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恩怨情仇 无忧对狂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大浪四王

无忧对狂澜 信马随舟 4102 2019.03.15 14:52

  在李澜的手碰到她的裤袜时,这小姑娘还对他心存幻想,可是当这只无耻的右手插进她的裤腰时,她终于是崩溃了,“你干嘛?我是开玩笑的!你是正面人物,不要啊!”小姑娘剧烈地挣扎起来,同时眼角泛起了仇恨的泪花。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姑娘的眉毛有些淡,就算生气了竖起来也没什么气势,像是小孩子吓唬人的。

  李澜一笑,手虽然停下了,却没有掏出来,“你不让我脱你裤子当然可以,还是那个问题,你多大了?”

  这小姑娘此刻恶狠狠地瞪着李澜,眼中的杀气让人心惊,她也不再说话,也不再挣扎,整个人躺直了,一副你随便吧的样子。

  李澜不禁捂着额头苦笑,“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和直接告诉我又有什么区别?”李澜把被子给她盖上,脸也朝着窗外,低声说:“我听说有一种人,是永远也长不大的。”

  床上的小姑娘听到这句话,本来故作呆滞的眼神剧烈地波动了起来。

  “我无意嘲笑你,只是想弄清楚你是不是这种情况,毕竟,如果说一个小孩子都能轻轻松松地混进我的房间偷我电脑里的资料,也太匪夷所思了。”

  床上人终于出声了,这一次,她的声音明显更加沉稳有力了。“你猜的没错,不愧是蛇头看中的人。告诉你也无妨,我今年28岁了,想笑就笑吧。”

  合法萝莉!李澜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但是表面上高冷而忧郁,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

  “我不会笑话你的,人和人真正的差别在于能力,外在的样子并不重要。”李澜自我感觉良好。

  “别在那假惺惺的了,你把我绑成这样,到底上不上我?上就赶快,反正我也成年了。不上就赶紧把我放了,你装的真让我恶心”

  李澜一听,哎你这嚣张的真可以了,转过身来,被子一掀,拿眼睛在她的柴火棒身体上又扫了一遍,最终一声长叹。“你这条件,我实在下不去嘴。”说罢就把绑住的衣服都解开了,小姑娘,啊不,小大姑娘,或者说大小姑娘,坐了起来。“给我找套衣服,我要洗澡!”说着,她就钻进了浴室,开始洗白白了。

  “我你……”李澜简直是傻眼,这么自然的么?不过还是无奈照办,找出了一件自己平常健身时穿的黑色透汗紧身衣,再加上一件跑步穿的黑色七分裤。比量了一下,应该能穿上吧,送到了浴室里面。

  李澜无意中瞥了一眼,从磨砂玻璃外隐隐约约看到她躺在浴缸里,似乎是蜷缩着身体。

  过了大概一小时,她换好衣服出来了,裤子,还是长了一点,都提到肚脐眼了。衣服就更加搞笑,松松垮垮的挂着,她还把长出来的袖子甩了甩。

  “你这个智商真是让人绝望级的。拿这么套衣服我怎么穿出去?”

  “现在都八点了,天色已晚,要我说你今天就别走了。”李澜倒是看得开。

  姑娘趴到床上躺着,问他:“李澜是你的真名么?”

  李澜苦笑,“没错,是真名。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你叫我小娘就行了。”

  呵呵,自己的后妈又增加了,我是命犯后妈么?李澜心中吐槽,不过还是问她。

  “你是蛇头的人么?”

  小娘仿佛十分不耐烦,拿着遥控器开电视看。“不是。”

  她居然不是蛇头的人?虽然很难相信,但是说不上为什么,李澜相信她说的话。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你不玩手机么?你被我抓住,也不用告诉别人来救你么?”李澜是有点好奇,这个小娘倒是佛系。

  “现在的手机和随身带着的间谍有什么区别?手机我根本不用,你要是想从这里打开突破口,是痴心妄想。”

  “哈哈,你人都被我抓在这里,还有什么好突破的?”说是这么说,好奇是肯定的。在她洗澡的时候李澜还是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电脑,发现由神舟亲自操刀编写的安全系统竟然被她找出了漏洞,要不是自己想喝可乐提前出来了,只怕是电脑就要易主了。神舟的水平可以说是国家级的,这个小娘看来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笑话。我人虽然在这里,但你依然什么都不可能知道。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问问我,怎么样?”

