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于望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林间倾诉

生于望族 Loeva 5099 2010.12.21 19:36

    文怡祖孙一行人前往平阴县,因走的是官道,同行又有老人的缘故,马车走得慢些,中途还在一个小镇上借宿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上午方才到达平阴县城外。在卢老夫人的坚持下,她们没进县城大门,只是略歇了歇脚,便调转方向,往山村的方向去了。过午不久,便到达了目的地。

  紫樱熟门熟路,飞快地下车找到了张叔,没费多大功夫,就把卢老夫人和文怡安顿好了。

  张叔赁的并不是文怡上回住过的那个院子,而是位于庄子边上,离山边较近的一处农家小院,虽然只有一进,但房屋条件要好得多,听说是四五年前才新盖的,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院中还种了两棵桂花,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卢老夫人一进门,看到那花,就觉得欢喜:“这里不错,虽简陋些,却还算别致。”进了正屋,见床、柜、桌、椅、茶具都洁净整齐,便觉得张叔办事稳妥了许多,对着他也添了笑脸:“辛苦了,这差事你办得很好。”

  张叔喜得都快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一味在那里念叨:“您满意就好,您满意就好……”

  文怡心中暗叹,张叔虽然为人太过老实了,有时候显得有些傻,但论忠心稳妥还是有的,怎的就娶了那样一个老婆呢?如今张婶的行事越发不着调,可偏偏他们夫妻一体,碍着张叔,总不好把张婶随意打发了,可是留着张婶,却又后患无穷。只能期盼祖母的法子真的能把这件事料理妥当了。

  她扫了一眼里屋,见紫樱利落地将带来的干净被褥搬到床上铺开,又转眼间将祖母的梳洗家什伙儿收拾好了,随即出门去了厨房,听动作的声响,就知道是烧水泡茶去了。她又再将视线转回小院门口处,张婶正倚在那里一边扇风一边喘气,还时不时骂一句路过的庄户农妇,不许他们近前打量主人家的马车和行李。

  文怡暗暗摇了摇头,细细算了算上个月积攒下来的几两零钱,打算明日见到聂家的家人后,便悄悄向他们打听如今市面上仆妇的身价是多少,看能不能叫聂家帮忙牵线,叫一两个人伢子带人来相看。家里原先只有祖孙俩,又没什么营生,只有三个男女仆从,还能勉强应付,如今先是置产,又要处置张婶,赵嬷嬷年纪也大了,总得添些人手才好,不然象这回出门一般,总要向族人借仆役,实在太不方便了。

  过了一会儿,张叔退了出去,卢老夫人开始觉得累,文怡便劝她:“紫樱已经收拾好了床铺,祖母进房略歇一歇吧,厨房正在做饭呢,等祖母歇好了,吃过饭,再派人去寻舅舅家的管家来问话,如何?”

  卢老夫人觉得这么处置挺妥当,只是有些心急:“那块地在哪儿?你说是在山坡上,从这里可能见到?”

  文怡笑道:“出了门就能看见了,方才下车时,祖母没瞧见对面坡上那一大块光秃秃的空地么?跟孙女儿上回来时相比,树更少了,怕是舅舅家的人在山上起房屋,砍了去呢。”

  卢老夫人眉头一皱:“既是咱们家的地,怎能叫他家砍了树去?!”

  文怡笑道:“都是些杂树,咱们家将来不论是拿那块地耕种,还是栽果树,都要把树清走的。舅舅怕是想替咱们省事呢。”

  卢老夫人这才罢了,只是还有些不满:“总得叫我们先过了目,再处置不迟……”边说边在孙女的搀扶下走到床边坐下,道:“方才在城门外歇脚时,我已经吃过干粮,如今并不饿,倒是觉得身上颠得发痛,骨头都快散了。你跟他们先吃饭吧,不必来叫我,我要好生歇一歇,待明儿再叫人来回话。”

  文怡一边应着,一边给祖母脱衣脱鞋,待她给祖母盖上薄被时,又被老人家抓住袖子:“罢了,我虽没精神见人,你还是应该先问他们家的管事一声,山上山下的地都是个什么章程,问清楚了,晚上来跟我说……”

  眼看着祖母慢慢闭上了眼,文怡轻声应承着,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紫樱捧着两个大瓷碗从外头走进来,见状用嘴形问了句:“老夫人睡下了?”便将碗放下,让文怡看里头的菜,“一个是韭黄炒鸡蛋,一个是肉干炒葫芦条儿,锅里还有一个上回小姐吃过的小鱼干焖茄子,奴婢再拿小白菜加几片猪肉做个汤,再过一会儿就能吃了,小姐觉得还行么?”

  文怡笑着点头:“还好,午饭随便对付着就行,若有好东西,留着晚上再做。祖母累了,方才又用过了点心,说不吃了呢。你利落些,回头我吃过了,还要去找人问话。”顿了顿,又问:“跟来的人吃的饭可都有了?”

  紫樱笑道:“两位大叔是一荤一素,面条管饱,都是今年新磨的面粉,香着呢,荤菜是红烧肉,素的就是清炒小白菜,方才奴婢已经让张婶去做了,可能要磨蹭些时候,奴婢便先煮了一大锅蛋花汤给两位大叔送去了。”

  文怡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昨儿晚上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你跟张婶可是拌嘴了?”

