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秦宫之死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341 2019.07.05 00:30

  说完,二人便前去县衙报案。

  “尚君。”王越想了想,对皇甫成说道:“方才那男子乃是大将军梁冀府上嬖奴,名叫秦宫,大将军伏诛洛阳,不曾想此人经逃到此处。”

  “此人便是秦宫?”皇甫成面色惊讶,梁冀与皇甫规有仇,数次遣人前来加害,幸得皇甫规命大,乡中勇士数次相救,梁冀才未曾得手,那秦宫乃是大将军府上红人,皇甫成虽未见过,却也听说过,此次听得王越说此人便是秦宫,不禁愤愤道:“此人心狠手辣,作恶多端,此番终得报应。”

  “皇甫公竟与梁冀有仇?”王越不禁疑惑道:“皇甫公谦谦君子,坦坦荡荡,为何与其结怨。”

  “本初元年,家父于应试对策中揭露梁冀暴行,奸臣权重,收受贿赂,卖官鬻爵,致使大贼纵横,上下穷虚,为梁冀所恨。”皇甫成握紧拳头,继续说道:“梁贼便加害家父,家父只好辞官归隐,谁知那梁贼还不放过,数次遣杀手前来刺杀。”

  “不曾想还有这等事情。”王越想了想,继续说道:“幸好梁冀已然伏诛,此等贼人祸害忠良,作恶多端,已然伏法。”

  “是啊。”皇甫成继续说道:“梁贼伏诛,家产所得金银无数,天子仁义,得其财产后免除天下百姓半年之税。”

  “天子仁德,奸臣伏诛。”王越听了,笑了笑,继续说道:“大汉中兴有望啊!”

  “哎!”皇甫成听了却并未应声,只是叹息一声。

  “尚君为何叹息?”王越看了甚是疑惑。

  “安睿有所不知。”皇甫成沉了沉声,继续说道:“当今天子乃是十余年前大将军梁冀所立,天子身旁皆是梁冀党羽,却无亲信,只得借宦官之手诛杀梁冀,如今梁冀虽已伏诛,但权却归宦官。”

  “单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五位中常侍因诸杀梁冀有功皆封侯掌权,五侯以梁冀余党为借口而排除异己,家属亲信却身居要职,如今大汉官员皆是婀娜奉承,无才无德之人,鱼肉百姓,欺男霸女随处可见。”皇甫成继续说道:“天子虽免除天下百姓半年税赋,但却杯水车薪,天下百姓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今年又天降大疫,席卷各州,朝堂之上却无人捐粮救灾。”皇甫成想起这些,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家父此次前往泰山平叛,但那叛首叔孙无忌手下之人,皆是穷苦百姓,所求者,存也。若是能够生存,那些人又岂会造反。”

  “这......”王越犹豫道:“难道如今的朝堂之上没有忠义之士了吗?”

  “李膺,杜密皆是天下名士。”皇甫成思索一番,继续说道:“司隶校尉李膺,刚正不阿,尚书令杜密,天下良辅。”

  “李膺可是曾任度辽将军的李元礼。”王越应喝道:“虽未曾谋面,却早有耳闻。”

  “正是,李膺乃太尉李修之孙,颍川望族李氏之人,其人在郡县刚正不阿,严于执法,在边疆身先士卒,抗击鲜卑,在朝堂纠劾奸佞,直言进谏。”皇甫成拱手虚拜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知何时才能见得李公。”

  “额。”王越看着陷入憧憬的皇甫成,却不知该怎样接话才好,只得跟在身旁缓缓前行。

  过了一会儿,皇甫成回过神来,轻笑了一声,转身对王越说道:“安睿见笑了,我等士子皆已被李公接待为荣。”

  “尚君可是欲拜李膺为师?”王越说道:“不如待到皇甫公归来,家中有人照料,便前去拜师。”

  “拜李公为师?”皇甫成想了想,说道:“若是能为李公牵马赶车,便今生无憾了。”

  “啊?”王越甚是吃惊,继续说道:“不曾想尚君竟然如此敬仰李公,弄得我也想前去拜访了,哈哈。”

  “前面便是县衙,我们下马步行吧。”皇甫成说完,二人翻身下马。

  “尚君,不如我在外面牵着马匹,你进去报官。”王越说着,接过皇甫成的缰绳,于路边停歇,而皇甫成应声进了县衙。

  王越想了想那秦宫,暗暗道:“也不知此人为何到了凉州。”

  三天前。

  董卓与段熲分开后,提着俊美公子向府衙而去,那俊美公子便是秦宫,在路上,秦宫渐渐醒来,不断挣扎。

  “你可醒了?”董卓见手中男子在动,便停了下来,翻身下马,对秦宫说道:“公子是哪里人士,为何会被羌人抓走。”

  “在下姓秦......名......名豹,乃是京师百姓,京师遭受天灾,故而前往武威投奔远亲。”秦宫看着眼前满脸横肉,凶气甚重的董卓,战战巍巍的回答道。

  “我乃是此处郡吏董卓。”董卓回答道:“方才你被羌人绑架,我便将你救下,不如我先将你送至府衙,找个大夫治下伤势,再做打算。”

  “多谢官爷救命之恩。”秦宫回答道:“在下一平民百姓身无分文,带的盘缠皆被羌人夺去了,却是治不起病,况且在下只是稍有磕碰,不碍事的,此处离武威不远,就不劳官爷费心了。”

  “既然如此,我便资助你些盘缠。”董卓说完,从身上拿出一些钱,递给秦宫,继续说道:“路上小心行事,莫要再遇了歹人。”话毕,骑马向前而去。但行了几步,董卓翻身下马,放马儿自己回去,自己却转了个弯,悄悄跟在秦宫身后。

  “此人说话吞吞吐吐,连自己名字都说的磕磕巴巴,定然是假名。”董卓看了看秦宫衣着,暗道:“衣着虽有破烂,却皆是上等布料,手指处亦有扳戒勒痕,岂会是寻常的逃难百姓。”想必,便跟着这可疑之人缓缓而行。

  秦宫在前,董卓在后,百日不赶路,夜间秦宫才会赶路,而且避开关口只走小路,不朝武威走,而向安定行去。董卓越发觉得可疑,此人必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梁冀乃是凉州安定人士,在家乡藏有一处资产,而这藏宝图被赏赐给了秦宫,当初梁氏覆灭之时,梁府余孽皆被通缉,秦宫有幸逃得搜捕,东躲西躲,不敢见人,那日却因太过俊美,被误认为是女子,是故两羌人欲掠他献给首领做妾,正好被董卓看到,故而发生了前些事情。

  此时秦宫拿出藏宝图,看了又看,终于到了安定,却不知道身后董卓尾随,董卓见了前人拿出东西看了看,走了走又看了看,便知此物应是地图,悄悄上前打晕秦宫,绑了起来,藏于隐秘之处,夺得地图按着路线寻找起来,待到一山洞中,摸索一番找到暗格按了下去。

  此时异变突生,洞内石墙降下,内部显现,里面却是有数千万钱,些许钱物已生锈,常年放置所致,当是梁冀给自己留的后路,但如今却便宜了董卓。

  那秦宫却是因为天寒地冷,被活活冻死,董卓反身回来,见其已经冻死,随便扔了个地方返回陇西,找些亲信,将财物运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