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静水微澜

生于望族 Loeva 4448 2010.12.28 19:01

    卢老夫人盯着二房派来传话的家丁,没说话,直到那家丁额上满是汗渍,方才移开了视线,冷笑一声:“路祭?!我们六房的主子一个都不在,设的哪门子路祭?!”

  那家丁吞了吞口水,小心地答道:“我们老爷说,六老太太的身份不一般,跟那些旁支末系的族人不能比,即便您人不在顾庄,族中有什么大事,也不能漏了您那份!”

  “哦?”卢老夫人挑挑眉,“这么说来,他们到底设了几个祭棚?!”

  “从长房到六房……都设了,本来七房九老爷已经进了城预备过节,听说消息后,还特地带着一家子赶回来参加,但二老爷说九老爷既无功名,又非嫡系,才没让他出面,只叫他带着儿子随长房行事。”

  卢老夫人却听得冷笑一声,又再冷笑两声。那家丁脸上一红,心知肚明,却不敢说什么,只缩了缩脖子,一副听候吩咐的恭敬做派。

  文怡在旁听了,心中敞亮。嫡系的六房族人中,三房因早年有难,为卖族田之事与其他族人有了争执,事情解决后就搬离了顾庄,听说已经在外落地生根,她前世住在二房时,还曾听说他们派人回来请求迁祖坟,打算另行开宗的消息。三房既然人都不在场,特地以他家名义设路祭,却是极其可笑的事。这也不知道是长房还是二房的主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看了那家丁一眼,文怡有些谨慎地问道:“先前不曾听说康王移灵之事,想来也是仓促间决定的,今日灵柩途经平阴县城,也是匆匆而过。按理说,朝廷尚未有明旨,事涉藩王,咱们这样的人家不是更应该谨慎行事么?便是设了路祭,一家只设一棚就是,哪有每房人各设各的,叫人以为我们族人之间生份疏远的道理?”

  她外表年纪甚小,因此那家丁也不以为意,只是笑道:“这是长房二老爷特地发了话,叫各房置办的,想来二老爷自有道理。咱们年纪小又没见识,哪里能体会二老爷的用意?”

  文怡眉头一皱,便不再理会他了。卢老夫人听得生气,冷笑道:“我道是谁想出来的,原来是他?!山中无老虎,猴子当霸王!老大不在,老二就抖起来了?!平时也不见他做什么正经事,如今倒是积极得很!可惜了!康王盛年早亡,世子不过是个小娃娃,算起来比他家小七的年纪还要小些,便是老二拍足了马屁,人家也未必认得他是谁!这不是媚眼做给瞎子看么?!”

  因骂的不是二房主人,那家丁也只是谄媚地在下边笑着,文怡担心他回了顾庄后胡乱说话,会引起他人非议祖母,忙悄悄扯了扯卢老夫人的袖子,后者瞥她一眼,忍住气道:“你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过些天等我回去了,自会把你家老爷太太替我们六房垫的银子还回去!你下去吧。”

  那家丁有些迟疑,又在赔笑问:“六老太太,您……不打算回庄里过节?我们太太早就念叨着呢,生怕您家今年事忙,不及准备,还特地把亲手打的几样月饼都送去宣和堂了,若是她知道您不打算回庄过节,一定要难过的!”

  卢老夫人眯了眯眼,淡淡地道:“今年新庄子上事情多,我们祖孙俩就不回去了,你替我传话给你们太太,就说我老婆子领她的情,等我回了家,一定补上重礼!”

  那家丁还要再说什么,卢老夫人却已经声称自己乏了,要张叔送客。家丁只好磕了头下去,心里犯起了嘀咕:“早听说六房老太太刻薄得很,又有人说只是以讹传讹,今日看来,果真刻薄,话都不让人说完就把人打发走,别说赏钱,老子跑了一天的路,居然连顿饭都不肯招待,不是传说六房发了财么?怎的还这般小气?!”