  小娘的语气虽然强势,但是李澜却仍然捕捉到了她隐藏极好的那份焦急与期待。

  她想干嘛啊?李澜笑道:“你不会是事想和我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我可不玩啊我告诉你,你虽然可能有点秘密,但说实话,我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但是我的秘密要是被你打听去了,我可就活不成了。”

  “哼。幼稚,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了,居然能想到这么幼稚的游戏。你的秘密我没兴趣了,我想看看你电脑的安全系统。这样吧,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就把电脑给我用十分钟,怎么样?”

  李澜看着她眼底真切的兴奋,居然想起了一个人——神舟。这种见猎心喜的神态,这种不顾一切都想要弄明白的样子,真是技术宅绝佳的证明。

  但你看人家怎么就这么瘦呢。

  “好!你稍等一下。”李澜拿出手机给神舟发了信息:有人要挑战你做的安全系统,你看着点,要是真被攻破了,就远程控制一下我的电脑,总之不能让数据泄露。

  神舟的信息回来:居然还有这种不开眼的人,你放手让他弄,要是真能攻破我的系统,我一个月不喝可乐!

  真狠啊,李澜感叹。这是技术宅之间的较量,自己只要得渔翁之利就可以了。搬来电脑放在小娘面前,“那么我要提问了。”

  “问吧。啰啰嗦嗦的。”小娘盯着电脑,双眼闪闪发亮,仿佛那里堆着黄金万两一样。

  “那么你的身份证号?”

  小娘张开小口,像看着傻瓜一样看着李澜。“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换一个。”

  李澜也是苦着脸,原来你这有问必答还是挑问题的啊。不过看她趾高气昂的样子,也知道想让她退一步显然是不可能了。也罢,问个别的。

  “那,你爸爸的身份证号码。”

  小娘直接就上手敲李澜的脑门,“你有点智力行不行?我不可能透漏自己的信息给你!你以为我傻?”

  李澜真是醉醉的,行吧,让我问你问题,还不能透漏你自己的信息,你怎么这么睿智呢?

  “那这个,这个问题。你要是再不说,我们就别玩了。”李澜把她的两只手腕抓到一起,不让她动手了。

  “蛇头你是知道的,我想知道,他是怎么统一大浪市的地下势力的?”

  小娘听了这个问题,忽然宕机了,短短的睫毛轻轻颤抖,单眼皮的大眼睛本来透着精灵古怪,现在却真的有点呆滞了。

  “这个问题我回答你。不过,这里面的人名我不能说给你听。”

  “要说明白蛇头的事情,首先要给你科普一下大浪市原本的情况。大浪市分为四个东西南北四个区,四个区因为产业各有特色,所以在四区的地下势力组成成分也相差极大,大家各玩各的本来是互不相干。混社会的人一般称这四个地区的老大为‘大浪四王’。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即使每个区有老大,但却没有纪律,也没有约束,原本的大浪市地下势力也是不和白道上的人合作的,都是自己利用点手段搞些灰色的收入。四王定期要碰头,互通信息,解决纠纷,大家称之为四王会。蛇头第一次出现就是在一次四王会上,但他并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让北浪区的黑塔王拿着一张打印好的A4纸,读自己的意思。其他三个人都很惊讶,因为黑塔王的意思是,他已经服了这个叫蛇头的男人,所以才回来传话。而蛇头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要统一大浪市的地下势力,从四王开始,逐级管控,立起规矩,而且要突破我们一直以来不惹白道的规矩,他想要的,是大浪市,而不是仅仅是一些小混混。”

  李澜沉默不语。蛇头的魄力很大,所图也甚大。

  “可是你还是没有说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的,四王为什么会听他的话?”

