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和乐融融

生于望族 Loeva 4308 2010.12.24 19:19

    张叔出人意料地态度不但令张婶惊愕,连文怡也觉得十分意外。她心中一动,转头望向祖母,只见卢老夫人一派平静地端坐在上,神情毫无讶异之色。

  张婶虽然被丈夫骂得愣住,到底是惯了占上风的,很快就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拽住他骂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张叔也习惯了被老婆压在头上,听到她这么说,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文怡见状,心道“不好”,卢老夫人便眉头一皱,斥道:“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几十岁的人了,连规矩都忘了,可见是我平时对你们太过纵容,以至于家里的奴婢行事都没了分寸!”

  张婶这才醒悟过来,这里不是他们夫妻俩住的房间,而是在主人跟前。她虽然喜欢倚老卖老欺负年轻丫头小子们,但毕竟是世代执役的人家出生,知道即使六房再落魄,卢老夫人与九小姐也依然是她主人。当着主人的面教训丈夫,本就是没规矩的事,更何况丈夫刚刚领了老夫人的命令,她就当着主人的面公然喝令丈夫违令,简直就是明晃晃地跟主人作对了!她真是糊涂了,就算再心急,也不能乱来呀!

  她眼珠子转了几转,赔笑道:“老夫人莫气,小的也是一时心急……小的男人性子老实,若是您让他赶个车、送个信、采买点灯油柴薪,他绝对会办得妥妥当当的!可若叫他当管事……他实在不是那个材料呀!若是真叫他领命管了新田,被佃户帮工骗了哄了,将地里的出产都白送了别人,还是小事,就怕他一时糊涂,把您好不容易买下的地都叫人哄了去,那时可怎么办呢?!”

  文怡微微冷笑,张叔再笨也不至于笨到这个地步,更何况地契在祖母手上,任凭张叔再怎么糊涂,也不会被人骗了地去,若是他傻到这个境界,那不仅仅是当管事,只怕连日常听差的活都干不了了!

  她悄悄打量张叔,从他表情上就能看出,他是没法忍受妻子的这番污蔑的,连连跺脚道:“你胡说些什么呀?!我有那么蠢么?!”眼睛情不自禁地瞄向卢老夫人,满眼都是惶恐。

  卢老夫人淡淡一笑:“张家的,你说得太过了。老张虽然老实了些,办差却是从未出过差错的。他虽不机灵,可管田产的人,太过机灵就免不了要使坏!每年的出产被管事的克扣上一成到四五成不等,我喝西北风去?!我们六房不象人家那样家大业大,经不起折腾,手下的管事还是要老实些的好。”

  “是、是,老夫人英明!您说得正是道理!小的一定会老实做事的,绝不会昧了主人的银子!”张叔见卢老夫人没有改主意的意思,满面喜色,再次下跪磕头,无论老婆怎么拽他、暗地里掐他、脚下踩他,都没理会,急得张婶暗地里跺脚不已,期期艾艾地道:“老夫人……您再想想……不是小的谦虚,实在是……”

  卢老夫人仿佛没看见张婶的动作似的,微笑着叫了张叔起身,又鼓励了一番,再敲打几句,末了挥挥手:“下去吧,好生劝劝你媳妇,即便主人行事再宽厚,她在主人跟前也要记得规矩才是。如今在我跟前还好,若是改日在别房的主人跟前,也是这么着,我可是保她不住的。”

  张叔低头应了是,大力扯过老婆,便退出去了。

  文怡忙走到祖母身边问:“张叔真能降服张婶么?就怕他心软……”卢老夫人摆摆手:“他再老实,也是个养家糊口的男人。他不应这个差事,就只能继续做车夫,偶尔帮他媳妇搬搬抬抬、砍柴烧火,不过是个杂工罢了,他又没有儿女,等将来老了,做不得活了,和老婆一起搬到族里给老仆们开的善堂中,不过仅能得个温饱罢了。但应了这个差事,他便是管事,哪怕管的产业离顾庄再远,回到顾庄也是跟别家管事平起平坐的体面人,更何况他是我们六房几年来头一位管事,将来老了,得的赏钱和养老钱跟寻常仆役也不可同日而语。他都快四十岁了,错过这一回,说不定就再无向上爬的机会,他又不是傻子,怎会不应?!”