  结果张叔才送他出了正屋,便拐回去待了片刻方才出来,很是热情地拉他去吃饭,到了厨房,却是有肉有菜,虽然在他眼中略显简薄了些,还算能入口。张叔又特地打了酒来,对他道:“兄弟来一趟辛苦了,路上不好走吧?我们家小姐说了,如今已过了午,兄弟怕是来不及回去了,回头就在庄上问农户借一间屋子,暂时委屈一晚,赶明儿再回去不迟。若抄近道,快马只要大半天就能赶回顾庄,等向主人回了话,还能赶上吃酒赏月呢!”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个赏封:“这是我们老夫人和小姐赏你的,难为你大过节的辛苦。”

  那家丁一接过赏封,就掂出里头有五钱银子,脸上闪过一丝喜意,嘴里感念道:“六老太太和九小姐真是体恤下情!”手里却迅速将赏封往怀里一揣,再看面前的酒菜,便觉得顺眼起来,笑道:“若是大半天就能赶回去,那我吃了就走,明日庄里还有戏酒呢。”

  张叔一边应着,一边小心朝厨房外头张望一眼,紫樱扒在门边悄悄给他使了几个眼色,他便连连点头,然后亲自把盏,劝那家丁多喝几杯。

  等到那家丁满身酒气地躺倒在邻居农家的一间空房后,张叔忙忙跑回小院,文怡与紫樱已在正屋内等候多时了,见状忙问他:“如何?!”卢老夫人也从里间慢慢走出来,在孙女的搀扶下坐上正位,再次询问张叔。

  张叔道:“小的照小姐教的话,跟那人说了,那人起初嘴紧,后来喝得痛快了,便倒豆子一般都说了出来。原来当日老夫人和小姐离开顾庄没两天,庄里就有传言说,长房大老夫人之所以会得病,是被六小姐气的,因此六小姐才会被押送回京城!长房老夫人和二太太虽一再辩解说是没有的事,却挡不住人家的嘴巴,结果大老夫人又病倒了!”

  卢老夫人眉头一皱:“既是她病倒了,若有意叫我们回去,无论是探病,还是澄清,直说就是,这般拐弯抹角的做什么?!”

  文怡小声道:“大伯祖母先前已有避我们的意思,如今怎肯明说?想是他家心虚呢,只是不知为何,派人来的是四伯父?”二房跟长房可是面和心不和的!

  卢老夫人被她提醒了,忙问张叔:“那人还说了什么?!”

  “是,回老夫人的话,那人说长房见庄中流言不散,便发话要在中秋节大肆庆祝一番,不但要开流水宴,还要从康城请有名的戏班子来凑乐。庄里庄外见有新鲜事,没两天就把六小姐的闲话丢到一边去了。”

  卢老夫人冷哼一声,闷声道:“既然没事了,又来扰人清静做什么?!”

  张叔小心地说:“是因为……康王世子送灵入京……二老爷硬要大设路祭,说是顾氏身为平阳望族之首,不能错过这个长脸的机会……各房人有的赞成,有的反对,但因是长房有令,便都依令行事了……只是事后有几房偏支没得到这份体面,又开始说起长房的闲话,连中秋节上的戏酒都不顾了。眼看着庄中流言肆虐发,四老爷四太太担心事情再闹大,大老夫人的病情会加重,偏偏族中能压制二老爷的就只有她老人家了……四老爷是觉得……老夫人您也是位诰命,在大老夫人跟前都是有体面的,若您愿意出面劝说二老爷……”

  卢老夫人冷笑:“他如今倒记得我是诰命夫人了?!只怕人家早就忘了呢!”

  张叔不敢答话,低下头去。文怡忙上前劝道:“祖母何必生气?四伯父想来是一时心急,糊涂了,不管什么法子都要试一试。您想想,这设路祭,向来都是有规矩的,二伯父也不知是怎么了,忽然这般积极起来。四伯父一向管着族务,想来是觉得不妥,却又没法说服二伯父,因此正病急乱投医呢。咱们不管他们的闲事就是了,二伯父眼里未必有我们,我们又何必回去碍他的眼?”

  卢老夫人嘲讽道:“怕不是为了路祭之事,而是嫌老二抢了他的风头吧?!”

