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云妮送礼

生于望族 Loeva 4420 2010.12.29 19:03

    文怡愣了一会儿,方才道:“快起来吧,你用不着谢我,不过是公平买卖,你家不曾占了我家的便宜,我对你家也说不上什么恩德,赶明儿你跟家人离了此处,便再不会见到我了,何必说什么记一辈子的话?”她巴不得一辈子都不再跟秦家沾上关系呢!

  云妮却睁着一双大眼道:“不是的,我娘说,您是大好人,不然也不会花那么多银子买我们家的房子。有了这笔钱,我们可以舒舒服服地赶路上京城,我也可以一直陪着娘和弟弟,不用给人做丫头了!”

  文怡暗暗将“上京城”这句话记下,强笑道:“你家的房子本来就值这个价钱,我原不忍心叫你骨肉分离,又恰好需要一间房子,才多管闲事罢了。你快起来吧,你就算跪上半天,我也不会多给你一分银子。”

  紫樱冲云妮瞪了一眼:“听见没有?快起来吧!叫人看了不象!”

  云妮傻笑一下,站起身来,又将包袱递上:“送给您的!”

  文怡也不在意:“你拿这个来做什么?你家又不富裕,有东西带着路上使好了。”

  云妮摇摇头,憨憨地道:“这个不是卖钱的,也没法带着上路,是我做的几样东西,拿来孝敬大小姐,您别嫌弃。我娘教过我,别人帮了我的忙,我应该要送谢礼的。您帮了我,叫我娘不把我卖掉,我心里感激您。我没什么好东西,只能送这些。”说罢打开包袱结,露出里头的四个拳头大的小瓷坛子,还有两个成人小臂粗细的竹筒,半尺来长,一端用油布封了口,竹筒底下又是一个包袱,里头似乎是软软的东西。

  云妮道:“这几个小坛子里是我做的酱菜。翠花跟我说,大小姐爱吃咱们村里的酱菜,我做这个最拿手了,人人吃了都夸的!小姐也尝尝,若是喜欢,我教这位姐姐做,让小姐天天都能吃上!还有这两个竹筒,里头是我自己学了酿的果酒,是用山上的果子酿的,一共六种果子!这是我姨妈家里的方子,听说每天喝一点,对身体很有好处,还能延年益寿呢!若不是我弟弟年纪太小,我娘说他喝不得这个,我还想给他喝呢!小姐您尝尝?蜜水儿一样,很好喝的!”说罢将包袱往脚边一放,抓起一个竹筒开了封,就送到文怡面前。

  文怡只闻得一阵甜香味,夹杂着浓郁的水果香气,倒是讨人喜欢得紧。只是这既然是酒,自然不能真当成是蜜水,她看了紫樱一眼,紫樱忙接过竹筒,笑道:“小姐从不吃酒,让我来尝尝好了。”说罢便去厨房拿了一个勺子,舀了一口尝了尝,笑道:“果然蜜水儿一般!酸酸甜甜的,喝下去后,才能尝出一丁点儿酒味。倒是觉得这果酒淌过喉咙后,胸口便暖暖的,舒服得紧。”

  “是吧是吧?!”云妮听得高兴,“天王顶上的萧爷爷,是我们太平山几个村子唯一的大夫,他每次到我们村里,都要向我讨这个,他还说这东西对身体很好,年纪大些的孩子和老人都能喝!”

  文怡心中一动,问:“这位萧爷爷,医术很好么?怎么我来了这些天,都不见他到村里来?”

  云妮困惑地道:“我也觉得奇怪呢,往常他每旬来一回的,如今却有一个多月没来了……不过上回来大小姐家帮工的几位叔叔伯伯曾说过,他到别的村子去过,大概过几天就会来了。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在我们家离开前来一趟?我还担心弟弟路上吃不了苦呢。”

  文怡又再问她一遍:“这位萧爷爷医术很好?”

  “应该很好吧?”云妮有些迟疑,“我们村里的人生病,他都能治,但县城里的人家却从不请他去看,嫌他是个乡下大夫。我娘以前是抱着弟弟去城里看病的,从不找萧爷爷,后来没银子了,才请他来看。弟弟吃了他的药,好像就好起来了,以前怎么也不见起色的。”

  文怡心中有数,这位萧老大夫,想必有点本事,只是因为常在乡下行医,所以平阴城里有些家底的人家就看不上眼。她想到自己祖母的病,平阳一带的大夫,都看过了,只有王老太医的方子最有效,可是王老太医却不是轻易能请到的,不知道这位萧老大夫有没有办法?

