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神话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你的罗刹骨呢?

诸天神话归来 姿然 2019 2020.06.30 13:55

  为了验证他的猜测,江离可是付出了一件九品奖励。

  尤其是金浆酒的效用,对他的修行帮助极大。

  倒不是江离不想先进入倒拔垂杨柳(普)之后再进行实验。

  问题是金浆酒在上一幕斗酒的场景下出现,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增长好感度的效用,而且江离也把不清下一个世界是否有可以献酒的机会,他总不能在鲁智深别的剧情下,甩出一杯金浆酒,还指望好感度提升吧。

  开启新世界未知太多,这本就是一场豪赌。

  看样子,江离是赌输了,这个副本内的一切都被重置了,至于为什么提升了一个难度。。。

  平复了一下心态,江离一边应付着这些泼皮,一边查看这次的任务。

  “倒拔垂杨柳(普)通关条件,鲁智深倒拔垂杨柳。

  正线任务,击杀鸦精(八品奖励)。

  反线任务,击杀鲁智深(七品奖励)。

  注,反线任务有可能会导致通关任务失败。”

  是这样吗。

  江离舒了一口气,倩女幽魂可以开改编的世界,其难度自然比原版要强。

  而倒拔垂杨柳的世界想要提升难度,就只能根据原有的东西进行加强。

  上一次是柳树,居然有了智慧,可以用法术影响泼皮们。

  这一次,就是那聒噪的老鸦了。

  乌鸦,在古代古典小说中,也是很容易成精的,也许和乌鸦的智商很高有关系吧,又或许是因为被赋予了代表厄运的象征意味。

  总之,无论是象征着太阳的三足金乌,还是封神中罗宣万鸦阵的组成部分火鸦,都是著名的精怪。

  而且在原著中,一众泼皮听到鸦叫之后,都直呼赤口上天,白舌入地,所谓赤口白舌,指的是口舌之争的意思,泼皮们说赤口上天,白舌入地,是希望不要因为鸦叫,而起了口舌之争,故而让赤口白舌上天入地,类似于通过骂街骂退妖鬼的感觉。

  这也算是一种迷信了,从这种迷信中衍生出精怪,也算合理。

  而张三李四的任务消失了,这应该代表着这个难度下,泼皮们不会被影响,是和鲁智深一个阵营的,或者说,这个难度下的柳树没有成精吗?

  倒也是,若是同时出现树精鸦精,那难度就拔得过高了。

  既然泼皮不会干扰拔树,江离就没有用出罗刹骨,万一李四一会还能帮鲁智深一把呢?

  没有罗刹骨,这些泼皮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江离自然乐意奉陪,毕竟有过一次经验了,没有树精加的buff,这些泼皮都是一击即溃的家伙,而张三的奇招他也有了防备。

  可就在此时,鲁智深居然慢悠悠的出来了。

  “且慢打!”

  那些泼皮昨日才被鲁智深收拾过,知道鲁智深本事不低,也就依言停下了攻势。

  江离则眨巴着眼睛,盯着鲁智深,这次你出来的,比上次可早多了啊。

  而且李四也没有因为罗刹骨入体惊声尖叫,按理来说,鲁智深根本不该察觉到这里的动静的啊。

  无论如何,这一架打不起来了。

  鲁智深在得知了一众泼皮是来给他赔礼道歉之后,也是哈哈大笑:“直娘贼,你们这些泼皮倒是有些眼色,晓得孝敬。

  放心,我和那大相国寺内的僧人不同,这里的田地既是你们的祖居,那我就不会赶你们。

  只是日后却得安生一些。”

  一旁的种地道人面色一苦,却又没办法反驳这个大和尚。

  一众泼皮闻言大喜,簇拥着鲁智深,要到那廊居下饮酒。

  出乎意料的是,鲁智深居然邀请了江离一起。

  这让还在想借口的江离有些愕然。

  不过毕竟是鲁达,只要看得顺眼了,那就是为他杀人都成,何况是一同饮酒?

  一同坐下,还是鲁达居中。

  一众泼皮纷纷敬酒,江离在上个难度已经喝了不少,不敢再喝,只是静坐无言,独自微抿。

  出乎意料,鲁智深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未有斥责他酒品不好。

  虽然说起来,酒品最不好的人,该是他自己才对。

  酒过三巡,又传来了熟悉的老鸦叫。

  这时候,一众泼皮皆是扣齿大呼:“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鲁智深皱眉道:“直娘贼,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鸟乱,这鸦叫之声,已然够心烦了,你们还来添乱。”

  众人道:“师父有所不知,老鸦叫,则不祥,怕有口舌之争,我们也是讨个彩头。”

  鲁智深冷哼一声:“哪里取得这话。”

  却是对这老鸦引发口舌之争,不屑一顾,显然不信小小的老鸦,能有这般本事。

  江离却是摇头,众泼皮这次直接点明了老鸦叫会引发口舌之争,在加上古书的任务,这里的老鸦,必然已成精怪,恐怕还真有些招祸的本事。

  不多时,老鸦叫愈发聒噪,一众泼皮趁着酒兴,居然真的起了口角之争,闹得酒席难安。

  看这样子,就算这次难度下那柳树还有惑神的本事,也惑不到人了,因为他们自己就打起来了。

  想要指望泼皮帮忙,是不可能了。

  鲁智深终于忍不住了,一拳砸碎酒坛:“该死的老鸦,坏了爷爷的酒兴。

  今天我就拆了它的鸟巢。”

  一旁的种树道人忙道:“那老鸦巢,在墙角边绿杨树上,是新进建的,每日只聒到晚。

  若想要拆巢,却要寻得梯子来。”

  鲁智深快步走到墙角,打量了一番,摇头道:“不用梯子,我拔了这颗绿杨树就是。”

  江离再次为绿杨默哀,明明每次都是老鸦的锅,却要让人家绿杨被连根拔起,罪过啊。

  鲁智深再次摆了架势,可就在他要拔柳树的时候,树冠之中,飞出来一只羽毛上染着点点赤光的老鸦。

  老鸦直冲鲁智深,张口一吐,居然吐出了火焰。

  “火鸦!”

  江离惊呼,但这只火鸦显然和罗宣万鸦阵中的火鸦比不了,应该只有了一丝本事,火焰只是烫的鲁智深难以拔树,却没有造成多大伤害。

  鲁智深啐了一口,转身望向江离,大声问道:“你的罗刹骨呢?”

  江离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鲁智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