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参军

仕家女将 月遂 2050 2019.10.07 22:38

  夏筠钰虎口一震往后退了几步,长枪插地,纵身跃起,腰间的噬骨疼痛传来,她面色苍白,咬了咬嘴唇,全力扑去。崔朗看出来夏筠钰的异样,只得招招避开。

  崔世恒看着那红色身影,这是不要命的打法,她真的就这么想死在战场上吗?想起来什么,崔世恒面色一僵,从旁抡起枪,跃入场内,枪一挑,挑开了二人,崔朗和夏筠钰俱是往后一退。

  “女子入军营者斩,这是铁律,就算赢了我也答应不了你的请求”,崔世恒轻声对夏筠钰面无表情地说道。他接到上面的指令,是将夏筠钰四护送到雍城。她们四个人会在三天之后和姚平城幸存下来的百姓送至涌城。

  夏筠钰面色苍白,目光冷冽如雪,握了握手中的枪,没有说任何话。夏筠玥三人看着在武场内独自站着的夏筠钰,面脸悲伤,红着眼,陪着那抹红色立于这风雪之间。

  四周的人群听不清大将军说了啥,只知道居然有一个这个小子的武功居然这么好。

  崔朗随着崔世恒的身后,远远转身看着这四人,看着场中那人一动不动的立着,她应该也是走投无路了吧,她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她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去谋划。

  崔朗转身离去,进了营帐,一会营帐外飞出几个信鸽,崔朗将信放在灰隼的爪子上,摸了下它的羽毛,将它放走,灰隼瞬间也消失在了天际。

  写完信,崔朗进了主营帐,对着上首的崔世恒跪下,抱拳说道:“父亲,我想让夏筠钰编入天煞营”。崔世恒手中的笔一停,抬起头来说道:“为什么,去雍城最起码会活下去,也许活到一百岁,也许活到荣华富贵的时候”。

  崔朗眉一皱,“不答应她,也许她立刻就会死去”,他从醒来,总会有意无意碰到她,她的眼中只有一片死气沉沉,毫无光彩,感觉她像活在世间的一具傀儡,只有他提出比试时,她眼中才有一丝光芒。

  “去将夏筠钰四人带来”崔世恒对亲卫说道,却未叫崔朗起身。等夏筠钰四人进来,看着跪在下首的崔朗俱是一愣。反应过来,同样跪下向上首的崔世恒行礼。

  崔世恒冷眼看着这一切,受了礼,望着夏筠玥等人的目光说道,“你们即使在京都也听说过黑甲骑兵、狼骑吧”。夏筠钰一愣,狼骑就是黑甲骑兵,突厥的王者之师,永远在突厥最后一站才会出现,而黑甲出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人言:黑甲出,血三年不净,草三年不生。

  “我们也有一支骑兵,叫天煞,是为了对抗黑甲而生,你们可愿参加?”闻言四人皆是一愣,夏筠钰握了握手,说道“我愿意”,夏筠玥随声而和,何怀玉和陶娇也是点头,她们别无选择。

  “并不是你们同意就会进去,三周之后,我会亲自考核,通过了可入,没通过直接军法处置了”。

  四人闻言一凛。拜了谢退出,何怀玉朝崔朗连说感谢,崔朗摆了摆手,却看向夏筠钰,夏筠钰灰暗的目光迎来,朝崔朗点了点头便转身就走了。

  “少将军人真好,还帮我们求情”,入了帐,何怀玉兴奋地说道。夏筠钰看着一脸微笑的何怀玉和陶娇,面色一白,质疑地问道“你们不会压根就不知道黑甲骑兵吧?”。“不就是骑兵吗?我们四个都会骑马呀,不是正好”陶娇红着脸,睁着大眼睛说道。

  夏筠玥闻言脸色也是一白,“黑甲骑兵是突厥最厉害的骑兵,因全身着黑色盔甲出名。黑甲骑兵之所以能作为突厥的底牌,是因为他们残酷的打法,如一匹匹凶恶的狼,所以也叫狼骑。他们去过的地方,无论老人还是小孩,皆丧其手,更不管敌人了,至今为止,他们一场都没败过”。

  何怀玉和陶娇闻言脸色刷地变苍白,何怀玉弱弱地说道“我们长平年初不是赢了吗?”。

  夏筠玥嘴一紧,叹气地说道:“那一次,陛下御驾亲征,士气大振,最后我方死伤近三十万人,而突厥汗国不想黑甲骑兵因消怠而净,主动召回黑甲骑兵,和陛下签订停战协定”。

  其实突厥当时国内也是动荡,突厥可汗急于召回黑甲平定内乱,所以才有了停战协定,陛下为答谢突厥可汗的赤诚之心,允其通商,免盐税三年,其实真正说来,那场战争赢的并不光彩,夏筠玥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何怀玉和陶娇才开始慌了起来,“我看你和钰儿都同意了,我们也就同意了”,陶娇掉下来一颗眼泪。夏筠玥叹了一口气,拉过陶娇,给她擦干眼泪,安慰到“既然都决定了,我们就一起上,死在战场上也不妄父母的教诲,不妄来人世一遭,总比死在红帐内强个百倍,立了功,也许弟弟们还能得到特赦”。闻言,陶娇才止住了眼泪。

  夏筠钰看着眼前一切却出了营帐,这一切哪有姐姐说的那么轻松,只是对陶娇的安慰罢了。可是在她看来,她宁愿陶娇和怀玉现在就能面对事实比较好。

  到了第二天,崔世恒的亲兵过来给四人扔了几件军服。夏筠玥出营接过衣服道了谢,回来却见夏筠钰正拿着一把匕首将自己的头发齐肩割断,她急了眼赶紧向前阻拦,到了跟前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从震惊和悲痛的出来,夏筠玥拿起夏筠钰手中的匕首,温柔地说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呢,这个割着多疼”,眼泪在眼眶中打了一个转又被忍了下去。

  夏筠钰举了举手中长长的一截乌黑断发扯着嘴角嘶哑地说道:“你看,也不是什么难处”,夏筠玥笑了笑,也顺手解开了自己头上的头发,“既然钰儿都说不是什么难事了,姐姐也来做一做”。

  晚上有人领换了装的四人去兵营,崔朗看着前来的四个人一愣,只见过来的四个人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毫不扭捏地走来。四人从崔朗身前走过,崔朗望着夏筠钰耳后束着的短发,眼光一寒,心中的怜惜涌上心头。

  第二天天还灰蒙蒙,拉练声起,士兵们从大通铺上一跃而起,利落地穿上衣服。夏筠钰四人很少穿男装,根本就来不及穿整齐,胡乱一绑就出了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