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离开白马寺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187 2019.06.28 00:05

  第二天,终于雨过天晴,襄楷等众方士见天气转晴,今日便要离开白马寺前去洛阳。

  “大师。”襄楷对昙预说道:“这些日子多谢大师招待,日后若是有缘,定有再见之时。”

  “阿弥陀佛。”昙预望着襄楷,说道:“近日与道长论道,收益颇丰,他日道长再来,贫僧必扫榻相迎。”

  “王小兄弟机缘巧合之下修得无上内功,还望小兄弟始终抱有侠义之心。”襄楷转头看向王越,掐了掐指,说道:“如今却已算不得小兄弟的命格,仿佛有大势蔽之。”

  “此次还需多谢道长恩情。”王越行了一礼,说道:“道长此去洛阳面圣定有所获。”话毕,众人将众方士送至寺外,襄楷带人驱着马车向西而去。待到襄楷一行人走远之后,众人会道大殿中,昙预禅师在上方继续讲经授法,并将这几日与襄楷论道所得说与众人。

  王越则在下方听,心神不禁的随着昙预禅师所讲而思考,体内真气却是随着佛经入耳逐渐转化为淡金色,身上金光闪闪,昙预看到后甚是惊奇,连忙说道:“王壮士身体可有异常?”

  王越连忙惊醒,这时身上的金光却是消散而去,体内真气也重新变为透明,方才的异象仿佛不曾出现一般。

  “咦。”昙预惊叹一声,随后想起前些日子与襄楷道长论道所记道经,说道:“王壮士可在心中随我默念。”话毕念了一段道经。

  这时王越在心中随昙预默念,体内透明真气又转化为蓝青色真气,众僧人见王越犹如飘然欲仙,昙预心中已是了然,只是还需检验。王越见昙预禅师不再念经,便清醒过来,看向昙预。

  “阿弥陀佛。”昙预说道:“王壮士可将我想象成为一只猛虎。”话毕看向王越。

  “大师。”王越问道:“为何如此。”

  “壮士不必多问。”昙预对王越说道:“贫僧只是想做个试验。”

  王越听了,便将昙预想象成一只猛虎,顿时间,杀气弥漫,昙预彷如坠入冰窟,浑身发冷,连忙运功护体。王越见状,连忙停下,过了一刻,昙预从入定中醒来,看向王越,点了点头。

  “王壮士。”昙预起身说道:“昔日贫僧在金城见王壮士,仿佛看见一只猛兽,那时壮士身上充满凶嗜之气,段将军命人将壮士扶上马车,马儿浑身颤栗不敢行动。”昙预走了两圈,继续道:“还是我在车中运功,才将凶嗜之气压下,得以行至白马寺。”

  “在下多谢大师救命之恩。”王越甚是感激,连忙起身行了一礼。

  “而今日,壮士因祸得福。”昙预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体内凶嗜之气可自由掌控,体内真气亦是可以自由转化,有佛道两门大势护体,当不会再被西羌巫蛊之术所伤,若是那西羌巫师再以巫蛊术攻击壮士,定会遭到反噬。”

  “大师。”王越心中感慨甚多,对昙预禅师说道:“大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却不知如何报答。”

  “阿弥陀佛,你我相遇便是有缘。”昙预说道:“我救你,只是因为,你还有救,无须在意。”昙预见王越还欲张口,继续说道:“王壮士可将所学传授一心向善的世人,只是并非世人皆可修习你所练之功,那日我练襄楷道长所传道家法门,未有半点收获,襄楷道长练我佛家法门,竟遭反噬受伤。”

  昙预想了想,说道:“若是其人有佛缘,方可修习佛家法门,其人有道缘,方可修习道家法门,王壮士可因材施教。若是有人像壮士一般,福缘深厚,既有佛缘又有道缘,恰好平衡,或许可以修习壮士的无名功法。”

  “大师,在下有一事不解。”王越疑惑道:“如何判断他人是有佛缘还是有道缘呢。”

  “哈哈哈。”昙预笑道:“学得会佛家法门即是有佛缘,学得会道家法门即是有道缘。与何有缘,一试便知。”

  “一试便知。”王越也是笑了一声,道:“大师所言甚是。”

  “方丈。”这时殿外看门的和尚跑了进来,对昙预说道:“寺外有伙旅人求见。”

  昙预听了连忙和众人一同出了大殿,前往寺门,只见得那伙旅人架着一辆马车,马车甚是华丽,那车夫见众位僧人出来后,便掀开帷裳,车内一男子下了马车。那男子衣冠锦绣,大概六十岁年纪,身上虽有泥土却不影响此人气度,当是华贵之人。

  “见过大师。”那男子说道:“在下乃是从凉州逃难而来,前往扬州投奔远亲的旅人,车内皆是女眷,请求借宿一晚。”

  “施主不必多礼。”昙预行了一僧礼说道:“我这就命人准备客房,还请施主稍等片刻。”

  “这位老伯。”王越面色忧虑,忍不住问道:“我听老伯说是从凉州逃难而来,不知凉州发生何事。”

  “西羌各部叛乱,进攻张掖,眼看凉州就受不住了。”那老伯道:“我年老力衰,两个儿子皆已战死,如因无依无靠,只得前去扬州投靠同宗。”老伯说罢,泪如雨下,昙预连忙将老伯扶到客房,将其家眷安顿。

  昙预出了客房,看到王越在门前徘徊,对王越说道:“想必那西羌巫师已然痊愈,如今壮士亦是身体痊愈,可收拾行囊,再去金城助段将军一臂之力,如今壮士内功已成,又得如此机缘,定能一战成名。”

  昙预看了看天空,只见月黑风高,不知不觉已至深夜,又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一早王壮士再行赶路。”

  “大师。”王越行了一礼,说道:“段将军正在征战,我又岂能在此浪费时间,我已收拾好行囊,今夜便走,早一日抵达凉州,助段将军一臂之力。”

  说完,王越对昙预拜了一拜,道:“大师与我有救命之恩,若是他日大师有事,在下定当赴汤蹈火。”

  “王壮士不必多礼。”昙预扶起王越,道:“壮士真乃侠义之士,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王壮士一路走好。”

  话毕,命人将王越坐下马儿小白白牵来,对王越说道:“你这马儿甚有灵性,虽不如其他马匹雄壮,但却有极高智慧,真良驹也。”王越看着小白白,却是想起祏艾那可爱的容颜,想了一会,道:“确实有灵性。”

  昙预送王越至寺门,对王越说道:“壮士一路顺风。”昙预声音惊醒了王越。

  王越拱了拱手,翻身上马向西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