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噩梦

仕家女将 月遂 2056 2019.10.14 23:23

  段忠义闻言却是寒意入体。长鸳朝天空扔了一个球,瞬间火花在空中绽放,如妖冶的牡丹。

  哈力旦见此冷眼一眯,挥了手,周围的士兵潮水般相六人扑去。哈力旦则抱着苏儿退出包围圈,冷眼看着下面这一切。

  四人很快支持不住,长鸳抱着三皇子根本无法发挥,但是他们必须支撑半柱香时间。

  哈力旦看着包围圈里的几人将包围圈一层层撕破,眼中的寒风刺骨,苏儿目及打了一个冷颤。

  哈力旦大手一挥,包围的人瞬间退去,四人尚没反应过来,却见四周高墙之上架起了弓箭,张张拉满了弦。哈力旦手一挥,箭羽如大网一样朝六人扑了过去。

  四人赶紧躲避,但哪躲的开,狗子听着背上传来一声闷哼,不安顿时弥漫开来。六人身上皆受了伤。

  看着贵叔背上插着的箭羽,挣扎、痛苦、不安涌现在双眼神处,但很快又消失殆尽,这一切,都是你们欠我的。

  突然几个黑影从天而降,周围的士兵尚来不及看清来人手中的武器,包围圈中的六人就消失在眼前,似乎如神仙一样,无故出现,无故消失。

  哈力旦松开怀里的人飞身过去,那来的急,愤怒与羞辱涌上心头,真是奇耻大辱,连敌人都没有看清楚。

  几个黑影拉着六人飞梭在空中,狗子都怀疑拉着他的人肯定不是人,要么是神,要么是鬼。他还没反应过来,几人就闪进了一间不起眼的房子,而麻秆及另一个黑衣人听到声音赶紧迎身出来。

  “东西拿到了吗?”带头的一个黑衣人问道。“拿到了,马匹已经准备好了”,站在麻秆身边的黑衣人回到。

  “现在就撤,马上”,闻言剩余的黑衣人大手一挥,身上皆换成了突厥士兵的兵服,狗子几人皆是一愣。

  到了马棚,带头的黑衣人给三皇子喂了颗药,然后将他放入一个狭长的木盒之中,一手拎起,飞身上了马,打马遍冲了出去,众人跟着他一起。

  出了街,已经听到城内兵马跑动的声音。冲出街道,到达黑沙城东门,带首的人一手拎着盒子,一手高举手中令牌,用突厥语流利地喊道“城内混入奸细,我等奉命出城捉拿余党,速开城门,违令者斩”。

  守城的士兵见下首人手里亮闪闪的令牌,闻言赶紧去开城门,门刚开一口,身后传来“快关城门”的呼喊声。

  呼喊声还未落音,守门的士兵尚未反应过来,这队人已经踏马冲了出去。出了城门,带首的人手一挥,便分出了四支队伍向四个方向跑去。

  “夫人,喝了药快睡吧,主人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了”,侍女端上药,恭敬地对坐在床边的人说道。苏儿望着冒着热气,黑乎乎的药汁,冷着眼一饮而尽。

  “你出去吧”,“可是夫人,主人说……”。“啪”一声清脆声在侍女耳边响起,侍女吓得赶紧匍匐在地,身子瑟瑟发抖。“他人不在,你就的听我的”头顶传来冰冷的声音,侍女颤着声,“是”,然后恭敬的退了下去。

  待关门声传来,苏儿垂目望着微隆起的小腹,握紧了双拳朝肚子打去,等小腹传来隐隐的钝痛,苏儿才从床头滑落在地,抱着双膝细细声地哭了起来。

  梦中一个女孩和其他几个女孩被天元的士兵放在一个营帐,一个叫张林的人进来跟她们说等她们伤好了她们就可以回到姚平,她以为她得救了,满心欢喜,她可以回去见到母亲、梅姨还有心中欢喜的那个男子。

  她怀着希望和急切,可是没想到晚上却陷入了无穷的地狱中。“不要……不要……你们要干嘛?”女孩子们的惊恐尖叫引的醉酒的突厥士兵和天元的士兵一阵一阵大笑,四五个人涌了上来,拉住了女孩的手脚,绝望,噬骨的绝望笼罩在这个营帐里。营帐外是篝火美酒佳肴,如天堂,营帐里,裸露横陈,如地狱。

  苏儿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每天有人给她灌下米汤,顺便乘机上下摸索一番,而她已经做不出任何反应。

  到了有一天,女孩子们被扔上了马车,如一头头牲口。而她看到那个跟她说可以回家那个人正和一个高大的突厥人高声谈笑。

  她不知道怎样来的力气,扑身冲了上去,掐住了那人的脖子,可是很快就被那个人反身压在身下,窒息感袭来,那一刻她觉得是解脱。

  身上的人被踹飞,一只宽厚的大手将她从地上抱起,从那以后她就生活在了黑沙城,她只相信身边的这个男人。一天天的噩梦,一天天挣扎,让她对天元,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了无边的恨。

  哈力旦看着床上流着泪,挣扎的女人,满眼的怜惜,一手抓住在空中乱挥的小手,大手轻轻地抚着女人的背,哼着歌。慢慢地女人紧绷的身子软了下去,头慢慢靠向坐在床边的男人,男人满眼温柔。

  待女子沉睡下去,哈力旦轻轻地给女子盖上被子,目光触及女子隆起的小腹,全身的温柔流淌而出,终是忍不住伸出手,轻柔地抚摸了一下。

  听到关门声,床上的女子睁开了双眼,眼泪从眼角滑落。哈力旦出了门,士兵向前回报“出了城,他们分成了四队走了,我们的人已经跟了上去”。

  “嗯,不用跟了,让他们走”哈力旦平静地说道。“……是”士兵一愣,不敢质疑,应声回道。

  走在园子里,看着眼前这一切,谁能想到黑沙城里还有这么大的一座天元朝风格的园子,一切都是为了屋里那个女人罢了。

  请了麻姑,只是为了让当初伤害她的人死的让她开心,而三皇子,他到底不屑,被属下背叛出卖,毫无上位者的大智。在他看来,在战场上获胜才是真正的英雄者所为,这种阴险小计非英雄所为。看来天元的二皇子只是一个阴险小人而已。

  天元是没救了,除了那个所谓的太子他尚且没有正面交锋之外,其他人他均不放在眼里,但是看来太子被二皇子压住,想来也非有大智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