  她又看了看那竹筒,有些心动:如果这果酒当真对老人的身体有好处,那祖母秋冬季节喝一些,是不是能少发几回病?

  想到这里,她便问云妮:“这果酒冬天能喝么?老人家喝起来有没有忌讳处?”

  云妮眼露不解:“冬天为什么不能喝?当然可以啦,温了喝还更暖和呢!我姨妈没说喝这个有什么忌讳,只说老人家喝是很好的,萧爷爷也常喝。他都七十多岁了,身板还硬朗得很呢,常年上山下山的,走得比后生还利索!”

  文怡更心动了,咬咬唇,小心地问:“这个酿酒的方子……是秘方么?能不能外传?”

  云妮笑道:“大小姐喜欢?那我教您!虽然有些麻烦,但您这么聪明,一定能学会!”

  文怡暗暗松了口气,看着云妮也少了几分戒备,多了几分亲近,想到她小小年纪,就差点被亲母卖为奴婢,只为了给弟弟筹集认亲的路费,说来也是个可怜人罢了。她的语气放软了许多,微笑道:“那就多谢你了。”

  云妮忙摆手道:“您不用谢我,这算什么呀?我才应该谢您!”又从脚边的包袱里翻出另一个包袱来,红着脸打开道:“还有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料子是细布……您常穿着绸缎衣裳去田里,要是弄脏就太可惜了,这是全新的,没上过身,您别嫌弃……”

  文怡看那包袱里整整齐齐地叠着一件豆绿底灰色碎花的夹衫和一条青碧色的裙子,针线略嫌稚嫩,却还算细密,正是用柔软的棉布做的,不由得有些讶异:“你这么快就做出一身衣裳来了?!”不可能吧?!

  云妮脸红红地道:“这原是给翠花做的……您别生气,因做得小了,她……她穿不下,我就打算留着自己穿……”

  紫樱抬起手指戳了她的脑门一下,又好气又好笑:“给别人做的衣裳,别人不要了,你拿来送我们小姐?!你倒老实,一问就把实话都说出来了!”换了别人,肯定要寻个借口的。

  文怡笑笑,倒不在意,只是说:“多谢了,只是你们俩的身量都比我高些,只怕我穿不了。衣裳你拿回去,酱菜和果酒我收下了,你若这几天还未走,就教教我酿酒的法子吧?”想了想,回房间寻了个香囊出来,递给她道:“既然你送我东西,我也该还礼才是。这是我自己绣的香囊,针线还罢了,用料却都是上等的,里头分了两个小囊,一个装的是香料,闻着能安神,能驱赶蚊虫,另一个装的是银子打的花钱和锞子,讨个吉利用的。你拿了去,若是路上一时缺了钱使,把它卖了还能值上一两几钱银子。”她怕云妮小户出身,未必真能明白这只香囊的价值,特地把话说明白了,也算是一份心意。

  云妮见那香囊上绣的花样十分精致,正看得入迷,听说是文怡自己做的,忙郑重地接过道:“我不会把它卖掉的!这是小姐给我的回礼!”拿到鼻下闻了闻,笑了:“真香!这个真能驱蚊虫么?我弟弟总是被蚊虫咬,手上脸上都是红包包,又痒又痛,晚上也睡不好觉,有了这个,他就不怕了!”

  文怡心下暗叹,却又不能说什么,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只好沉默地微笑着。

  云妮闻了好几下,忽然道:“这味儿有些熟,我好象在哪儿闻过……”紫樱笑着抱起地上的包袱,道:“闻过也不出奇,这里头装的是晒干了的零陵香,又另配了几样药草,那都是山野地里长的东西,想必你见过。”

  云妮恍然大悟:“这么说来,翠花曾带我到山里头一个小谷中玩过,那里就长了一种香香的草,她说那草开的花就象是小铃铛似的,就叫它铃铃香,难道这荷包里装的就是它么?!”她又惊又喜:“大小姐,您认得这个,我带您去瞧瞧,若真是它,我就摘一大包随身带着,弟弟以后就再不怕蚊虫咬了!”说罢拉起文怡就往外跑。

  紫樱惊得目瞪口呆,奈何怀里抱着一堆东西,不方便追上去,只好跑进厨房放下,又把衣服往自个儿房间里一扔,便忙忙追上去,谁知才出门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张婶,两人双双摔倒在地,张婶脚脖子一痛,便破口大骂:“赶着投胎呢?!姑奶奶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呀?!”紫樱知道是自己一时心急没留意把人撞了,只得忍住气,扶她起身进房,找了药出来扔给她,才迅速跑出院门外张望,却只能看到一堆人挤在一处,哪里还有文怡的踪影?

