苦笑,却还是乖乖吃了,卢老夫人看得高兴,又再挟了几筷子菜给她:“吃得香,下一顿就叫张婶再做。”

  文怡忙道:“祖母别光叫我吃,您也要多吃点才好。”

  “好,好。”卢老夫人面上带笑,只觉得今天的饭菜格外香。

  这顿饭祖孙俩都吃得很开心,吃完了,文怡又亲手泡了祖母爱喝的香茶,给老人消食。卢老夫人歪在长榻上,放松了身体,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孙女儿闲聊,说些养身体的注意事项,又说了说孙女儿病的这几日的情形。赵嬷嬷坐在一旁的脚踏上看着她们聊天,偶尔也插几句嘴,面上一直带着笑。

  眼看着祖母眼皮子有向下耷拉的倾向,文怡便轻声问:“时候不早了,今儿天气还算凉快,祖母要不要歇个中觉?”

  卢老夫人有些迷糊:“嗯?哦,好……”赵嬷嬷要上前侍候她睡下,文怡忙拦住了,亲自扶着祖母躺下,拉过薄被盖好,又点燃了香炉。

  待出了正屋,赵嬷嬷才念了句佛:“老夫人这些天一直惦记着小姐的病,几日没睡好了,如今总算能好好歇歇。”

  文怡想起前世的情形,自己似乎一直没留意到祖母是那么的疲累,只知道窝在自己房中休养,祖母吩咐什么就做什么,一点都没想过要为祖母分忧,还以为只要乖乖听话就是孝顺了。她心下愧疚,抬头望向赵嬷嬷,留意到对方眼下也有些淡淡的乌青,忙道:“嬷嬷也累了吧?祖母睡着,身边有我守着就行了,嬷嬷回屋休息一下吧?”

  赵嬷嬷笑道:“这如何使得?小姐哪里是会侍候人的?况且你才病好,正是要好生静养的时候,小姐你才该回房休息去呢。今儿没什么事要做,嬷嬷就在这屋里守着老夫人,有空了自会打个盹,不会累着的。”

  文怡哪里肯依?好说歹说要她回房间,赵嬷嬷一脸为难,最终让了一步:“要不我就在旁边厢房里歪一歪,小姐也过去睡一觉如何?老夫人要叫人,我立时就能听见了。”

  文怡勉强道:“那我就在祖母身边坐着闭目养神,祖母要叫人时,我去应着就行,嬷嬷就放心歇着吧。平日都是嬷嬷侍候祖母,如今我也该尽尽孝心。祖母这些天的疲累都是因我而来的,好歹让我尽点心意。”

  赵嬷嬷听了,也不再拦她,只是嘱咐她一旦累了就得回房去。文怡笑着应了,推她进了厢房,又去拿被铺,赵嬷嬷笑道:“快放下,你哪里做过这些事?”文怡在前世出家数年,早就做惯这些粗活了,况且如今天气炎热,盖的被褥也不厚重,她抱起来并不吃力。仔细地将被褥铺好后,她还将身上佩的香袋放在枕边用来驱蚊。赵嬷嬷见了又惊又喜:“小姐真聪明,你是从哪里学会这些的?”文怡笑而不言,只是过来扶她睡下。

  张婶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小声喊了句:“赵嬷嬷!”文怡心中不喜,面上却没露,淡笑着问:“怎么了?”张婶小声道:“长房的人又来了,在前头等着呢。”

  文怡微微皱了眉头。事情不是结束了吗?她们六房都不追究了,长房的人还来做什么?难不成为着她给了一个婆子没脸,就要来算账不成?!

  赵嬷嬷忙爬下床走出去:“老夫人才睡下,别扰了她的清静。我跟你去见他们。”文怡上前道:“我也去!”赵嬷嬷讶然回头:“小姐,你去做什么?当心那些人不会说话气着你。咱们已经够忍气吞声了!”文怡摇摇头:“祖母睡着,我便是这家的主人,有些话你们不好说,我却是说得的。”说罢便径自往前院走。赵嬷嬷呆了呆,方才追了上去,只觉得小姐好象病了一场后就变了许多,跟之前乖巧柔顺的模样相比,似乎多了些主见。

  文怡走到前院,仍是在那个花厅,来的人却不完全相同。除了陆三家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穿着绸衫,下系罗裙,戴着金簪,腕上一对碧玉镯子,衬得那肌肤如雪一般,俨然是一副富家千金的模样,但文怡认得那张脸,正是长房伯祖母于老夫人跟前的大丫环如意,不敢怠慢,便露出了几分笑模样:“原来是如意姐姐?姐姐今儿怎么有空来?”

