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心有感悟

生于望族 Loeva 4051 2010.12.18 18:22

    等到文怡醒过神来,那君敏行已经告辞离去了。文怡只觉得失礼,十分不好意思。卢老夫人道:“我瞧他的神色,应该是跟你表兄说好了,只负责送信,不管回信的,因此一句话也不多说,把信送到了就走人,我们又不好拦,以后遇到你表兄,再请他帮忙致谢吧。”

  文怡应了,忽然心下有种奇怪的感觉,祖母对大表哥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同了。她看向卢老夫人:“祖母,这封信,还有地契,该如何处置?”

  卢老夫人没回答,只是问她:“你觉得如何?”

  文怡想了想,抿了抿唇:“孙女觉得,这块地我们家不应该收。说起来,舅舅家虽先一步买下了温泉地,可是看那价钱,孙女儿就知道,咱们家是买不起的,就算舅舅先来问过孙女儿,孙女儿也不会要,最后仍旧是舅舅家得了去。舅舅一家并未欠孙女儿什么,更何况,他帮着咱们家议价,将地价压得这么低,叫咱们得了实惠,说起来孙女儿还要谢他呢。”她低头再看一眼那地契,“舅母那日曾经说过,他们家买了那一片温泉和山林地,已经有些勉强了,再无余力买更多的土地。这是大表哥用私房钱买的,他在家中甚是受宠,但毕竟家境有限,能有多少积蓄?只怕已经是倾曩了。孙女儿在钱财上本就未有折损,反而得了许多实惠,若是再无视舅舅一家的窘迫,收下这张地契,心中如何能安?”

  卢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点头微笑道:“你能这么想,也算难得了,没辜负祖母多年来的教导。”话风一转,“只是这件事,说来聂家并不占理,你舅舅若先来问你,得了准信再回头买温泉,咱们家自是不会怪他,偏他先斩后奏,就未免失了信义。再说,听你舅母的话头,若不是他家银钱不凑手,只怕连剩下的地都包了去,那时咱们家还有什么实惠可言?你难道就真没什么想法?”

  文怡微微一笑:“舅母虽是这么说,但孙女儿知道,即便他家银钱凑手,舅舅和大表哥也不会让她这么做的。舅母本就与孙女儿隔了一层,有些私心难免,但舅舅和大表哥却不会厚颜至此。那块地虽说又大又便宜,他们家却不缺产业,买地也只是为了大表哥休养,只看他家选的是什么地就知道了。更何况,只要有银子,哪里的良田买不得?偏偏要跟孙女儿抢?先前孙女儿在舅舅家时,舅舅与大表哥就曾经以房产和大片田地相赠,只是孙女儿婉拒了,由此可见,他二位绝非因利忘亲之人。”

  卢老夫人叹了口气:“话虽如此,只叹你舅母为人,就怕你舅舅与表兄会因为她的缘故,跟你疏远了,或是叫你受委屈,说到底,他们才是一家人呢。”

  文怡低了头,小声说:“世间之人,谁没个亲疏远近?便是孙女儿自己,遇事也会先想到祖母,再考虑舅舅、舅母和大表哥、大表姐他们,再下来才是十五叔等族人。孙女儿本就没把舅舅舅母放在第一位,也就怨不得他们将大表哥看得更重了。孙女儿只盼着他们能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一点小忙,好让孙女儿能想出法子给家里添些钱粮,让祖母过得好些,却没想过要处处靠舅舅一家,就连十五叔一家,或是其他族人,孙女儿也没寄予厚望。咱们家是这个光景,想要过好日子,还要看孙女儿自己的本事呢。凭了他人得来的好日子,终究是不长久的……”

