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祏艾离去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3153 2019.06.17 11:14

  祏艾把路上来龙去脉说与羌渠。

  “竟如此凶险?”羌渠对自家妹妹喝道:“往日宠你太过,致使昨日之危,日后必将你严加管教。”说罢,拉着祏艾的手向营帐中走去。“来日还需好好谢谢王越,一路上多亏了他。”又转头对祏艾道:“若是你说服不了张公,我便遣人送你回单于庭。”祏艾正要回话,羌渠眼睛一瞪,祏艾便不敢再言语了。

  “启禀将军,王越回来了。”传令兵道。

  “传他进来。”张奂放下手中书籍,道。

  “师傅。”王越大步进了营帐,见到张奂,躬身道:“在路上耽搁了些时日,晚回来些。”

  “无碍。”张奂道:“这几个月鲜卑却无动静,上次进攻应当伤不了其根基,越儿,你在鲜卑已久,可知为何?”

  “鲜卑檀石槐继位后便将各部首领骗至王庭囚禁起来,派亲信管理各处。”王越回答道:“上次师傅攻破王庭,那些首领逃了出去,怕是鲜卑有所内乱。”

  “原来如此。”张奂道:“只是檀石槐继位已有数年,那些首领逃走怕也不能夺回权力。”围着书案走了几圈,道:“怕是过不了多久便会卷土而来。”

  “你此次去单于庭可有何收获。”张奂对王越道。

  “单于居车儿老迈,各部首领阳奉阴违。”王越回答道。

  “我亦看出。”张奂领着王越出了营帐,道:“此次来的匈奴人大多是羌渠部落之人,其余部落少之又少。一直战争不是办法,匈奴人骁勇却不懂耕织,吃不饱穿不暖,便如同野兽掠夺,若是教其耕织,儒学经典,将其同化,用匈奴人之勇抵御鲜卑,大汉北部必能安定。”

  这时张奂看到王越腰间宝剑,道:“此剑不错。”

  王越有些不好意思,只道是匈奴单于所赠。

  “明日开始我当教你剑法。”张奂道:“你臂力惊人,气势又远过常人,必能成为剑术大家。”

  说罢,接过身旁士兵递过来的缰绳,道:“你不能骑马,我先行一步,一会你来南十里处营帐寻我。”说罢,骑着马儿出了营帐。

  王越便去寻得小白白,骑上马儿向张奂追去,张奂听到身后马蹄声,向后望去,见是王越骑着马儿,便停了一下等到王越抵至身边,道:“越儿,往日马儿畏惧你身上气息不敢供你乘骑,此马是从何处寻得?”

  “这个......”王越吞吞吐吐的答道:“这时匈奴人的马儿,甚有灵性。”

  张奂与王越双骑并进,见其言语吞吐,只道是匈奴马儿狂野无惧,便不再问。二人抵达营帐,早有人告知羌渠,羌渠领祏艾迎接。

  “张公。”羌渠躬身道。

  二人翻身下马,小白白则是跑到祏艾身边,祏艾摸了摸马儿脖子,张奂见此方知王越所骑马儿是这匈奴女子的。

  “这位......”张奂道。

  “禀张公,这位是在下之妹,在单于庭偷偷跑了出来,我正要将她送回单于庭。”羌渠深知汉军营不容女眷,怕张奂怪罪,争着说道。

  “禀张公。”祏艾说道:“我父派我前来向张公学习汉人知识,汉人女子能耕能织,男子在外打仗,女子尚能养家糊口,而我匈奴女子却不能如此。若是我匈奴女子习得汉人之技,必能吃饱穿暖。况且张公在此设新营,却非军用,而是为了两族交流,岂能只教男不教女。”

  张奂摸了摸胡子,仍是有些犹豫。

  “师傅。”张奂转头望向王越。王越正要说话,却看到祏艾大眼睛瞪着她,做了个口型:“别忘了你答应我的。”随后做了个鬼脸。而这些张奂全看在眼里,又想到王越曾对自己说过得:“世家寒门,豪强农户,汉人匈奴......”暗道:“若是匈奴男女皆和汉人一样,岂不更好。”

  “那好,我便让军士将从鲜卑救出来的汉人女子送来,教授与你,待你回去再教给族中女子。”张奂答应道。

  “耶!”祏艾高兴看着王越,做了个鬼脸,转头又看了看羌渠,道:“张公已经答应我了,你可不能赶我回去。”

  羌渠望着自家妹子,便不再言语。

  公元159年,汉延熹二年

  “启禀将军。”传令兵道:“严从事回来了.”

  “快快传他进来。”张奂连忙起身道。

  “将军。”严观披头散发浑身泥土,拜道:“严观有负将军所托。”

  严观遂把洛阳一事完完整整的说与张奂,张奂听得梁冀结党营私大惊。

  大将军梁冀乃是前大将军梁商之子,梁商乃是大汉名臣,举贤使能百姓称赞。后来梁商去世梁冀接任,张奂被征辟在大将军府做署吏。

  “昔日我为大将军府署吏,大将军梁冀虽有些纨绔,但却并未有如此荒淫。如今竟然有龙阳之好,甚至与夫人两人同宠一嬖奴。”