  如意笑着行了个万福礼,道:“今日老太太派了几个人来向六老太太和九小姐问好,不料那有眼无珠的刁奴胡作非为,惹得六老太太和九小姐生气,陆嫂子回去说起,老太太发了好大一顿火呢,立时就命人将那刁奴捆了,送过来给六老太太和九小姐发落。奴婢是奉了老太太的命前来给六老太太赔不是的,还请六老太太和九小姐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别恼了我们老太太才好。”说罢看了看文怡身后,面露疑惑:“不知六老太太……”

  赵嬷嬷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们家老夫人正歇中觉呢,原不曾想过这时候会有客来!只是不知那刘婆子在何处?不是说押过来了么?”

  陆三家的忙上前道:“刘婆子如今押在门外,生怕六老太太见了她生气,因此不敢叫她进来。只要六老太太发话,是打是骂她都甘心领受!”

  若是前世的文怡,听到这话说不定就真的感动了,但她经历过几年人情冷暖,却免不了多想几分,转头望向大门方向,果然看到有两个粗壮的婆子押着刘嬷嬷,跪在门槛外,有不少行人经过,都会停下来多看几眼。文怡认得那些都是顾氏族人,不由得怀疑,伯祖母此举是不是有别的深意?

  一转头,她看到张婶正在门外偷偷往屋里看,便吩咐道:“张婶,你让张叔关了大门吧,这样人人都能望进来,成何体统?”张婶吓了一跳,讪笑着去了。

  文怡又回过头来对如意笑笑,道:“伯祖母太客气了,既是一家人,祖母与我又怎会为了这点小事恼了她老人家?我年纪虽小,也知道伯祖母家大业大,底下奴仆无数,焉能个个约束得过来?奴大欺主,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更何况那位嬷嬷是大伯母的人,原比别人尊贵些,不好将她当成寻常仆妇对待的。还请姐姐将这位嬷嬷带回去,回禀伯祖母,就说祖母歇下了,文怡大胆做主,先谢过伯祖母,只是这位嬷嬷到底是大伯母和七哥哥的人,要骂要罚,自有她的主人处置,文怡不敢越俎代庖。伯祖母的心意,文怡已知晓,两家原是同气连枝,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生分的。”

  如意惊讶地看着她,只觉得这位九小姐与大寿那日见到的模样相比,似乎变了许多,连口角都伶俐了,便笑道:“九小姐真是越来越聪慧了……”想了想,又道:“既然九小姐这么说了,奴婢就把人带回去。只是还有一件事——”顿了顿,“先前送过来的那些东西,都是老太太送给九小姐补身子的,九小姐怎的就还回去了?难道是嫌东西不好?”

  文怡微笑道:“东西是好的,只是我如今已经痊愈,用不着了,白放着太可惜,倒不如还给伯祖母,日后自有更需要它们的人去用。”

  如意叹道:“九小姐不必多说了,我们老太太明白,定是六老太太还在恼她,所以才把东西还回去的。只是那些都是我们老太太心疼九小姐,才送过来的。九小姐,奴婢大胆说句,哪怕是九小姐病好了,还要补身体呢,要是另外去买,又要费功夫,倒不如把东西收下,我们老太太也安心些。”

  文怡默然不语。那刘嬷嬷都把话说到那份上了,她要是收了东西,岂不是自贱了身份?

  如意见状,眼珠子一转,又劝道:“奴婢知道了,是因为那刘婆子嘴巴坏,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才让九小姐生气吧?其实她本就是个嘴臭的人,九小姐不必跟她一般见识。不管怎么说,我们老太太是一片真心,九小姐不收,显见是因为心里还在埋怨我们老太太了?”

  文怡眉头一皱:这话要如何回应?

  “这话叫人听了就生气!”门外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却是卢老夫人扶着张婶进来了。文怡飞快地看了张婶一眼,面上闪过一丝恼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