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连消带打

生于望族 Loeva 4129 2010.11.29 18:05

    长房二太太段氏,年纪不过三十许人,原是长房于老夫人次子顾宜勇的填房,娘家是康城的富户,祖上有过功名,进门十多年,还未有生养。五小姐文娴,原是元配所出,行十的文娟与行十二的文和,都是妾侍偏房所生。这位段氏太太,原本在婆家的立足有些不稳,但因她生得能干,将家中内务打理得妥妥当当,平日又对婆婆孝顺、对丈夫体贴,待嫡女与几个庶子女也都照拂有加,在顾氏族中向有贤名,因此于老夫人也颇为宠爱这个儿媳。

  文怡自打于老夫人大寿后病倒,这二太太段氏身上也有些不好,偏又放不下家务,便有些累着了,加上为陆三家的回禀刘嬷嬷在六房的言行之事,发了脾气,特地跑到婆婆跟前告了一状,当晚就有些不妥当,请了大夫来瞧,不知怎的,便告了几日假,安心在房中休养,直到如今过了大半个月,又有族中的妯娌来访,她方才重新露面。因此文怡几次到宣乐堂来,都不曾见过她。

  文怡对这位以贤惠著称的二伯母并不怎么亲近,但因前世跟她侄女儿交好,又记得她手下的管事娘子对自己祖母颇为礼遇,如今见了,哪怕是心中激愤,也不曾忘了礼节:“见过二伯母、四伯母。久闻二伯母身上不好,侄女儿早有心前去探望,但又听人说二伯母要休养,怕扰了二伯母的清静,因此不敢前去打搅,还请您恕罪。”

  段氏和蔼地笑着点点头:“心意到了便好,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又问如意:“九小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不懂事,冒犯了九小姐,惹她生气了?!”她管着家,哪里不知道这家里的丫头仆妇都是什么性子?族中其他人等家境略差些的,她们就敢给脸子瞧,这九丫头家里是无依无靠的,又没什么余钱,怕是顾不上打赏,底下人多半没有好脸色,当着主人的面,不敢造次,背地里还不知道会说什么酸话呢。九丫头这般急冲冲出来,面上又带了怒色,怕是叫人气着了。

  如意低头恭顺回话:“奴婢们断不敢如此无礼,实在是……”

  “姑娘不必说了!”文怡打断了她的话,脸上隐隐带着哀伤,“我虽生气,却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没得连累了姑娘。原是我没福,这样的身世……便是受了气,也是活该,谁叫我……不会看人脸色,白白上门来讨人嫌?!”

  段氏与四太太刘氏都听着不象,前者忙问:“是哪个丫头给你气受了?尽管告诉二伯母,二伯母替你做主!”刘氏也点点头:“可不是?这样刁奴,居然敢欺到主人家头上,绝不能轻饶!”说罢脸一板,喝问如意:“究竟是怎么回事?!”

  文怡忙上前拦道:“四伯母,跟如意姑娘不相干,也不是哪个丫头惹了我,这里……人人都待侄女儿很好,两位伯母就不必多问了。便是问了,也没有结果,反倒是侄女儿落了不是,到时候,人言可畏,侄女儿就得以死谢罪了!两位伯母便当是疼我吧,给侄女儿留些脸面。”

  这话更叫人听不明白了。段氏倒是隐隐有了个想法,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大房那边的儿女,都是高傲性子,脾气又坏,对自家嫡长女都不大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这旁枝的小孤女?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将手轻轻覆在小腹上,抿了抿嘴,淡淡地问:“可是你哪位姐妹惹你生气了?还是小七又闯了祸?”转向如意的目光中就带了深意:“五小姐和十小姐没劝着些么?!”

