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皇甫规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431 2019.06.18 21:51

  行至安定的张奂一行人听闻皇甫规上书替自己求情,甚是感激,因受梁冀牵连,往日故友无一人敢上书求情,而未曾相见的皇甫规竟仗义执言。

  “越儿。”张奂对王越道:“皇甫公上书替我言语,今日路过其家乡,理当前去登门拜访。”张奂想了又想,道:“然我如今戴罪之身,皇甫公又上书替我言语,若是小人看到借此发难,恐连累皇甫公。”说着书信一封,递给王越,道:“你且携我书信前去拜谢皇甫公,我在前方驿馆等你。”

  “是,师傅。”王越领命而去。

  王越抵达皇甫规的书馆,馆门大开,王越却也没有冒然而进,上前敲了敲门框。

  却没人答应,王越在门口转了两圈,又敲了敲,还是没人答应,便喊道:“在下燕山王越,求见皇甫公。”

  这时一男子步履闲闲而来,头戴粗布头饰,没有多余的装饰,五官端正,眉清目秀,面部如玉,衣着白衣,简单朴素,一尘不染,大概有十六七岁年纪。

  男子见到王越浑身散发凶障之气,却只是有些许惊讶,彬彬有礼道:“这位兄台,在下皇甫威明之子皇甫成字尚君,不知壮士有何事。”

  此人竟是皇甫规之子,好一个翩翩君子。王越行了一礼,道:“在下辽东燕山王越,前来拜会皇甫公。”

  “我父正在授课,壮士不妨随我前来。”说罢领着王越向馆中走去。

  王越与皇甫成行了几步,见一竹林,林间有一小路,大概有十来米长。走在路上,皇甫成道:“我父在此设馆授徒十余年,求学之人已有数百,有人无事早来些,有人因故晚来些,众人无需唤门,来了便落座听我父讲书,故而馆前大门敞开,无人看门。”

  “皇甫公不拘小节,真乃奇人也。”王越感叹道。

  二人走过林间小路,豁然开朗,只见一大院落,最前方有一男子,两鬓有些银丝,衣着相貌和皇甫成甚是相似,男子正对着竹林拿着书籍正在讲书,王越便知此人当是皇甫规。而面对皇甫规约有百十来人,皆落在地,背对着竹林,最后方还有些许空位,皇甫成领着王越行至后方席地而坐。王越亦未说明来意,等其停下讲书再道明不迟。

  而前方皇甫规仿佛未曾看见二人进来,专心于手中书籍,众门生亦是专心听其授课,不受外界影响。

  王越在此听着皇甫规授课,只听得皇甫规道:“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群臣乘舟者也,将军兄弟操揖者也。若能平志毕力,以度元元,所谓福也。如其怠弛,将沦波涛。可不慎乎。”

  “君王是船,百姓是水,臣子是乘客,将军是水手,众人齐心协力才是福,缺一不可。”王越暗道:“皇甫公此言甚妙。梁氏一族结党营私,不顾百姓死活死有余辜,而近日梁氏覆灭,权归宦官,百姓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怕是国家之祸。”

  正在这时,身后脚步声响起,打断众人思索。

  “师傅,大事不好。”只见一男子跑了进来道:“西羌烧当、烧何、当煎、勒姐、先零、沈氐、零吾、滇那八种羌族联合在一起攻击金城,段将军正在金城御敌。”

  众人听后大吃一惊,争相讨论。

  “这段将军是何人?”王越小声嘀咕道。

  身旁学子听到王越所言,对王越道:“段将军乃是段熲段纪明。”

  “昔日辽东破檀石槐的段熲段纪明?”王越:“段将军不是因“诈玺书”一事被免职了吗?”

