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负伤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095 2019.06.20 20:25

  那两名羌族巫师一人名叫阿卉那,另一人名叫野摩。

  此时二人站立于叛军首领前方,一前一后。阿卉那双手持戈,腕带摇铃,立于前方;野摩右手持锤,左腰挂鼓,立于后方。

  阿卉那举戈跳舞,手腕处的环铃散发恼人的声音,野摩便伏地发出猫叫之声;不一会野摩持锤敲击腰鼓,阿卉那便持戈在地上划来划去。二人相互配合,发出阵阵响声,显然是一门以声伤敌的功夫。

  姜诲见巫师来了,亦是信心大增,转身面向王越,四面呼喊下着命令,指挥这西羌叛军,但却没有立即进攻,羌族巫师的声波攻击显然是不分敌我,姜诲也只是指挥士卒以待时机。

  王越在其正前方,距离又近,耳朵塞的羊毛却是没起到什么作用。听了前方传来的声音,身体忽冷忽热,脑中思绪时而糟乱不安且头痛欲绝,提剑四处乱砍;时而至空至明却无欲无求,仿佛进入贤者时间身旁发生什么都不清楚。而坐下马儿小白白也是躁乱不安后蹄乱蹬。

  王越心道:若是一直听这声音怕是会走火入魔,不如向前殊死一搏。想毕,大吼一声向前冲前,企图用吼声盖过对方的声波攻击,向前冲了几步,步入巫师五步之内,却觉得头昏眼花看不清眼前事物。

  王越这时不能操纵自己的身体,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灵魂与肉身脱离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小白白这时撩了个蹶子,将王越掀下马来。

  阿卉那见王越摔下马来,连忙向前几步用戈前戳,眼看那沾毒的长戈即将戳到王越,长期在角斗场培养出来躲避危险的本能帮助王越躲过一劫,出于本能王越的身体向旁边偏移几分。

  这时身后的段熲一行人已然跟上,众士卒连忙拿出弓箭射向羌族巫师,谁料二人一前一后,又是唱又是跳,空中飞行的箭矢全都发生了偏移,转向一边,一轮箭矢射过,两个羌族巫师毫发未损,反而是声波向前传去,汉军士卒皆人仰马翻,头痛难忍。

  距离两个巫师最近的王越此时双眼发红,浑身散发丝丝黑色的气息,手臂上、额头上的青筋异常明显,面色有些发紫,显然是已经走火入魔了。

  王越站起身来,怒吼一声,其势如同猛虎下山,向羌族巫师冲去,那二人虽然相互配合多年,却是没曾见过此等被音波攻击击中却还能站起来的人。

  王越虽然站了起来,确实已经没了意识,眼中没有焦距,只是见人就砍,那两名巫师距离最近,故而成为了王越的第一名目标,王越冲上前去破了羌族巫师的阵势。

  二名巫师只能停止做法,野摩持鼓向前用锤攻击王越,而阿卉那则是向后退去从远处用戈刺向王越,双手抖腕晃着环铃干扰,一远一近相互配合,三人相互攻击,拍飞不知何人射过来的流矢,倒是打个旗鼓相当。

  身后的西羌叛军亦是大吃一惊,尤其是为首的姜诲,自是知道面前的汉人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后便如同行尸走肉,心中甚是为阿卉那与野摩担忧,两位羌族巫师乃是他号令西羌各部的资本,若不是各个部落畏惧这巫师,岂会听他调遣。

  虽然还有铃声传来,但是野摩已经被王越吸引注意,汉军压力小了许多,段熲见王越牵扯住羌族巫师,拿出弓箭,一箭射向姜诲。这时众人皆被三人战斗吸引,姜诲更是如此,箭矢飞到眼前才进行躲闪,仍是被段熲一箭射中肩部。

  汉军的弓箭箭头早已被金汁浸泡过,金汁则是人和马匹等的排泄物掺些水煮沸,用金汁浸泡过的兵器伤到敌人,伤口很难愈合,毒素还会散布全身令人生疾难以治愈。

  此时姜诲受伤疼痛难忍,身旁羌族叛军见了,连忙上前照看,纷纷喊道:“大帅中箭了!大帅中箭了!”

  羌族叛军听了转头一看,姜诲面色苍白,疼痛难忍,强行忍着不发声音,低声对身旁叛军说道:“撤军。”

  羌族叛军连忙护着姜诲奔逃而去,两名巫师亦是且战且走,而王越在身后穷追不舍,阿卉那与野摩对视一眼,站立运功,口中吐了一口精血,面色苍白,发出奇异的叫声,似猫似羊,击向王越,一击便将王越击晕在地。

  击倒王越后,阿卉那与野摩相互搀扶,显然是用了秘法受了内伤,两人爬上马匹,追随姜诲奔逃而去。

  “留下二百人收拢伤者。”段熲拿起宝剑,向周围汉军喊道:“其余儿郎们随我追击叛军,西羌首领已经负伤,我等必有斩获。”

  话毕,带着士卒追击而去,追了一天一夜,斩敌数万,得胜而归。

  三天后。

  “啊!”段熲双手抱着脑袋,眼睛泛红,惨叫一声道:“羌族巫师之妖术竟如此厉害,那日夜晚回营却不发作,这些日子日日头痛欲裂甚是难忍。”话毕段熲又惨叫了几声,令这驻守边塞十余年的铁血将军忍受不住,怕是相当疼痛。

  原来段熲追击回到金城之后,被羌族巫师音波攻击的汉军士卒,每日不定时的头痛,甚是煎熬,怕是众人皆留下来后遗症。

  “段将军。”赵鸴说道:“那王越还未曾醒来,已经三日了,怕是......”

  “那日多亏了王壮士。”段熲忍着疼痛说道:“不曾想受伤如此严重,昏迷不醒,若是再过几天怕是会因不进食活活饿死。堂堂热血男儿没能战死沙场,却将落得如此窝囊的死法。”

  “报!”此时议事殿外有一传令兵跑来,道:“城外有一行僧人路过,进了城池。”

  “如今西羌叛军已退,城门已开。”段熲看了传令兵一眼,挥了挥手说道:“僧人入城,何须禀报。”

  “回禀将军。”那传令兵继续说道:“我军城门前士卒恰好头痛难忍,却见那僧人摸了摸头部,手推佛珠,口念佛经。那僧人身上散发淡金色的光芒,身边士卒皆如沫春风,温暖舒适,头却不再疼痛,皆是被那僧人治好了。”

  “竟有此事。”段熲听了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向传令兵,脸色大喜,抓着传令兵的手说道:“快快领我前去见那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