  如意支唔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她虽有些偏着文怡这边,却也没忘记谁是自己正经主人,说出实情,六小姐落了不是,老太太心里不高兴,指不定便要迁怒到自己身上。本来,若是只有二太太一人在这里,自己照实上报也无碍,可有四太太在,这些话却又不方便说了。这毕竟关系到长房的脸面。

  文怡早就猜到如意不会当场实说的,也没放在心上。那日陆三家的与刘嬷嬷上门,她便看出长房的两家人相互之间有些嫌隙。这位二伯母既然是管着家务的,听到她这么说,事后定会私下追问如意,若对方真是个贤良妇人,知道了实情,自然是要教训文慧的,若二伯母不是真贤良,那也不会放过这个落长房脸面的机会。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位四伯母在。

  她低头拭去眼角的泪光,恭顺地道:“二伯母,请不要问下去了。原是侄女儿没福。”又回头对如意微笑道:“方才我只是一时气愤,受不住他人辱及祖母,如今听了姑娘的劝,也明白那人只是一时糊涂,不是有意说那样的话。毕竟伯祖母亲自教养,又怎会出这样的纰漏?只是我虽感念于伯祖母的慈爱,却也实在没脸再上门来了,仓促间不及向伯祖母她老人家辞别,还请姑娘代我赔个不是。今后我在家里,会时时记得为伯祖母身体康健念经祈福,还请伯祖母……勿要再以我为念了。”说罢朝着后院方向拜了一拜,又朝段氏与刘氏行了一个大礼,便默默地退了出去。

  如意手足无措,看向段氏,后者面无表情地道:“还不快送九小姐出去?!”她连忙应声去了。

  刘氏面带几分隐怒,转向段氏:“方才听九丫头的话,莫不是你们家哪个孩子说了长辈的不是?!我看又是小七胡闹了吧?!”文安顽劣,害得族妹大病一场,族中早有传闻,但因六房绝了户,无人替他家撑腰,加上文怡不日痊愈,事情就不了了之。刘氏早就对此腹诽不已,每每跟丈夫私下议论,现任族长行事“不公”、“不正”,有尸位素餐之嫌。如今听了文怡一番话,岂有不疑心的?

  段氏虽然已经有了猜测,却不愿在别房人面前失了脸面,淡淡笑道:“她不肯说,我哪里知道实情?等如意回来了,再细细问她便是。一切是非曲直,自有老太太定夺。眼下还是侄儿的事情要紧。方才吃茶耽误了时辰,也不知道老太太歇了中觉没有,咱们先进去问问再说。”刘氏记起儿子今年要进京赶考,少不得要托长房帮着打点,虽然心下不甘,也只能将文怡的事情暂且丢开,随着段氏进院子去了。

  却说文怡快步走出二门,上了马车,张叔还没反应过来,只顾着跟宣乐堂的车伕们闲话,直到如意一边叫唤着一边追出来,方才惊觉小主人上了车,忙赶回马车边上。

  如意一边喘气一边劝道:“九小姐,您即便是要走,也得回老太太一声呀?!我们老太太是真心疼九小姐,您这样走了,岂不是叫她老人家难受么?!”

  文怡不知道于老夫人常常召唤自己前来作陪是为了什么缘故,却也知道对方从前待自己只是面上情儿,实在不能相信,一夜之间就能叫对方对自己真心疼爱起来,早有心要寻个理由回绝对方的赏赐,如今索性连门都不必上了,也不算是翻脸,责任更是不在自己一边。听到如意这么说,她便压低了声音,道:“如意姐姐,你方才听得分明,我……我若是再凑到伯祖母跟前亲近,岂不是坐实了那些话?!我也是顾家的女儿,虽自小没了父母,却也是祖母认真教养长大的,即便不如姐姐们才学出众,也知道什么是礼仪廉耻。如意姐姐,你就不必劝我了,只当我是无礼失礼的,不曾别过就去了也罢!”说罢便吩咐张叔起程。

  张叔莫名其妙,但这些天文怡在他们夫妻面前也有些威仪,不敢怠慢,忙抽了老马一鞭,将马车驶向侧门。如意劝不住文怡,只得恭敬送她出去,回转的路上,心里便不断地在埋怨六小姐,那样刻薄的性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顾氏一族的小姐,都是温柔和顺的性子,哪里出过那样不敬尊长的姑娘?!

