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单于庭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2720 2019.06.15 19:22

  只见一妇人从前殿走来,左右脚踩在两脚间的直线上,摇摇晃晃,眼睛画的像刚哭过一样泛红楚楚动人,发髻偏斜在一边。总的来说观其五官却是不错,只是有些太作太妖。此人必是梁冀之妻孙寿。

  看到孙寿的走路姿势,严观想起暗道:“前些日子在酒肆干活,看到大街上的女子皆如此走路,摇摇晃晃腰像是快折了一样,原来他们都是在效仿大将军夫人。”

  孙寿走到床前时,梁冀依然熟睡。

  “来人。”只听孙寿道:“大将军醉酒,你们把大将军扶回房里。说罢,便看到孙寿身后几个婢女扶梁冀向前殿离开。”

  “大将军夫人撞见此事,那男子必是不得好活。”严观想道:“世上那个女人能够忍受此等事。”

  谁知大将军离开后,三人行的婢女翻下身来跪在地上哭着喊道:“夫人饶命,皆是大将军强迫奴婢。”

  “来人。”孙寿喊道:“把这个勾引将军的贱婢拖出去杖毙。”

  两个杂役将婢女拖出,不一会传出声声惨叫。

  这时孙寿一脸贱笑,那笑容就好比牙疼时的遮遮掩掩,道:“秦朗,我听说你手今日伤了,是真的吗?”

  “不碍事的。”秦宫道:“夫人若是想听曲,我可再奏一曲。”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么?”孙寿一脸媚态,拉着秦宫的手将秦宫扑到床上。又是一阵靡靡之音。

  “大将军和大将军夫人竟然荒淫如此?”严观心中已无所思,双目无神,心中愤愤道:“我等边疆将士皆已马革裹尸为荣,而今大将军竟结党营私荒淫无度。”此时严观有愤怒,有无能,又有无奈。

  待到二人完事之后,收拾必,孙寿又请娘家孙氏众人于此赴宴,又是朝中大小官员十数人。严观暗道:“大将军夫妻及其族人朝中高官有百十余人,可谓是权倾朝堂。而又如此荒淫无度,大汉之祸也。”又害怕道:“此等私事,被我等众人看道,我等怕是难活过今日。”

  宴必,众人将府中打理好,收拾杂物,运出将军府。却是并未被杀人灭口。

  “也是,大将军已掌权二十余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权倾朝野,就算他人知道又能如何,谁敢言语。”严观却是想通:“只是今日未能完成将军所托。”

  “严观。”回到酒肆店家道:“我这酒肆专门为大将军府酿酒,极少外卖,亦算是大将军府仆人,一个月前我见你可怜收留与你,然你今日鬼鬼祟祟,若是再留你,怕是为我带来祸事,你且收拾东西离去吧。”

  严观如何解释,那店家都不再理会,严观暗道:“也罢,我且归去见将军,言今日之事。”

  单于庭

  “你这恶人,竟敢出现在单于庭。”听到声音,王越扭头望去,原来说话的人是祏艾居次。王越却不理她,转身入帐。“竟敢不理我。”祏艾跺跺脚,转头叫了十来个匈奴勇士,眼球一转道:“那帐子里的人欺负我,你们几个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居次。”一个匈奴勇士回答道:“那帐子里的人是汉人,是北中郎将的使者。”

  “若是我等起了冲突,怕是单于会怪罪。”另一匈奴勇士道。

  “那你们就向他挑战比武。”祏艾道:“难道你们不想和汉人比比武艺?”

  匈奴勇士不再言语,南匈奴人虽然附汉,然其身高马大,对相对矮小的汉人甚是不服,马上民族服从强者而欺负弱者乃是天性。众人相视一眼,便向营帐走去。

  祏艾掀开营帐,对王越道:“喂,汉人,你叫什么名字?”

  王越望了望她,暗道:“此女虽然有些刁蛮,心地确不坏。”遂回答道:“在下王越。”

  “王越。”祏艾点了点头,道:“我听说北中郎将打算教导我匈奴人,是也不是。”

  “没错。”王越点了点头。

  “我匈奴人崇拜强者。”祏艾道:“看到我身后的勇士了吗,如果你打赢他们,我匈奴勇士自然会愿意随你去。”

  祏艾转了个身,继续道:“若是你打不赢他们,怕是没人愿意随你去。你汉人不如我们,我们为何要去受你等教导。”

  王越也是懂了她的意思:“也好,那我们便出去切磋切磋。”说着,带头走向帐外。

  “装什么深沉。”祏艾做了个鬼脸:“一会有你好看。”声音虽小,却是被王越听了个清楚。王越摇了摇头:“年轻真好。”

  “你刚刚在说甚么?”祏艾快步走上前来对王越说道:“喂,问你话呢!”

