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张拻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011 2019.08.13 17:05

  陇西百姓在胡闳剥削下纷纷逃离家乡,仅有些许百姓留存,胡闳搜刮粮草后率军前去进攻西羌联军,故而王越在陇西并无所获。

  “若是那凉州刺史郭闳贪墨军粮,武威必有线索。”王越想了想,便不再陇西逗留,策马向北往安定而去。

  洛阳。

  “陛下。”中常侍王甫道:“皇城前跪倒百姓数百人,据臣所知,其皆是凉州人士,为段熲伸冤而来。”

  “陛下。”长乐尚书郑飒进言道:“段熲贪功冒进,证据确凿,此等贱民必是那段熲同党,应将相干人等一齐缉拿归案。”

  “陛下,郑尚书所言不妥。”太常冯绲上前道:“若是段熲,听其坐征,理应各自奔逃,岂会千里迢迢来到洛阳跪在皇城之前,不如命人问清来龙去脉,再作打算。”

  “陛下,太常大人所言不妥......”

  “好了。”天子刘志面有厌烦之色,轻喊一声,殿中臣子混迹官海多年,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老油条,岂会看不出天子心意?遂不再言语,静静听着。

  “贱民跪在皇城前,干扰皇家出行,总归不妥。”天子刘志摸了摸胡子,继续道:“命凉州刺史郭闳前来领人,凉州百姓有扰圣驾,身为凉州刺史理应担责,每个百姓罚其一千钱,以此告诫各州官吏。”

  以往有百姓来洛阳上访亦是如此处置的,天子怕是想的是官吏被罚了俸自会认真负责,却从未想过这些百姓回去是否会遭到报复。

  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为段颎请命的人多了些。

  “陛下。”太常冯绲又想说话,却被天子挥手打住。

  “此事便这么定了,退朝。”说完,天子出殿而去,近些日子宦官又送了些漂亮美姬,天子被梁冀架空权利多年,以往看到的女人都是梁冀亲信,容貌却不敢恭维。如今美姬无数,天子哪里享受过此等待遇,上朝坐在那里只不过走个形式,身子在龙椅之上,心思却早就飞到美人床榻之上了。

  冯绲虽一心为国,却也无能为力,权柄被宦官把持,自己只不过一闲职,只得暗自叹息。

  而另一边,王越行至武威,却看到沿途中逃难百姓甚多,排着长队向东南方向而去。

  王越拦住一老妪问道:“老人家,如今兵荒马乱,大伙不去城里避难,为何向东南而去?”

  “小伙子有所不知。”那老妪回答道:“武威城里怕也不安全了,凉州刺史郭闳命收下转移财产,装满了整整数十辆马车,连他都跑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再不走怕是会被西羌乱军掳去当奴隶呀!”

  “新人护羌校尉胡闳不是率军抵御西羌乱军嘛?”王越不解道:“如今战事未果,若是朝廷胜了,大伙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哎呦小伙子,你可真是天真。”那老妪眉头皱在一起道:“朝廷能赢这话说出去大伙谁信?连凉州刺史都卷着财物走人了,朝廷自己都不信自己能赢,我们信他个鬼啊。”

  “让开!让开!”这时,百姓身后大路上行来十余辆马车,周边有百十来护卫,说话的乃是一文士装扮的男子,拿着马鞭驱赶着百姓。

  王越暗道:“看这些护卫气势,当是军旅中人,只是较段颎账下士卒少了些凶气,怕是只受过训练没见过血,外强中干。”

  百姓们向道路两侧避让,马车向东南方向缓缓行去,车轮碾压在土路上的辙痕甚深。

  “小伙子,看到了没。”那老妪待到马车远去,对王越说道:“这马车里就是郭闳那狗官搜刮的民脂民膏,如今他都打算跑了,我们难道还在这里等死吗?”

  “老人家,你是如何知晓这是那凉州刺史郭闳……”王越小声问道。

  “为首的那人名叫张恢,偌大武威谁都认得他。”老妪愤愤道:“你别看他一副书生打扮,不知道替郭闳干了多少亏心事,人面兽心的垃圾,书都读到钱眼儿里去了。”

  王越听了,暗道:“郭闳既然命此人押送财物,那此人必是郭闳亲信,必然知晓段颎兵败一事的来龙去脉。”想必,拜别那老妪,尾随在车队后面,伺机而动。

  小白白亦是知晓王越之意,在王越身下轻步行进,一声不发。

  行了大概五六十里,到了一岔路口,西方大路烟尘大起,远远马蹄声传来,听着声音,约有数百人。王越策马闪至北侧树林中,远远望去,看到一队羌兵策马赶来。

  车队众人听了,甚是慌张,护卫们随手顺了几个马车上的箱子抱在怀里,四散逃跑。那文士左呼右喊,却喝止不住。有些箱子掉在地上,掉出来的珍贵玉器,晃到了王越的眼睛。

  王越暗道:“郭闳这些年定是没少干亏心事,刺史俸禄两千石,若是攒这十来车奇珍异宝怕是得攒到猴年马月。”

  这一愣神,马车边上的护卫已经跑的一干二净,张恢见没有办法也只好策马奔逃,王越看到连忙尾随其后。

  羌兵见到落在地上的箱子,下马哄抢,也未曾进行追赶。

  张恢行了数里,听身后未曾有喊杀声,心中踏实了些,下马在一颗大树下歇息。

  王越在远处见了,悄悄接近,未曾发出一丝声响,走近看到张恢目视月亮,眼睛里蕴含着几滴泪水,又不停叹息,心想:“难不曾此人是心不由己?不如问个清楚。”

  “你这文士,叫什么名字?”

  张恢听到声音,吓了一跳,顿时拔出配剑看向王越,看清王越并非羌兵装扮,松了一口气,反问道:“问别人之前不应该先介绍下自己吗,你又是何人?”张恢跟随郭闳多年,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轻松的问着话,但是手中的剑越握越紧,未曾有丝毫放松,那颤抖的双手暴露了心中的恐惧。

  王越仿佛没有看到张恢手中的剑,想了想道:“我乃是段将军账下亲兵,你害我家将军坐征,此次特来杀你,为我家将军出一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