  小娘哼笑了一声:“因为这个人心狠手辣,栽赃嫁祸加上借刀杀人。他在来大浪市之前,就已经在各个地方安插了他的人,这些人在蛇头来之后,跳出来转做污点证人,疯狂地向公安局报案,提供线索。如果我们犯的事情不足以被抓,他们就会使用卑劣的手段栽赃,然后让警察去查。大浪市有个疯子叫吴笑成你知道吧?他本来就是个莽撞的刑警,要不是有蛇头给他提供线索,让他破案立功,他怎么可能升上副局长?四王中北浪区的黑塔王办事最为直接,他想要直接威胁吴笑成,让他停手。但是没想到,蛇头居然会一边保护那个吴笑成,一边让警察顺藤摸瓜抓住了黑塔手下的把柄。黑塔就是为了救自己的心腹,才不得已听蛇头的摆布。后来其他三王也明显感受到了对方施加的压力,几乎所有的灰色产业都濒临倒闭,就连已经洗白的部分也是被人一查再查。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已也听从了蛇头。蛇头自命龙宫之主,对外宣称大浪五王,实际上他已经说了算了。”

  小娘忽然惨笑,“我再免费赠送你一点儿信息好了。蛇头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十分忌惮你。甚至向四王开出了悬赏,只为摆平你,或者查清楚你的情况。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将会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照顾,我劝你不想死的话,还是离开大浪吧。”

  “那些原来的卧底,跳出来做污点证人的蛇头手下怎么样了?从他们身上肯定能查到蛇头的信息啊!”李澜大概想了一下,提出了一个症结。不料小娘非常可爱地伸出双手,“哥哥你该给我电脑啦。”

  我!李澜忍住了心中的一万吨海浪难受,把电脑推给了她,他只期望,她十分钟内破解不了神舟的防御系统。

  小娘拿到电脑,立马埋头苦干,点了两下之后,开始运指如飞。李澜看的胆战心惊,原来她刚刚已经把自己写的病毒备份并且藏匿起来了,现在只是在接着弄,不是从头开始。

  十分钟的时间不长,李澜又急需知道一些事情,所以他拨通了吴笑成的电话。

  “吴哥,我和你了解点情况。”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但吴笑成接的很快,估计他也没有什么娱乐,在看案子吧。

  “吴哥你知不知道大浪四王,他们都是谁啊。”

  吴笑成此时确实是在看卷宗,不过这些东西看了那么多遍也没什么看头了,当下就和李澜聊开了。

  “你居然打听到这个了。哈哈,狗屁四王,就是四个混混而已,北浪区的叫黑塔,身份不明,但是有人见过他,一年四季穿一身黑,十分魁梧;东浪区的,人称高姐,只在网络上活动,我怀疑她参与电信诈骗;南浪区的叫嗨哥,是个在夜场卖软性毒品的;西浪区的,人称夜魔飞,起先是个飙车党,现在似乎在组织人跑黑车。”

  李澜心中默记,“这四个人都还没有抓住过么?”

  “废话,抓住了他们还能这么嚣张称王称霸?没抓住!”吴笑成以为李澜在笑话他们警察,生气了。

  “吴哥,我听说你抓了四王不少人,都是有人做污点证人举报的,这些污点证人呢?我可听说他们都是蛇头的手下啊!”

  吴笑成听到这个事情,比刚才还要更加愤怒了。“你不提我还不气呢,你以为我想不到从他们身上查?可惜蛇头应该是早就安排好了,他们举报完之后,被抓进来的,立马就会被转移走;要是没被抓住的,干脆就消失了。”

  “吴哥你是被人当刀来用了啊!”李澜感慨。

  “知道又怎样?有案子能不能不查?有人犯法能不能不抓?这就是蛇头的厉害之处,明摆着利用你你还不得不被他利用。”

  李澜挂了电话,一看表,差不多十分钟了,回头一看小娘,哭笑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