  文怡不好意思地道:“还是祖母看人看得准,我见张叔一向听张婶的话,只道他是个懦弱性子,必不敢有违张婶意愿的,却不知他心里还算拎得清,知道好歹。”

  卢老夫人道:“你是因为在梦里见到他们夫妻弃主另投,所以心里便存了偏见。其实他还是忠心的,不然当初遣散家奴时,我就不会只留他一个了。”她叹了口气,“如今就算是家生子,也未必都靠得住,他们没有见识,目光短浅,为了一点好处就卖主,却不知道卖主的奴仆在他人眼中就跟猪狗一般,想要再投身富贵人家为仆,是想都不要想了。当初你父亲没了,家里下人都人心惶惶的,我怕他们闹出点事来,便把其中不安份四处钻营的都赶出去了,几个比较老实又侍候多年的,都发给细软,让他们自谋生路去。唯有老张,是你祖父用过的老管家的独子,老管家殉了你祖父,我又怎能把他儿子赶出去?何况老张性子太过老实,才干也平平,到了别家也只能做粗活,光是看他老子面上,我也要留他下来。盼着他有多能干,是妄想,顶多只能守成罢了,但他不会卖主。哪怕他象你梦里一般,真投了别家,也不会害你。”

  文怡低头受教,看来她还有很多事要学习呢。因为心中总记着张叔张婶背弃她另投了长房,她就存了一有机会便将人撵走的意思。平日里若不是没人使唤,也不会处处容忍他们夫妻。但仔细想来,张叔不论是在前世还是今生,除了投向长房外,就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了,投向长房也多半是听了张婶的话的缘故。若她有法子让张叔对六房一直忠心耿耿,岂不是比将人撵走更好?毕竟是在六房侍候多年的老人,撵了另寻他人,还未必能找到比他更忠心的呢!

  想到这里,她便笑道:“果然是孙女儿想差了。张叔还是很可靠的,孙女只怕他耳根子软,被张婶劝上两天,又改主意了。”可惜可惜,张叔为什么会娶这么一个老婆呢?这个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她就被自己吓了一跳,脸红了红,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

  卢老夫人见她脸红,以为她是为了自己的话感到羞愧,便笑道:“老张还没这么糊涂。张家的多半是见此地不如顾庄繁华,又离顾庄太远,日子必然清苦,方才不愿老张领差事罢了。但她以往劝老张,是为了他好,如今却让人觉得她在自打嘴巴。傻子才会放着管事不做,安心当个车夫兼杂工呢!老张的老子就是咱们家的管家,到了他却连个长随都没挣上,你当他真的甘心?!”

  想了想,文怡便会意地笑了。过后她在院子里遇上张婶,却是脸上红了一大块,隐隐透着三个指印,脚上也有些跛,便知道对方多半是挨了打。想了想,她便回房取了一瓶备下的药油来,递给张婶道:“拿去擦吧,往后别再犯糊涂了,张叔知道上进,不是好事么?如今你也是管事的娘子了,岂不是比做个厨娘体面?”

  张婶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没好气地一把接过了药油,张叔在门外看见,便喝道:“小姐跟你说话呢?!你懂不懂规矩?!”张婶抖了抖,乖乖向文怡行礼道了谢,便灰溜溜地回房去了。文怡看得目瞪口呆,但张叔难得夫纲大振,也是件好事,她只好干笑着回屋去了。

  张叔当天就走马上任,找聂家的管事商量种麦的事了。文怡知道他是个外行,又是头一回当管事,就怕他会把差事办砸了,便三番五次地私下劝他多向聂家人请教。张叔兴奋之余,也知道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老老实实地答应了,在聂家管事面前十分谦逊,人家也乐得教他帮他。就这样,麦种没过两天就依次送到,连播种的人手,聂家也一并解决了。张叔带着雇工们,在山下的田地忙活了整整三天,方才将秋麦种好,接下来便开始整理山边与山上零星分散的土地,聂家管事建议他们,趁着入秋不久,赶在隆冬季节到来之前,补种一茬瓜菜,也好在年下添一份入息。

  文怡自然知道这多半是大表哥的建议,心下感激,知道他就在庄上一处大院子落脚,便想办法张罗些新鲜瓜菜,亲手做了送过去,请他品尝。

  当然,卢老夫人必然是头一份的,她吃着孙女做的菜,心下也十分讶异,忍不住问:“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厨活的?难不成也是在梦里?!”