  张奂走了一圈,道:“难道当初洛阳的传言皆是真的?”张奂说道甚是惊心。

  “昔日洛阳有何传言?”严观不解道。

  “昔日洛阳有传言称大将军毒杀质帝。”张奂低声道:“质帝驾崩后,大将军欲立当今天子,而李固、杜乔等人欲立清河王。那时我还以为因意见不和乃是政敌散步的谣言,今日看来怕是真的。”张奂想到自己当时在洛阳所见所闻,越想越惊。

  “此时莫要说与他人,否则被小人听了去你我皆有性命之忧。”张奂对严观说道:“梁冀不义必遭天谴,我等位微言轻,做好自己便是。”说完两人暗叹数声,无可奈何。

  张奂领严观至羌渠处,这时王越正与祏艾学习射箭,祏艾为了教王越标准动作,怕是要欺到王越怀里去了。祏艾在前王越在后,祏艾手持弓箭,令王越摸着自己的手,小脸红扑扑的,亲身教导王越动作,王越撒手,祏艾一箭射出,正中红心。接着把弓箭递给王越,王越亦是一箭射出,正中红心。

  张奂从远处看到,若有所思。暗道:“看来此二人互相有意,甚好。然此女乃是匈奴居次,单于居车儿怕是不会同意。”张奂却是不反对汉族与异族通婚,五年前,张奂任安定属国都尉,以少胜多击败异族叛军,与当地异族豪强联姻甚多。不同民资若能融为一体,纷争必能大大减少。

  这些天来王越与祏艾学习骑马射箭,二人亲密无间。

  “你看我已经学会了骑马射箭。”王越道:“你是不是要回单于庭了,单于怕是担心你吧。”

  “你竟然赶我回去。”祏艾道:“亏我还用心教你。再说了,我还没和汉人女子学会耕织,怎能回去。”

  “你与师傅说要学习耕织,然而却从部落唤来两个匈奴女子让她们学习。”王越道:“自己却天天找我陪你玩耍,像你这般怕是猴年马月也学不会。”

  祏艾抬脚踩了一下王越,扭头便走,显然是有些气恼。

  “越儿。”张奂喊道。

  王越扭头望向张奂,快步跑了过来。

  “我教你读书,你却学的缓慢,而剑术以及这骑射却是进步飞快,看来越儿适合做一武者。”张奂继续道:“此女乃是匈奴居次,其对你有意,但匈奴单于居车儿怕是不会同意。”

  张奂看着王越,笑道:“那女子配剑与你腰间所挂怕是一对吧。”

  “那个......”王越挠挠头不好意思道:“不是那样的,这个......”

  张奂见其吞吞吐吐,却也不再言语。

  羌渠知张奂到来,出来迎接道:“张公,近日我打算回单于庭一趟,儒家学说真乃治国之策,我愿劝说父亲学习汉人文化。”

  “左谷蠡王且去便是。”张奂高兴道,若是真的如此乃是两族之福。

  羌渠命人唤祏艾,身旁匈奴勇士领命而去。

  “小艾。”羌渠对祏艾说道:“你且随我回单于庭。”

  “兄长。”祏艾撅了噘嘴,对羌渠说道:“我还没学会织布,怎能回去。”

  “你哪有去学。”羌渠说道:“每天就知道拽着王越玩儿,可曾学过一天,况且你偷偷跑出来父亲已经知道,昨日派人来令我送你回去。”

  “兄长。”祏艾道:“你最疼我了,就帮我和父亲求求情吧。”

  “不行。”羌渠道:“父亲也是担心你。”羌渠见自家妹子又要拉自己的胳膊,道:“撒娇也没用,就这么定了。”祏艾见自家兄长不松口,便也不再挣扎,跺了跺脚,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王越。”祏艾找到王越喊道:“明日我便要和兄长回单于庭去了。”

  “如此甚好。”王越道:“你偷偷跑出来玩你父亲定然担心已久,早些回去单于定会开心。”

  “我走了难道你就这么高兴吗?”祏艾气恼道:“你真是气死我了。”说罢踢了王越一脚。

  “你走了我岂会高兴。”王越急忙说道:“你已离家许久,怕是单于甚是想念,有时间我定会去找你。”

  “若是你找不到我呢?”祏艾道:“我有时在单于庭,有时在兄长部落,茫茫草原你定然找不到我。”

  说着把小白白牵到面前,道:“以后你便骑着我这马儿吧,我这马儿通灵,无论我在哪里它都能找得到我。”

  “小白白,以后你就和王越一起生活吧。”祏艾对着小白白说道:“你可不许自己回去找我,定要驮着王越一同回去寻我,记住了没。”

  小白白围着祏艾走了一圈又一圈,显然是舍不得。

  “祏艾!”

  “我兄长都是叫我小艾的。”祏艾对着王越说道:“以后你便和我兄长一样,唤我小艾吧。”说完低下了头。

  “小...小艾。”王越看着祏艾道:“小白白自小和你长大,岂能送给我。”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祏艾道:“其他马儿畏惧你身上气息,小白白这么多日子已然适应,你就收下吧。”祏艾见王越还要推辞,急忙说道:“小白白自小听我的,我让它跟着你它就定会跟着你,除非你死了,否则不会离开你的,你接不接受都得接受。”说完做了个鬼脸连忙跑开。

  第二天,王越与小白白目送羌渠和祏艾远去。

  羌渠面见居车儿道:“父亲,我欲在匈奴各部传播汉人文化。”

举报

作者感言

友善的花生

友善的花生

加油!

2019-06-17 11: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