  文怡这边匆匆回到家,正要向祖母请安,脚下却又一慢。她在长房受委屈的事,要是叫祖母知道了,以祖母的性子,不知道会不会闹上门去,若再跟长房吵起来,最后仍是六房落不了好,倒不如不声不响的,装成没嘴葫芦,倒显得自家更委屈。横竖四伯母方才听得分明,只要找人打听打听,再细心想想,不难猜到实情。有些话,让别人说出来,比自己辩解要强上数倍呢!

  拿定了主意,文怡便先到南边的厢房里,寻了赵嬷嬷的镜匣子,对着铜镜仔细端详自己的脸,将所有哭过的痕迹都擦去,再补上些粉,掩去眼皮的红肿,最后不放心,又转到前院去寻了张叔,嘱咐他不要将在宣乐堂看到的事泄露出去,方才回到后院。

  张叔摸着头,实在想不明白小主人是怎么了。张婶拎着一篮子青菜进来,见状问他:“傻愣着干什么?!柴房的柴快没了,快劈些去!”张叔见老婆进来,想起她一向比自己聪明些,想要问问她,却又想起小姐方才嘱咐了,不能泄露出去,又住了嘴。张婶看得分明,心里便起了疑心:难道这汉子背着自己做了什么坏事?!打定了主意,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卢老夫人睡了个午觉,醒来才发现孙女儿已经回来了,正在床前绣着一个竹青色的宽抹额,针脚十分细密,知道是给自己做的,心下宽慰,淡淡地道:“你的病才好了没多久,仔细又累着了。这些东西我又不缺,你费这心思做什么?!”

  文怡忙放下针线,上前扶祖母起身下床,笑道:“孙女儿嫌着没事,做几个玩罢了,若是祖母不嫌弃,就试着戴戴?孙女儿跟赵嬷嬷学了好些天呢,绝不会做坏的!”其实她这些天已经将前世的女红功夫重新捡起来了,不说守孝那几年,哪怕是出了家,她手上也没停过针线的,除了师父、师姐们和自己的缁衣芒鞋,偶尔也悄悄做些鲜亮活计帮补生计。不是她自夸,以她现在的岁数,别说同龄的姐妹们,哪怕是年长的几位族姐,也少有女红比她好的。

  卢老夫人不知详情,只是在孙女儿的服侍下洗了脸,净了手,重新梳头穿衣,便拿过孙女儿的针线细看,越看越欢喜,只是嘴上还免不了数落:“选这样鲜亮颜色,我老婆子戴了,别人还不定怎么笑话呢!下次不要再做了!”

  文怡看出祖母眼角分别带着笑意,心里知道她欢喜,撒了几句娇,也不把话说死,只是在心里暗暗记着,下回给祖母做一身夹袄儿,预备秋天穿。

  卢老夫人无意中问起:“今儿怎么回来得这样早?你伯祖母又跟你说哪家闲话了?”

  文怡手上一顿,笑道:“不过是那些亲戚,今儿伯祖母乏了,早早歇下,便打发我出来。我看着几位姐妹都不大喜欢我陪着,也不耐烦跟她们扯皮,便先回来了。”

  “这就是了。”卢老夫人冷哼一声,“总跟她们在一处,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还是多在家里做做针线,过些天,我亲自教你女四书,省得你跟她们混久了,移了性情!”

  文怡乖巧应了,又陪她说些家务,小心地打听着家中的境况,又在盘算,是不是让张叔到平阳城里寻个医术好些的大夫,打听打听秋冬咳嗽的病症,平日该如何调养,又或是寻个时机,劝祖母趁着如今天气还暖和,每日在院中走几圈,也好强健身体……

  萱院正堂中,于老夫人沉着脸,两眼直盯着跪在堂下的文慧。段氏坐在左边下手第一张椅子上,面带忧心地看着大房的侄女儿。吉祥、如意、五福、双喜四个大丫头侍立在旁,文安、文娴、文娟几人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惴惴不安。

  于老夫人见文慧仍是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心知她并不觉得自己错了,不由得心下气恼:“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