  卢老夫人惊讶地看着孙女儿,有些恍惚。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文怡从温顺听话却又略嫌过于老实的性子变成如今有主见、有志气的模样了?先前孙女儿年纪小,她只是心疼孩子,觉得女儿家还是性情柔顺为先,便只让孙女识字、知礼、懂规矩、会女红,没教太多其他东西。孙女性子固执起来的时候,她还担心孩子对钱财看得太重,又无故疏远族人,有失教养,为此日夜都睡不好。得知孙女做的那个梦以后,她一时气愤,又怜惜孩子将来的命运,便一边筹谋日后,一边留心孩子的性情变化。但方才,她听到孙女说出这番话后,才发现孙女的心性比她预想的强十倍,甚至不必她再行教导了。她一时间只觉得心里又酸又软,又有几分隐痛。是不是因为她的无能与固执,才让孩子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重的心思?难得的是,孩子仍旧是正直良善的性子,不曾生出激愤怨怼之心。

  她伸出手,握住文怡的手,叹息地道:“好孩子……你……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真难为你了……”

  文怡羞涩地笑笑,低下了头:“孙女儿只盼着能为祖母多分分忧,其他的……倒也没多想。”

  她是怎么想到那些的?自己也说不清楚,甚至记不清是几时产生了这个念头,或许是在她回到童年后的第一天,或许是她在长房受辱的那一日,或许是在她发现救了十五婶母子后九房因流言而心生忐忑表现不自然时起,又或许是在她得知舅舅一家抢先一步买下了温泉林地后。总之,她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想要振兴家业,还是依靠自己更稳当些。

  卢老夫人眉头轻蹙,良久,叹了口气:“若不是因为祖母,你也不必……”

  文怡忙打断了她的话:“祖母说这些做什么?若没了祖母庇护,孙女儿哪里还有好日子过?祖母难道忘了梦里的事?!”

  卢老夫人这才改了想法,对她淡淡笑道:“既如此,你就把这地契收好了,下回见你表兄时,悄悄儿还给他。他没派家人前来,却托了朋友,只怕是瞒着家里的,你也别声张,省得他在父母跟前落了埋怨。”顿了顿,将声音压低:“真真是祖上烧了高香,那样的父母居然也能养出这样的好儿子来!”

  文怡偷笑着应了,小心将地契和信放回信封中,袖进袖里,想了想,又对祖母道:“过些天庄子的管事过来交租子报账,能不能让孙女儿跟在祖母身边多学些东西?孙女儿在梦里虽是上过闺学,毕竟只是纸上谈兵,实际管起家务来,还不知道会不会闹笑话呢。祖母多教教孙女儿,也能叫孙女儿学些眉眼高低。”对于那个“梦”的说法,她已经能运用自如了,不会再象先前那样,处处小心,生怕说漏了嘴。

  卢老夫人皱眉道:“这些东西我固然能教你,但你还是去闺学更好,没有根基,就贸然学管家,未必能做好。梦里梦到的事,能记住大概已经难得了,哪里比得上真真切切学过的?”

  闺学只要求学生每天学一个时辰的诗书礼仪,再学一个时辰的针线,到了十二岁以后,才会开始学习料理家务,算来每天只上半天课。但文怡觉得自己还要花时间料理置产诸事,又要照顾祖母,为祖母调养身体,便觉得时间不够用了。更何况她在前世是正正经经进过闺学的,哪怕只上了四年课,该学的都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年的人情往来、厨艺与大事典仪等等,这些东西在家也能学,祖母说不定比闺学的女先生教得还好呢,不去也不打紧。

  想到这里,她便道:“虽是梦里梦到的,孙女儿倒觉得象是亲身经历的一般,连女先生夸奖了姑姑、姐妹们什么话,孙女儿都还记得呢,教的东西更是不在话下。若是祖母不信,尽可考查。”

  卢老夫人哑然失笑:“这倒不必,闺学里教的是什么,我没少听人说,怎会不知?松散得很。我观你近日言行,倒是有些章法,既然你不愿意去闺学上课,那就留在家里跟我学吧。这些东西我还教得来。”说罢顿了顿,若有所思地望着文怡:“说来奇怪,佛祖既托梦警示于你,怎会连这点小事也说得清清楚楚的,不象是做梦,反倒象是叫你亲身经历了一回似的。”

  文怡心中一颤,忙笑道:“可不是么?孙女儿也觉得不象是做梦呢。记得古人有‘黄粱一梦’的典故,孙女儿也算是‘黄粱一梦’了吧?只不过做梦时烧的不是饭,而是药汁子罢了。”

  卢老夫人忍不住笑了,瞪了她一眼:“佛祖也是能编排的?!当心佛祖罚你!”

