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异国情缘 转世爱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三角志

转世爱情 小猪寅格 2516 2020.02.10 07:52

  “那你是可以结婚的那种喇嘛吗?”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刚问出口。沈琼清就有种说不清的恐惧感。他这是在害怕听到一个他不愿意听到的答案吗?

  肖桐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了,沈琼清这个问题,真是可笑幼稚到极点。

  丹增给自己的杯子斟了满的茶水,他闻着扑鼻清香的茶香,轻抿一口,入口浅浅的苦涩,尔后悠悠一丝清甜从喉中溢出,只觉气舒神怡,心净神清,浮躁和张扬会一点点地抽走,恬静和安逸一缕缕地流出。

  “‘当一个男子和心爱的女子拥抱,不知哪里是里,那里是外?那么,当他和玄妙的智慧拥抱,也不知哪里是里,哪里是外?’这是《奥义书》书里的一句话,如果你对喇嘛感兴趣,不如自己去研究一下。”《奥义书》里的内容,一般情况下,丹增是不会对外人说起只字。今天他竟突破天惊地说了一段。

  肖桐刚听完丹增的话,表情严肃,她虔诚地向丹增行了个拜礼。

  沈琼清听了一头雾水,也不明白为什么肖桐突然间会对丹增行礼。沈琼清第一次试到,无知是多么无奈的事。

  “好了。琼清,你跟小朱刚刚怎么会这样?”肖桐出言阻止了沈琼清。

  沈琼清这才想起,他那件有点小贵的外套,粘满了不少的蛋液,看来又要送干洗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过去的时候,朱玲跟小宏被一大圈的大妈围在里面。听她们嘴里不停说着什么‘肖博士’‘害死年轻的男孩’那些话。我想,朱玲只不过只是一位替身而已。她们想针对的只是你。”沈琼清的分析一钟见血。三位同是高智商人士,对这次网络事件,他们面上各露出不一样的神态。

  “你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接了什么比较棘手的案件吗?”心理咨询师看似是一位体面的工作。其实它也是一份高危的工作,很多接受心理治疗的病人,有不少是高智商或者个性偏执狂。在治疗期间会出现很多的突发状况,被病人残忍地杀害的心理咨询师不在少数。所以沈琼清有这样的担心也是情理之中。

  丹增轻抿了一口茶,那双高深沉稳的眼睛,别有深意地看了沈琼清一眼。

  “琼清,你的博士论文过了吗?”肖桐没有正面回答沈琼清,反而抛出一个问题给他。

  “我的交了啊!蒋导已经给我过了。”沈琼清不明所以,直接回答了肖桐。

  “我的还没通过呢?”肖桐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沈琼清。

  丹增再给自己添茶,茶汤色黄明亮,茶性怡淡,纯净至极。他目光柔和仿佛不曾在意俩人的交谈。

  “你···你的还没通?”沈琼清一脸惊讶。相对专业与实践的经验,肖桐绝对在沈琼清之上。沈琼清能过,那肖桐更是百分百能过了。而且跟沈琼清有联系的同学,他们都通过了。

  沈琼清瞳孔一睁,眉头一皱,满脸的不敢相信地看着肖桐。肖桐回报给沈琼清是一个坚定的目光····

  清洗过后的朱玲,身穿牛仔裤配红色卫衣,她双颊通红,唇色粉红艳而不俗。被砸到的眼角处,颜色深红,像一朵娇艳的玫瑰,半干半湿的乌黑的头发,似是有意地遮住眼角红肿处。她略为拘束地来到了大厅。

  丹增跟沈琼清几乎同时看向朱玲,朱玲脸一热,内心竟有点忐忑不安。

  “过来坐吧!”不等肖桐这位主人发话,丹增便反客为主,主动叫朱玲过来坐。

  肖桐心里大惊,向来性情冷淡的师傅,很少会主动跟人交好。他那双一直毫无波澜的眼睛,在见到朱玲那一刻,肖桐分明在他眼睛看到一种不同往日的悸动在他眼底涌动着,难道慕情所说的真有其事?