  “怎么会呢?”紫樱笑眯眯地道,“奴婢一向最敬重老人了,昨儿才向张婶请教过针线活来!”

  这话一听就知道不尽不实,张婶在厨活上还有些本事,若论针线,怕是顾庄上十岁的小丫头都比她强些。文怡想到昨晚张婶对紫樱一脸忌惮的模样,便知道她吃过亏了,不过这又有什么要紧呢?她微微一笑:“别叫九房的人看出端倪来,也别叫人拿了你的短儿。万事有我呢。”

  紫樱会意地笑着躬身一礼,便掩口忍笑回厨房去了。

  文怡一个人吃了午饭,进卧室看过祖母,见她精神好了些,便陪着说了几句话,方才退了出来。经过厨房时,她看到张婶正坐在小板凳上擦洗两个大大的铁锅,两手都油乎乎的,嘴里还在小声咒骂着什么:“白吃饭……啥都不会干……赶个车,道都走不直,我男人比你们强多了,还没你俩吃得多……”又骂:“小娘皮,眼里没人了,等姑奶奶得了势,看不把你脸抽烂……”

  文怡知道她定是受了气,但这些话不干不净的,实在是污了人的耳朵,正想要开口训斥,便听到紫樱在自己身后开了口:“张婶,你说话也看看地方,没瞧见小姐在这里站着么?!”

  张婶这才发现文怡站在门外,慌忙起身,有些手足无措地赔笑道:“奴婢一时没看见……”看向紫樱的眼神却有些不善:“姑娘怎的也不提醒我一声儿?!”

  紫樱没理她,只将手里的篮子拿给文怡看:“小姐,你瞧,这是方才这小院的主人孝敬的,是新鲜的甜玉米呢,还有几样山上摘的野果,听说庄上的人家都爱吃这个。”

  文怡歪头看了看,果然见到一扎黄澄澄的鲜玉米,颗颗饱满,四周拌着一圈儿五颜六色的小果子,有大红色的,有紫色的,有绿色的,有黄色的,还有紫得发黑的,全都刚刚洗过,还带着水珠儿,看上去甚是诱人。她心中一动,觉得这篮子配上这果子和玉米,野趣之中颇有些不俗的味道,不象是寻常农户的手笔。

  她小声问紫樱:“房主人可在?”紫樱摇摇头:“东西拿过来后,人就走了,是个三十来岁的妇人,长相还算端正,穿得虽平常,说话却挺文气的。她是个寡妇,带着一对儿女,大女儿有十二三岁了,小儿子看着只有四五岁年纪,听说是几年前才从外地迁过来的。”

  是个外地迁来的寡妇?文怡皱皱眉:“怎么赁了她家的屋子?她既是外地来的,在本地想必没有亲戚,又带着孩子,要住到哪里去?”

  “小姐放心,她在本地虽无亲戚,却认了村长的老婆做干娘,如今带着儿女搬到村长家的空房子住去了。奴婢先前问过,张叔并没有逼他们搬家,少爷知道后,还吩咐婆子送了两吊钱过去呢。”

  文怡这才放心了些,听说聂珩也插了手,便问:“大表哥也来了?”

  “少爷如今就在山上呢,方才奴婢在庄子里遇见了管家,怕是过一会儿,少爷就要下来了。”

  文怡闻言大喜,忙问了茶叶在哪里,亲自烧水泡茶去了,又命紫樱将果子用碟子盛好,送进屋中。

  张婶在旁看得眼热,不甘心地嘀咕:“也不知道这些穷鬼送的果子干不干净,就这么拿来了,小姐可是金贵人呢,万一吃出个好歹来……”但想到聂家表少爷来了,不知道这一趟又能得多少赏钱?

  过了小半个时辰,聂珩果然到了。文怡想到祖母就在里间歇息,为了不打扰到她老人家,便将聂珩请到了厢房里,亲自斟茶,谢过他和舅舅在自家置产一事上出的力。

  聂珩微笑道:“本来想直接送你的,你不要,我们父子只好多出一把力了。”顿了顿,又面带愧色地压低了音量:“请别怪母亲自作主张……”

  文怡忙道:“这有什么?本就不是我该得的东西,舅母拿了去正好呢。况且我受舅舅、舅母和大表哥恩惠良多,正发愁无以为报,若是山上的温泉真能对大表哥的身体有所助益,便是我的造化了。”

  聂珩笑了笑,低声说:“终究……失了信用……也失了厚道……”他摸索着茶杯边缘,似乎在想些什么,文怡留意到,他的手指越发细了,骨节微微突起,皮肤比上回见时更苍白了几分。

  文怡心中一紧,再抬头仔细端详他的气色,果然比上回差了些,眉间轻蹙,似乎隐隐有些忧郁。

  难道大表哥是因为舅母夺了温泉地,心里想不开么?