  文怡低头不语,卢老夫人也有些泄气:“咱们都躲出来了,烦心事怎么还要找上门呀?!咱们避着躲着还不够么?!我老婆子做了什么?平时没人想起我是个诰命,如今有事,就要把我拉出来做挡箭牌!”说罢吩咐张叔道:“等那人醒了,就打发人走吧,只说我身上不好了,赶不得路,要歇几天再回去。”

  张叔领命下去了,文怡见祖母心绪不佳,正要想法子劝慰,卢老夫人却伸手过来:“九丫头,你且扶我回房。”文怡忙扶住她往里间走,紫樱站在原地想了想,便退出正屋去,细心地关上了门,左右看看,回房取了针线箩来,坐在阶前绣起了花。

  屋内,文怡将祖母扶上床,便替她脱了鞋子,拉过薄被,又要给她捶腿。卢老夫人拦住她,叹道:“这不是你做的活,快住手!坐得离祖母近些,祖母有话跟你说。”

  文怡笑道:“孙女儿侍候祖母,是天经地义的事。”说着就抬过板凳,在床前坐下。

  卢老夫人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方才你也听到了……这顾氏族里……不是一汪静水,咱们祖孙俩虽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却耐不住别人寻事。六房虽断了香火,却是嫡系后人,我头上又有诰命,平时别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遇了事,却难免要找上门来……”

  文怡听得有些黯然,低声道:“祖母别理会就是。任凭谁家得了势,也没道理找孤儿寡母的麻烦!祖母一概推说不知道、不想管,他们又能如何?”

  卢老夫人叹了口气,道:“话虽如此,实际遇到了会如何,却是难说。”她看向孙女:“我跟你说这话,是要提醒你小心,顾氏族中,并非铁板一块,因长房族长长年在外,又未能带携族中后辈,族里有异心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这种烦心事,本不与我相干,但我最怕你会被搅和进去。往后你要记得,除却祖母,族里其他长辈要你做什么事,你只拖着,千万别明言答应!哪怕是对你四伯父四伯母,还有十五叔十五婶,也是如此!”

  文怡心中一惊,咬咬唇,郑重应下:“孙女儿记住了。”

  卢老夫人这才放缓了神色,又道:“聂家……我是看不惯的,也改不了了。但他们对你还过得去,你遇事多向他们求助,也是好的。到底是骨肉至亲,只怕比一脉相承的族人……还要可靠些……”

  文怡心里却有些不一样的想法,她小心看了看祖母,方才大着胆子道:“孙女儿如今什么事都不懂,自然要多向舅舅、表哥请教,可是等孙女儿学会了,就不能再事事求他们家帮忙了!总是依靠别人,终非长久之计。舅舅和大表哥还有自家的事要顾呢!”

  卢老夫人面露讶色,忽然明白了什么:“这些天你总是向人请教农桑之事,难道……”

  文怡微微红了脸,低头道:“孙女儿知道,这于闺阁中略嫌惊世骇俗了,但孙女儿……真的怕了,宁可被人笑话几句,也不希望将来事事要依靠别人。孙女儿……只不过是年纪小些,懂的事少些,如此而已,可只要我学会了,绝不比别人差!男孩子能支撑家业……孙女儿也能!”

  卢老夫人想起她的那个“梦”,又记起聂家买地之事,沉默下来,半晌,才叹道:“你先出去吧,待祖母……好好想一想。”

  文怡不安地抬头看她,见她闭上了眼睛,不发一言,只好行过礼,退出房间去。待她关上门,卢老夫人便睁开双眼,眼圈一红,喃喃低语:“终究……是我老太婆无用,连累了孩子……”

  文怡出到正屋檐下,不停地回头看向里屋,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方才那一番话,是不是太过直白,惹祖母生气了?

  “小姐?”紫樱叫她一声,她回过头来,勉强笑笑:“什么事?”

  紫樱指了指身后:“云妮儿来找小姐,说有话要跟您说。”

  文怡看过去,果真见到秦云妮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手里抱着一个包袱,冲她行了个礼:“大小姐。”

  文怡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来:“不必多礼,你这是……要走了?立时便要出发么?!”

  云妮摇摇头,忽然跪倒在地,红着脸将包袱呈上:“这是送大小姐的,您是大好人!我这辈子都会记得您的大恩大德!”

  文怡一呆,望向那包袱,心情忽然复杂起来。

  ================================================

  以下是广告时间:

  书名:斗锦堂

  书号:1735891

  简介:嫡女PK无良后妈,荆棘商路成就绵绣良缘。先求自保,再来反击,你们铺就一条荆刺之路,我偏走出一路锦绣,且看我嫡女无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