  沈琼清完全没想到,这个喇嘛竟然有这么一手,一时心里大大不爽。

  “对,小朱快来坐吧!”事事通透的肖桐自然看清一切,笑呵呵地叫朱玲过来坐。

  朱玲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她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走出来了。朱玲只好给自己打了打气,来到肖桐身边,看看沈琼清跟丹增身边的空位,最后还是选择坐在肖桐的身边。

  朱玲刚一坐下。丹增便递上一杯冒着几丝烟缕的清茶,放在朱玲面前。朱玲双手合十向丹增说了一句:“谢谢,师傅。”

  沈琼清听到朱玲说的那个“师傅”,心里不免得意一番,看来俩人的关系并不像自己想像中那么熟。

  “昨晚睡得还好吗?”丹增突然间问道。

  朱玲双手合十的动作都还没放下,她左看肖桐右看沈琼清一眼,俩人都会回报她一个迷惑的眼神。朱玲硬着头皮看着丹增那平静还有高原红的脸说:“您是在问我吗?”

  丹增坐姿端正,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

  朱玲一头懵,不是应该问刚刚发现的事吗?怎么问起昨晚睡觉···脑海里一下浮现了,昨晚两人发信息的聊天记录。朱玲脸瞬间像茄子般发紫,众人目光齐聚在她的身上,她憋红着脸,伸手拿起茶杯,颤抖的手差点打撒了茶水,她边喝着茶,目光有意避开所有人,点点头回应了丹增。

  为什么不是拿个碗来喝茶呢?朱玲在心里苦叫着。如果是一个碗的话,最少她还能挡一下脸呢。

  沈琼清被丹增的话彻底惊吓到了,然而朱玲还回应了他。这是只能说明,他们昨晚必定是有联系过的。没有人注意到沈琼清桌底的双手握拳越来越紧。

  “肖老师,小宏让我来抱吧!你也累了。”朱玲头脑快速一转,想借此化解目前的尴尬。

  丹增今天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常行为,刷新了肖桐对丹增的认识,事态的发展可能比慕情所说的要严重多了。

  “不用了,小宏刚刚睡着了。我抱着就好。”肖桐突然有种感觉,以后她要怎么对待朱玲?这是个很迫切的问题。

  “嗯!小宏睡着了。我先抱他回房睡,你们先聊。”肖桐在朱玲的乞求的目光里,只能报以无可奈何的苦笑,这个场面,不是她能掌控的。

  “这茶还挺好喝的。呵呵···”从不喝茶的朱玲,在沈琼清愤怒的目光,丹增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里硬生重地喝了好几杯的苦茶。

  茶到底是不是真的好喝,朱玲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给她一碗苦药,她都能脸不红气不喘地一口喝完。只要能让她逃离这尴尬恐怖的场面。

  从朱玲出现在现在,沈琼清胸口就堆积着一口气,他实在忍不住开口想问朱玲,却被丹增抢了个先。

  “这是冰岛老寨古树的普洱茶。喜欢就多喝点。”这个“可以喝的古董”在丹增嘴里说出就是市面上十元三斤的茶叶一样。

  沈琼清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些东西,他家里可以拿来当水喝好吗?

  “哦!好吧。”朱玲那里懂得什么冰岛古树,茶不就是拿来喝的吗?她拿起一杯又是一口到底。实在难以想像,如果让她知道,她这一口下去可能就是她半年的工资,她会怎样反应?

  沈琼清抓住机会刚开口想问朱玲感觉怎么,可还没说出口,却听到了朱玲说:“那个,我去厨房帮下李姨的忙,你们先聊。”

  看到朱玲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沈琼清算是体会到什么叫有苦说不出。这一整天,他们都当自己是透明人了吗?沈琼清抬头看着丹增,丹增依然带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