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得手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134 2019.08.18 20:27

  王越见郭闳领人出去,暗自发笑,与府外张恢汇合后,二人一同尾随郭闳,直至城外一庄园,见郭闳进了庄园,朝中在寻得一隐蔽之所观望。

  不一会,郭闳领着一队护卫,护着辆马车向城内行去。

  “车内必是你家母亲。”王越说道:“不如我二人此刻杀出,救得你家母亲。若是马车进了武威城,郭闳便可调动城内兵马,届时我等以寡敌众怕是难以得手。”话必便要拔剑向前。

  张恢连忙拦住王越道:“你这年轻人竟然如此鲁莽,日后定会吃些苦头。”

  王越听张恢说话,便停下身来,静待下文。

  “我家母亲性子刚烈,若是被郭闳强迫送上马车,定会大骂郭闳。”张恢缓缓道:“如今马车之中并无声响,那郭闳大张旗鼓率人护送马车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我家母亲定还在这庄园之内。”

  “可是。”王越诧异的看了看张恢说道:“若是你家母亲真在马车之中,再救你家母亲可就难上加难了。再加上先前打草惊蛇之计,你这斯竟敢如此豪赌?”

  “人生处处都是豪赌。”张恢说道:“赌的便是我是否了解郭闳心思。反正我作恶多端,赌输了也是罪有应得,一死便是。”

  “你这人为何老是说死?”王越怒道:“呸,真是忌讳。”

  张恢撇了他一眼,苦笑了笑,暗自叹息道:“我本必死之人,不可能活下去了。”

  过了两炷香的时间,二人料想郭闳已经走远,便偷偷摸至庄园一侧,王越让张恢踩着自己肩膀爬上高墙,随后自己又轻轻一跃,便翻了进去。庄园不大,二人刚一进去,便被众护卫发现。

  王越连忙拿出剑来,与众人搏斗,只是知晓众护卫并非该死的恶人,故而只用剑鞘砸晕他们,未伤其性命。

  庄园内护卫被郭闳带走一部分,余下之人却不是很多,不到一会儿,便被王越击倒一大半,众护卫自知不是对手,便将张恢老母胁了出来,喊道:“张恢,若是再不束手就擒,我等就一剑杀了这老贼婆。”

  张恢听了,红着眼睛喊道:“且慢动手,若是你们动我家母亲一根汗毛,我这弟兄便拔剑将你们杀得一干二净。”

  众护卫看了看王越,自是知晓自己不是对手,四五十人一同攻击,却被其一人击倒半数,若非王越手下留情,拔出剑来,众人怕是早就死了。

  “你等既然认得我,自是知晓我跟随那郭闳那狗官十余年。”张恢见众护卫面有惧色,静了静心,继续道:“郭闳狗贼忘恩负义,骄横残暴,今日命你们害死我家母亲,来日你等妻儿亦会遭其所害,何必替此等不仁不义之辈卖命。”

  众护卫相视一看,却是有些被张恢说动。

  张恢见了趁热打铁,继续道:“诸位弟兄不若取了园中财物,个奔东西逍遥快活,朝廷已然派人调查郭闳,不日我便将这十余年来的郭闳罪行向朝廷告发。那狗官定是自顾不暇,岂会顾得上你等。”

  庄园之中众护卫大多已被张恢说服,双手下垂武器着地。

  张恢见只差临门一脚,便说道:“我这弟兄乃是心善之人,不忍伤你等性命,否则也不会只用剑鞘与你等搏斗,可你们若是再不放了我家母亲,哼……”

  话必,用手指戳了戳王越。王越自是知晓其意,拔出剑来,身上杀气一放,庄园内的温度都降了一大块,林中鸟儿都不敢叫了。众护卫许多人吓得松开手中兵刃,不敢再动。

  张恢老母亦是跌倒在地,张恢连忙上前搀扶起老母亲向外走去,王越倒着退出庄园,散了气势,三人一同向东南方向行去。

  安定,朝那。

  马氏今日又是在粥棚施粥,或许是因为皇甫规领军一事已被羌人所知,便未曾继续劫掠诸郡,而是整合兵马,欲与皇甫规一战,因此逃难百姓也少了许多。

  “瞧那施粥的村姑,长得真是俊俏。”西侧来了七个个衣着破烂的男子,贼眉鼠眼,当是逃难之人,说话的为首男子色眯眯的看着马氏,身后六个男子不断应和着。

  “小妞儿,陪哥几个乐呵乐呵!”为首男子领着众人勾奸搭背上前,对马氏说道。

  马氏虽年过三十,却天生丽质看上去甚是年轻,让人察觉不出真实年龄。听了如此粗鄙之语,马氏面含怒色,向棚内走去。

  “别走啊,小妞儿。”几个男子立刻上前拉扯马氏。棚内老吴头听到动静,连忙出来,怒道:“放肆!此乃中郎将皇甫规正室马夫人,尔等竟敢如此无礼。”

  小李亦是跑了出来与众流氓打了起来。小李便是前些日子骗马氏干粮的少年,那日被马氏所感便留了下来,马氏亦是可怜小李年幼丧了父母,见其与自家儿子年岁相近,便收留了他。

  “老头,这怕是你家女儿吧。”为首那流氓笑道:“皇甫规的正室?皇甫规已然五十多岁,岂会有二十来岁的正室,何况堂堂中郎将家眷穿着村姑的衣服在此施粥?”

  “就是,老头放心。”身后诸位流氓应和道:“借你女儿一用,来年还你两个,你也不亏,啊哈哈。”

  老吴头与小李听了,连忙上前解救马氏,三人与众位流氓厮打。拉扯之中,老吴头被流氓们推到在地,而小李拼死相救马氏,被众位流氓暴打一顿,生死不知。

  “何人在此行凶!”

  此刻,马蹄声一起,一男子衣着军甲拔剑奔粥棚而来,一剑刺中最后那流氓的肩膀,鲜血溅到众人身上,流氓们甚是惊恐,连忙拜倒在地求饶。

  “这位军爷,我等皆是逃难百姓,见这村姑俏丽心生贪念。”众流氓跪道:“只望军爷看在我等并未造成大错,饶我等一命吧!”

  “义真。”这时马氏整了整衣裳,看着衣着军甲男子说道:“不若将这些人送至府衙交由县官发落吧。”

  那衣着军甲之人仿佛并未听到,连出数剑将众流氓手脚斩断。一时间,哀嚎声不断。

  “你这军士违背大汉律历。”为首那流氓道:“我等罪不至此,你凭甚如此对我。”

  那军士听了,将诸位流氓的舌头又用剑剜了去,骂道:“对恶人的善便是对善人的恶,留着你们这群人渣继续害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