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藏铭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赤阬之战

藏铭剑 友善的花生 3175 2019.06.14 08:11

  幽州,辽东郡。

  天色渐阴,乌云罩地,空中飘着淡淡的水汽,鲜卑军队即将到达汉军边界。

  檀石槐望着眼前的小山坡,“两年以前就是在这儿,被段疯子打的丢盔弃甲。”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杨树林,“就是这片树林,段疯子突然出现射杀我鲜卑无数勇士。”

  两年前,檀石槐率军劫掠云中郡,被度辽将军李膺击退,转道进攻辽东郡,却遇到了一个疯子——段熲。

  那时檀石槐率军长途跋涉抵达辽东,不等自己整顿士卒,段熲不借守城之力,反而率军前来与我马上民族野战,人狠话不多上来就砍。檀石槐是长途跋涉知足疲惫,段熲所领汉军亦是未曾歇息。砍杀一阵互有伤亡,遂收兵整顿,接下来接连几日交战互有胜负,双方僵持不下。

  恰逢朝廷有圣旨到招段熲收兵,檀石槐引兵追赶不料遭到埋伏,原来是段熲假传圣旨引诱檀石槐上当。那次战斗鲜卑险些全军覆没,族中勇士拼死保护檀石槐逃走。

  “哈!哈!哈!”檀石槐大笑道:“想起这事就爽,段疯子以命搏命的打法差点打得我全军覆没,汉朝廷不但没有嘉奖,反而给他安上了个假传圣旨的罪名,两年,老子又卷土还从来了,你个疯狗却被罢了官。”

  “唾!”檀石槐向地上吐了口唾沫,“爽!”

  “这天气怕是要下雨,离汉地还有些路程,安营扎寨准备休息。”檀石槐下令,暗道:“不知道赤阬那边怎么样了,我军兵分两路,一路与攻辽东,一路与休屠各部联合进攻赤阬。”

  想了想探来的情报,暗想道:“北中郎将张奂也不好对付,就让休屠各去吸引兵力去。我鲜卑兵分两路,其定然料想不到。”

  曼柏,汉军营。

  “报!启禀将军,敌军驻扎在赤阬,人数众多。”

  “将军,叛军势大,我等不如固守以待援兵。”帐下从事严观道,严观,字建师。

  “诸将莫慌,我早已想好破敌之计,严观,前日命你之事可曾办妥。”说话的是使匈奴中郎将张奂,张奂,字然明,凉州名将。

  “启禀将军,前日将军吩咐派农夫扮做士卒守城已做疑兵,观已办妥。”

  “既然如此,甚好,来人,请匈奴左谷蠡王羌渠。”

  帐外进来一位匈奴少年,身长八尺,虎背熊腰。来者便是羌渠,南匈奴单于栾提居车儿幼子,受封左谷蠡王。

  “见过诸位将军,张公,三年不见可好。”羌渠躬身道。

  原来三年前匈奴反叛,被张奂击败,匈奴惧张奂之威已久。

  “才过了几年,你父又率部下反抗朝廷,你等是何居心。”张奂一拍桌子,怒喝道。

  羌渠暗道:“汉军人多势大,我父一向偏向汉室,又与鲜卑不和,异族联军必不能长久。”连忙告罪道:“张公,这是误会,皆是休屠各部勾结鲜卑诱骗我父,我父亦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且问你,此次我探子探得叛军内鲜卑士兵极少,是也不是?”张奂见羌渠对答如流若有所思。

  “竟有此事?”嘴上说着,羌渠心里却在想:“汉军消息如此灵通,绝不可敌。”

  “鲜卑数十年不断扩张,土地人口最多却出兵最少,又不见鲜卑首领檀石槐,其心可测。”张奂见其目光闪烁,再加一把火,道:“檀石槐欲使匈奴与大汉消耗实力,其好坐收渔翁之利。”说罢,一个眼神扫向严宽。严宽深知其意,悄无声息的退出营帐,羌渠未曾发觉。此时张奂与羌渠谈经论典,账内弟子争相发言。

  “报!启禀将军,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有使......”

  “住口!”张奂看了一眼羌渠,喝道:“逆贼使者,给我拖出去,斩。”

  “喏!”

  “且住,待我亲自去。”张奂对羌渠说道:“左谷蠡王且稍等片刻,我去去便来。”说罢出账而去,严宽则陪羌渠闲聊。

  羌渠暗自生疑:“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皆是部族首领,族内威望甚高,部落实力强劲,三年前起兵反汉的是他们,投降张奂的也是他们。”羌渠又想到:“三年前,薁鞬所部与他们一同反汉,薁鞬死而且渠伯德吞并其众,老奸巨猾之辈不可不防。”

  一个时辰后,张奂归来,道:“左谷蠡王久等了,刚被些许杂事耽搁。”

  “张公客气,我父实不愿反汉,若是汉军攻击乌桓鲜卑,我父必鼎力相助。”羌渠道。

  “实不相瞒,乌桓亦已归降大汉,鲜卑狼子野心,尽人皆知。”张奂笑道:“左谷蠡王不如率部攻击休屠各部,事成降者可由你来统领。我必禀明圣上为你邀功。”