  文怡笑着眨眨眼:“孙女儿不怕,佛祖降梦,原是有原由的。记得祖母曾说过,曾曾祖母是信佛的,曾祖母也是信佛的,如今祖母也是信佛的,母亲生前也礼佛,这就是四代礼佛了,加上孙女儿就是连着五代人!多难得呀!佛祖必是见我们家虔诚,才会降梦示警,叫我们家躲过一劫的。”她近日觉得这个猜测非常靠谱,毕竟加上出家的她,连续五代礼佛的人家并不多见,佛祖八成是觉得她死得太冤了,才会给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卢老夫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却没多想想,若是佛祖当真因她们六房四代礼佛的功绩而心生怜惜,当初为何不直接保下她媳妇肚子里的男胎?她只是认定这个猜测最有可能是佛祖降梦的因由,便忙忙拉着孙女到佛堂跪下,默念了一回经,方才作罢。

  既起了这个话头,文怡便趁机进言:“祖母,佛祖如此慈悲,孙女儿也该有所表示才是。从明日起,孙女儿就改吃素吧?”荤腥虽好,到底太不恭些,而且花费比素菜多得多。

  卢老夫人却不肯松口:“你小孩子家家的,何必学人家吃全素?祖母吃就行了。你若有心,每逢初一十五,就跟着祖母吃斋吧。”

  文怡心中失望,但还是不甘心:“哪怕是半素也好。孙女儿也想尽自己所能,感念佛祖慈悲。”

  “那你就跟祖母多拜拜佛,念念经就好,每月祖母都会做些针线施给庙里,或是托清莲庵做法事。清莲庵是咱们顾家的家庵,你除了随祖母去舍东西,闲时多去听听佛法也好,别的就罢了。你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文怡虽不甘愿,但看祖母的神色,就知道不可改了,只得暂时按捺下来,默默在心中念佛。

  夜深,她回到房中,再掏出大表哥的信细看,眼睛微热。大表哥待她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他说会把她当亲妹妹看,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文怡只恨自己没有这么一位亲兄长,但想到大表哥的身体,她又生起了忧虑。

  前些天她打听了王老太医的行迹,得知这大半个月来他没少出入宣乐堂,几乎是两三日就来一趟,每次都是长房的人派车接送,来去匆匆,也不跟别人说话。照他上门的规律来看,明后日应该会再来一趟,她得想个法子在他离开时将人截住,请过来给祖母看诊才好。也不用长房出面了,他才看过长房的病人,难道六房请他,他还能推辞?只是长房赶车的人有些麻烦……

  说起来,长房到底是谁病了?前些天只隐约听说,二伯母有了身孕,那天看她的模样,气色还算正常,若只是平安脉,顾庄的大夫医术也算过得去了,没必要隔天就请老太医来看诊吧?若说是伯祖母于老夫人感染了风寒,这病也拖得够久了,凭王老太医的手段,这点小病早该好了才是。在长房,能这样频繁地劳动王老太医此等人物上门看诊,若非事关生死的大病,就只有于氏老夫人有资格了,莫非她的“风寒”当真如此棘手?

  文怡开始怀疑,于老夫人的病也许不是那么简单。按照惯例,她老人家一病,长房的人必会宣扬得满庄皆知,然后探病请安之人络绎不绝。可这一回,除了她开始病的那两天,几乎各房都有人去探病之外,后来去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挡了回来,问起于老夫人病情如何了,因何得病,长房上下的说法五花八门,居然连个统一的答案都没有,难道她老人家的病真有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