  顾氏一族的闺学教厨只是教些皮毛罢了,只要顾家女儿能在婆家做出几道小菜来,便足够了,谁也不认为她们需要长年下厨。文怡的厨艺是在出家后才正经练起来的,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只好道:“就是在梦里,再来便是看紫樱、张婶他们做饭菜时如何行事,心里暗暗记住了,慢慢学起来的。其实孙女儿只会几个小菜,也不知道好不好,祖母可别笑话。”

  卢氏笑道:“这便很好了,你才多大?竟比你几个姑姑和姐姐都强!”心下暗叹,从前居然没发现孙女儿如此聪明,若是早早留意,说不定还能多教些东西,如今却是她耽误了孩子!看来应该多让孩子历练历练才好。

  文怡不知道祖母心里转的是什么念头,只瞥了桌上的几样素菜一眼,小声道:“孙女儿只会做素的呢,实在不敢做肉食……祖母别生气……”

  卢老夫人却毫不在意,一边品尝着孙女儿的孝敬,一边在心里盘算,该如何教导她。

  文怡见祖母和表哥都吃得开心,心里欢喜,见张婶忙着在庄上寻找长期驻守要住的房子,紫樱又有家人来探望,便索性接过了祖母的三餐。她在前世习惯了行事谦和,哪怕是对着农户也不忘以礼相待,她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在村民眼中,却十分了不得。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居然待他们如此客气,真是难得的好姑娘!不愧是名门望族的女儿!跟他们小门小户的就是不能比!

  结果众人待文怡越发尊重了,说话行事却又添了几分亲切。文怡有什么不懂的,庄上不论男女老幼,都乐意教她,还有几个农妇知道她爱吃小鱼干做的酱,特地跑来告诉她怎么做。她去田间巡视时,也有老农告诉她,该如何照管田间的庄稼,什么时候浇水,什么时候除虫,庄稼生了病要怎么治,种的瓜菜要怎样才能长得好……林林总总,不但文怡听得用心,连张叔也得益良多。

  在几位老农的教导和提醒下,文怡向聂珩提了建议,那块缓坡上的薄地,最好是种红薯等物,产量高,又不怕旱,侍候起来也容易。聂珩笑哈哈地答应了,立刻便命人去买薯苗。

  文怡不大放心,怕自己的建议会害得大表哥血本无归,一连请教了几位有经验的农户,都说红薯好种,庄上有几户人家都种了,她才略放下心来。

  秋分前后,正是秋季农忙时节。庄上、山上忙得热火朝天,连清冷的山风也无法让人身上凉快些。文怡翻出一身旧衣裳穿上,向祖母禀报过,便到山上看着张叔指挥雇工翻整菜地,偶尔提醒几句,免得张叔一时忘了老人家叮嘱的话,犯了错。

  她站在山坡上,放眼望向山下整齐的农田,再望望山上已经整理好预备种树的空地,心里由衷地升起浓浓的喜悦,仿佛已经看到了田地丰收时的情形。

  数十丈外的高坡上,柳东行手扶着粗大的树干,翘首向文怡望来,默默无语。

  罗明敏懒懒地靠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山石上怪笑道:“同病相怜呀!这么有缘份,你又这么上心,怎的不过去跟人说几句话?年纪虽小了点儿,也不过是多等几年,难得说话行事脾气都与你相投不是?”

  柳东行没好气地回头瞥了他一眼,便再望回去,沉声道:“我只是惊讶,她不但不埋怨,还欢欢喜喜地忙活着,想要振兴家业。我想知道……她以后会做些什么……我会一直看着她的,看着她……会活成什么样子……”

  (差点忘了跟大家说,平安夜快乐,剩蛋快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