  “既然如此,我代父亲谢过张公。”羌渠高兴道。

  “非是如此。”张奂摇摇头道:“若平休屠各,你羌渠统领其众,待单于老去,我将禀明圣上立你为单于。”

  东汉时期南匈奴汉化附汉,汉天子可立匈奴单于,羌渠为匈奴单于栾提居车儿幼子,栾提居车儿死后理应长子——时任左贤王的屠特继位。

  “竟然如此!”羌渠大喜道:“若如此,我必为张公所驱。”说罢,告辞归去。

  “将军。”严观不解道:“乌桓未曾归降,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也未曾派遣使者,我军人数不多,被其发现可如何是好。”

  “乌桓实力最弱,墙头草而已。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垂垂老矣甚是惜命,不足为虑。休屠各部落一灭其等必然归降。”张奂向帐中弟子解释道:“羌渠年少轻狂,有野心,然其却是幼子威望不足,此等天赐良机其岂会不紧紧把握。”

  “若是羌渠成为匈奴单于,岂不为我大汉另一心头之患。”严观问道。

  “羌渠年幼,纵使立为单于匈奴各位未必会服,而且鲜卑势大,数百年前匈奴奴役鲜卑族人,其间怨恨甚深不可化解,今日匈奴想要生存必须依靠大汉,我欲扶持羌渠制衡鲜卑檀石槐。”张奂道:“羌渠能力高过其父,姑且看之。”又对严观道:“你携我书信去乌桓大营,见丘力居,说其出兵攻鲜卑,乌桓故地被鲜卑所占,其必心有不忿。”

  “你此去身负重任,多加小心。”张奂道:“此件事成,当记你一大功。”

  “若说得丘力居,何日进军?”严观问道。

  “鲜卑首领檀石槐不知去向,其必在某处坐收渔利,来犯鲜卑贼子不知何人统领,兵马不多,又加远道而来人困马乏。自是,越快越好。”张奂道:“若乌桓攻鲜卑,我可助其收复失地。”

  严观领命而出。

  羌渠见其父陈其厉害,单于居车儿一向心向汉室,为其所动。

  “传我令宴请诸部首领,有要事相商。”居车儿令道。

  鲜卑王庭,角斗场。

  “哎,又死了,这只老虎又被那个野人打死了,槐头叔叔抓来的老虎也太不抗揍了。不过还好,我压的是野人赢”和连王子转头问道:“这次又赢了多少?”

  身边仆从回答道:“小王子,各部首领都没下多少注,无人下注如何能赢。”

  “哎,没想到当初杀狼的小孩儿,这几年越来越厉害了,如此凶猛的老虎都能一拳打死。”说话的正是丘敦余,檀石槐上位后便将其囚禁在王庭。“不过还好,你再厉害也只能在笼子里,像野兽一般,难不成还能找我寻仇不成。”

  “丘敦伯伯。”和连出现在他的身旁,道:“你为什么没有下注啊。”

  “还用问吗,这些年只敢输不敢赢,哪有这么多财物。”丘敦余心中想着嘴上却说:“小王子,我离开部落许久身上早就没了财物,不如先欠着,等到我部掠来奴隶给你送来一个小女孩来玩。”

  “那我们可就说好了”和连王子道;“你快写好书信我让爹爹派人带至你部。另外让他们给你再送些财物来。”

  丘敦余心想道:“我已离部七八年了,亲自去了都不见得有人听令,一封书信又有何用,哎。”

  夜晚,匈奴营,匈奴各部首领仅有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带护卫赴宴,其余诸部首领迟迟未至。

  “父亲,各部首领在我部必有探子,怕是走漏了消息。”羌渠向居车儿进言道:“若是知晓我等计划,休屠各部必率兵来攻,如今不见其兵,其必迟疑不定。其余诸部皆隔岸观火坐看成败。”羌渠道。

  “嗯,不如我部先下手为强。”居车儿暗道。

  只见西北方向火光大起,俨然是鲜卑营帐处。

  “报!乌桓人率军攻破鲜卑营帐。”传令兵报。

  左奠千台耆与且渠伯德相视一眼,心中已有计划。

  “二位首领,我已与汉北中郎将张奂有所约定,此次特请二位商议出兵之事。”居车儿道。

  “不瞒单于,我等向汉之心久已,此次皆休屠各部欺诱我等。”且渠伯德心想:“我已垂垂老矣,过几年安生日子就好,谁强站谁边,如今鲜卑以破,乌桓降汉,此战结局已定”又想到:“张奂仁慈,善待降众,上次归降不仅不伤我分毫,还仍令我统领部族,若是日后张公问起,推到休屠各头上去,反正死无对证。”

  “单于,今鲜卑已破,恐其余诸部有所防范,不如趁夜起兵。”左奠千台耆道。

  “如此甚好,二位且回营召集兵马,助汉军平叛。”谁心里都清楚,平叛是假,吞并他人部落是真。

  “报!将军,敌军已乱,四处火起。”传令兵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