  文怡咬咬辰,担心地看着他,手摸了摸袖中的硬扁之物,勉强笑道:“大表哥,上回我只是远远看了看地方,后来又瞧了鱼鳞图册,但那块田地究竟是怎样的,我心里实在没数。不如你当向导,带我去瞧一眼,如何?”

  聂珩露出笑意,点了点头:“没问题,从这里过去,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你随我来。”说罢就站起身,却忽然晃了一晃身体。

  文怡吓得忙忙扶住他:“没事吧?要不多歇一歇?或是叫管家带我去就好了。”

  聂珩闭了一闭眼,笑道:“不妨事,只是起得急了点,如今已经好了。”接着不管文怡劝阻,硬是要往外走。

  文怡没法子,只好叫了一个车夫,驾着小车,带他们两人过去。聂珩笑道:“才几步路的功夫,何至于此?叫人看笑话了。”文怡正色道:“马车上不了山,大表哥就当是为了待会儿上山积攒力气好了。你虽觉得无妨,我瞧着却担心呢。”

  聂珩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随了她,表兄妹俩就真的坐着小车,从院门出发,先是出了庄子,再横穿大道,停在山脚下。

  聂珩下了车,指了指前头一大块平地:“就是这里。我已经叫人翻过土了,只要种子一到,随时都可以播种。你不是说要种秋麦么?这里的土质倒是适合种麦。田那边就是河,水是从山上的湖里流出来的,灌溉甚是方便。”

  文怡让车夫留在原处,自己跟在聂珩身后,一路看着自家新买的田地。听着聂珩的介绍,她心里渐渐添了喜意,笑道:“大表哥想得真周到!我来之前,还担心秋收农忙时,未必能雇到人手整地呢,没想到你已经替我办好了!”

  聂珩道:“本地人手不多,我们家是从别的村子雇人来的。其实你若是打算把地佃出去,倒是能省好些功夫,以后也不必太操心,只需要派一个管事看着,按时收租子就好。播种灌溉什么的,佃户自己会办妥。不过佃了地出去,收益就少了许多,只雇长工耕作,自家要多操些心,但收益大多归了自己,倒比佃出去划算。”

  文怡想了想:“我们家的情形,倒是把地佃出去更好,只是我还没跟祖母商量过,等问了她老人家的意思才能定下来呢。”

  聂珩点点头:“最好尽快,再过几日就是秋分,正是种麦的时候,再往后就迟了。若是决定雇人种,我们家买种子时,帮你们一起买了吧。我们一向种开的那种麦子,出产很不错的。”

  文怡向他谢过,两人又沿着山路往坡上走。那一大块林地,已经整理好了,聂珩甚至叫人挖好了种树的土坑,又告诉文怡,没砍掉的树都是什么品种的,会长出什么果子来,哪里适合种什么树,哪种树是眼下适合种的,种了以后要多少年才能结果,要如何料理,等等等等。

  文怡听得发愣,一边用心记下,一边佩服大表哥的博学,两人走到林子边上,她见聂珩喘气喘得厉害,便请他略歇一歇,又笑道:“从前只知道大表哥学问好,却不知道你原来对农事也了解得这么清楚呢。”

  聂珩愣了愣,接着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微微苦笑:“我这个身体,若不想当废物,就只能在这些事上多用心,才能为家人分忧了……”

  文怡柔声劝他:“大表哥,其实……你真的不用想太多。你的身体不好,就是因这多心二字而来。舅舅舅母都在心疼你呢,哪怕是为了二老,你也该放宽心,把身体养好呀?”

  聂珩摇摇头,回头看着文怡:“顾表妹,你心里当真不怨么?你没了父母,跟祖母相依为命,在族里也是常受人轻视的。好不容易看中了一处好产业,求到唯一的亲娘舅家,舅舅舅母和表哥亲口答应了会帮你办好,结果回头自己却看中了,先一步将地买了下来……别说是亲骨肉,就算是远亲,或是一点亲缘都没有的陌生人,这种事也是失于信义的。你心中当真一丝埋怨都没有?!”他低下头:“至少,换了是我,就决不会毫无怨言,可是我不能说什么,母亲一切都是为了我……”他苦笑:“表妹先前说,那块地你本来就不想要的。可是,先问一声又如何呢?这回表妹大度,不放在心上,下回若是遇上别人……父亲本是赤诚君子,母亲本是贤良妇人,可是为了我,却什么都不顾了,这叫我如何承受……”他眼圈一红:“眼看着至亲为了自己,连原本在意的事都抛开了,这种滋味……”

  文怡听得呆住,万万想不到大表哥的忧郁是因此而来,心中忍不住一酸,想起了祖母。祖母本是不爱与族人来往过多,也不爱理会俗务的,但为了自己,全都顾不得了,先是九房的十五叔夫妇,再是二房的四伯父四伯母……因为自己心底的盘算,要连累年迈的祖母与人耍心计,真的是孝顺之举么?

  她抬头再看向聂珩,却发现他已经走出很远了,忙低头轻轻拭去泪水,打算追上去,忽然听到有人在旁边问:“你心里真的不怨么?为什么?”她吓了一跳,连忙转身望去,便看到不远处的大树后,站着一个多日不见的人,正是那位“柳观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