  文怡被云妮拽着跑出几十尺,便忍不住道:“你别急,慢慢走也是一样的!”云妮醒过神来,住了脚,有些惊惶地道:“对不住……大小姐,我一时心急……”

  文怡平了平气息,叹道:“你忽然拉着我跑出来,倒叫我不知该说什么了,你好歹叫我知道要去哪里才好。若真象你方才说的,是在山里的一个小谷,那我就不能一个人去了。”

  云妮忙道:“很近的,真的很近!在山下看不到,但上了山很快就能到了!”她怕说不明白,就往山上一指:“瞧,就是那里,有三棵红枫树!就在那树下,有一条小路,沿着一直走,走到尽头就是那个小山谷了!瞧着好象很远,其实很快能到了!”

  文怡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西南坡边上,伫立着三株高大的红枫树,在一片青绿树林中格外显眼,那里离聂家的温泉地不远,隐约还能看到人影出没,倒不是什么偏僻之处,怎的没听聂家的人提过?

  她稍稍放下心来,对云妮笑道:“果然不远,只是我如今还有事呢。你若有空闲,就找翠花一起过去,摘几根回来给我看,我就知道是不是了。”

  云妮有些失望,但还是乖乖应了,想了想,又道:“那里还长着别的草呢!翠花有时候会在那里摘些药草回来,私底下卖给萧爷爷。”顿了顿,红了脸抿嘴偷笑,“她说那是在存私房钱……少时两三文,多了有十来文,存起来,赶集的时候,就偷偷买朵绢花戴,或是弄盒香粉擦……我也陪着她摘过……换了钱就给弟弟买好吃的……”

  她笑得欢喜,文怡却暗暗替她心酸,勉强笑问:“是么?她真聪明,摘的都是些什么药草?”

  云妮歪着头想了想:“我不认得,有一回萧爷爷在时,好象说过其中一种是什么……紫苑?还有……白竹什么的……”

  紫苑?白术?文怡心下一动:这两样药草,都是祖母常吃的药方里有的药材……她忙问:“还有别的么?”

  云妮又苦想起来,文怡正等着她的回答,忽然听到不远处一声尖叫,接着便是翠花大叫的声音:“娘!疼死了!只是一个盘子罢了!我又不是有心的!”接着是翠花母亲的叫骂:“一个盘子不要钱呀?!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败家的丫头!”在她的叫骂声与翠花的大呼小叫中,夹杂着藤条的呼呼作响。

  云妮听得心惊胆战,直跺脚道:“了不得!翠花一定惹她娘生气了,她这么大还没挨过打呢!我得去劝一劝!”跑出两步,又停下来,犹豫地看向文怡。

  文怡只好道:“你去吧,若是瞧着她母亲打得狠了,就请她祖母来劝。你最好别多说什么。”翠花既然从没挨过打,她母亲忽然下狠手,十有八九跟方才翠花将自家讨了秦家房子的事嚷出来有关。这时候云妮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才是火上浇油呢。

  云妮大力点头:“我不会上前拦的,顶多就是拉着翠花逃跑!”说罢扭头去了。不一会儿,文怡便看到翠花哇哇大叫着从村子这头跑到那头,身后还跟了气喘吁吁的云妮,翠花娘手执藤条,歪歪扭扭地跑在后头,一路追一路上气不接下气地骂。几个农妇拦下她好言相劝,她涨红着脸不说话,等到一个农妇拉着翠花过来给她赔罪,她忽然扬起手中藤条打过去,翠花尖叫一声,慌忙调头拉着云妮又跑了。

  文怡看得目瞪口呆,倒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因见村民们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有的看热闹,有的上前劝和,她被挡住了道路,又不好意思挤回家去,只得退到村子边上,转身去眺望地里的情形,忽然想起方才云妮所说的话,便有些心动:那位萧老大夫,不知医术如何?那个小谷里,不知会有几种对祖母的病有疗效的药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