  “诈玺书致使段将军两年不得出仕。”前方一学子道:“如今两年已过,段将军重新出山任护羌校尉驻守金城。”

  只听得皇甫规道:“西羌人数众多,若其攻破金城,与东羌联合,怕是凉州之祸。”皇甫规走了两圈,道:“今日便讲到这里,大家先回去明日再来。”众学起身行礼,依次沿着竹林小路走出书馆。

  皇甫成领着王越向前走去,行至皇甫规身旁。皇甫规正陷入深思,却是未曾察觉王越二人到来。

  王越与皇甫成对视一眼,皇甫成喊了一声:“父亲。”见皇甫规扭头看来,继续道:“这位壮士乃是辽东燕山王越,前来拜访。”

  王越见皇甫规看向自己,行了一礼道:“辽东王越见过皇甫公,在下师从张奂,我师被免职禁锢途径安定,听闻皇甫公上书仗义直言,本想亲自前来拜访,但戴罪之身恐连累皇甫公,遂遣我前来拜谢皇甫公。”

  “你竟是张将军之徒。”皇甫成惊讶道:“壮士气势不凡,浑身散发凶障之气必是行伍出身,张公弟子确实气度不凡,张公威震北疆真乃我大汉男儿楷模也。”

  “张公如今可在安定?”皇甫规握着王越的手道:“我已和张公神交已久,你可愿带我去见张公?”

  “可是我师傅如今......”王越犹豫道:“若是有小人进献谗言,恐连累皇甫公。”

  “王壮士可是看不起我皇甫规。”皇甫规佯怒道。

  “在下岂敢。”王越惶恐道:“皇甫公误会了。”

  “张公虽受梁冀牵连,但忠君爱国战功赫赫,必会重新受到重用。”皇甫规道:“既然来到安定,我当尽地主之谊。”话毕皇甫规牵着王越的手,命皇甫成设宴,亲自去驿馆请张奂。二人进驿馆,问的驿馆伙计张奂所在房门。

  “师傅。”王越敲了敲张奂房门喊道:“皇甫公亲自来见您来了。”

  王越打开房门,看到王越身旁与自己年岁相近的老者,看其气势,儒雅又不失威仪,知道这就是皇甫规。

  “久闻公之大名。”皇甫规道:“却是没有机会一见,今日终是如愿以偿。”

  “皇甫公客气了。”张奂道:“如今我戴罪之人,不敢登门拜访,恐连累皇甫公,遂命我徒王越代我登门拜访,甚是失礼,还望恕罪。”

  “张公威震北疆,天下英雄皆愿与公相交。”皇甫规道:“些许流言风语,又能如何。”

  两人交谈几句,相见恨晚,皇甫规领张奂一行人至自家书馆,设宴款待,得知张奂收降匈奴乌桓,教导汉人知识促进各族融合发展,更是拍手叫好。

  “我大汉百姓皆靠耕种为生,尚且许多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北方异族放牧为生,岂能坐到部族安定。”皇甫规道:“只靠杀戮只能将其赶走,短期可保边疆稳定确不长久,收其民将其教化,方可保边疆不乱。”

  “只是北方异族皆性格狂野,将其教化非一朝一夕之事。”张奂道:“还需朝中重臣大力支持。”

  “如今宦官五侯掌权,其祸更甚梁冀。”皇甫规道。

  “皇甫公慎言。”张奂低声说道:“若是被其耳目听到,怕是会被其报复。”

  两人哀叹一声,却是无奈。

  “据报西羌八羌一起进攻金城,也不知道段熲能否击退西羌。”皇甫规道。

  “西羌八羌?”张奂道:“西羌种族众多,此次反叛的是哪八羌。”

  “烧当、烧何、当煎、勒姐、先零、沈氐、零吾、滇那八羌。”皇甫规道:“其中以烧何羌为首,烧何羌实力最强,其首领烧何大帅野心勃勃,怕是不好对付。”

  “永和六年(公元141年)东西羌大和。”张奂道:“那时凉并二州死者无数。今若被其攻破金城,恐怕凉州会大乱不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