  “在下刚刚并未言语。”王越道。

  “你骗人,我明明都听到了。”声音太小祏艾却是没听清楚。

  “既让你听到了,为何还要问我说了什么。”王越说道:“既然你问了,就说明没听到我说什么。”

  “你,你,你。”祏艾说不过王越甚是气恼,跺了跺脚,向身后匈奴勇士说道:“一会给我好好教训他。”转了转眼睛,又道:“毕竟是父亲客人,还是不要伤了他,揍他一顿就好。”

  部落内知道有热闹看,争相围了过来。切磋之事乃是匈奴提出,王越却是先行站位反客为主。众人围了个圈子,王越站在圈子中间,气势一起,对面匈奴勇士觉得一阵凶嗜般的压迫扑面而来,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相视一看,慎重了几分,祏艾被他们护在后面,再加上王越并未看她,并未收到那股凶气影响。

  “你们后退做什么。”祏艾道:“加油,上去揍他。”

  “不必了。”王越道:“让他们一起上吧。”

  匈奴人皆有野性,这汉人竟然敢如此装比,小瞧我们。“你竟敢瞧不起我匈奴勇士,如此挑衅。”祏艾道。

  周围匈奴人也都脸色不悦。

  这是一名匈奴勇士甚是不服,左手抓向王越右手,右臂朝王越下巴从右向左发起一记肘击,被王越躲过后又从左向右击回,又被王越躲过,王越右手挣脱,双方散开。

  这一交手,双反心中已有计较。观匈奴勇士左手力道,出肘速度甚是过人。而王越则是游刃有余。双方又过了几招,王越却是不用全力,越是如此匈奴勇士越是愤怒,勇士的尊严不允许自己被人戏耍。

  汉人交手相互留有余地,不伤对方面子。而匈奴人交手崇拜强者,正大光明干上两拳,无论输赢都是对对方的尊重。

  王越之前在军营与汉族士兵互相切磋都留有余地,如今观周围匈奴人的面色,亦是知道自己着相了。于是行了一礼,认真起来。

  对方见王越如此,之前的不悦也是忘得干净。

  只见王越向匈奴勇士冲去,速度极快,快靠近时右腿抬起,击向匈奴勇士胸部,左手压其右肩,右手向上蓄力,向下一记肘击攻向匈奴勇士头部,那匈奴勇士躲闪不及,被击倒在地。

  王越虽然认真起来,却只是不再让着对方,并非用尽全力,否则刚那一击定会打死对面。

  后面几人依次上前挑战全都被王越打败。众人输的服服气气,狂野汉子输得起赢得起。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呢?”祏艾说道:“不过你肯定打不过我兄长,我兄长羌渠乃是匈奴第一勇士,无人能敌,曾经打死过老虎呢。”祏艾拽着王越:“跟我去找我兄长,他已经回到族里了。”

  “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单于庭中有人比武自然有人报到居车儿处,说话的正式居车儿,身旁站着一位高大的勇士,正式羌渠。

  祏艾看到父亲来了,甚是害怕,连忙躲到羌渠身后。

  “这位壮士。”居车儿道:“这位即是我儿羌渠,待到各族之人抵达,便由我儿羌渠率人前去见北中郎将。”

  “在下王越,见过左谷蠡王。”王越对比自己大几岁的羌渠行了一礼道。

  “这位勇士不必客气。”羌渠说道:“刚刚看到你与人比武,我也是有些手痒,可愿陪我练练。”

  “我兄长定能赢你。”祏艾转了转眼睛,又道:“哥,你可别打死他,毕竟是北中郎将的使者。”

举报

作者感言

友善的花生

友善的花生

写了三四天了,每天两章,我会坚持写下去的,我可能写的不好,但是每一章都是情节,不会有哪章是凑字数的流水账,希望有人能够支持我,只要有人看,我就有写下去的动力,加油

2019-06-15 19: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