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出阁礼(下)

仕家女将 月遂 2212 2019.09.27 22:37

  陈城跨着虎步向前对花姑说道“我出五十两”,没人发现他稍快的胸廓起伏。花姑闻言一笑,赶紧拍下“哎,陶娇就属于这位爷了”。随着一串串鞭炮声起,有丫头上台来引着四位姑娘下去,花姑赶紧让人叫玉琢上台表演安抚台下起哄的人群,丫头却说找不到玉琢,花姑急了眼只好让人去叫金铃。

  坐在各自房间里的夏筠玥等人却是十分难熬。夏筠玥在盖头底下,只看的见双穿着黑色厚底棉布鞋的脚,她的心已经麻木到僵硬,双手紧紧握着拳,等着接下来的那一刻。可是过了一会也不见眼前的人揭开盖头,只听那人嘀咕了一声,便走开了。何怀玉面对了同样的问题,只是她甚至有些气急。

  乔装打扮的崔昂看着一屋子的喜庆,满脸通红,冷汗直流,他怎么就答应了少将军呢,也不知道少将军赶到了没,他注意另一个姑娘好像是真的别买了。不管了,他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

  夏筠钰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很难对付,当然只是在不能杀了他的情况下。夏筠钰冷眼望着面前这个长相奇特,满口脏话的男人,有一股恶心从胃底泛了上来。

  “你竟敢打我,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丑狗子捂着左脸说道,眼中泛着狠劲,“我倒要看看你等下怎么求我”,说完便扑来过来,夏筠钰一个旋身一踢,丑狗子便以乌龟爬的姿势倒在了两米开外。丑狗子气血上涌,骂骂咧咧地爬起身,“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眼中闪着杀气,说完朝夏筠钰挥袖,只见一层白末状的东西扑面而来,夏筠钰避恐不及。

  丑狗子站在两米开外,看着夏筠钰开始迷离的眼神,讥笑起来:“爷我什么没见识过,还制服不了一个下贱的娼妓?”。等着看夏筠钰身体开始软绵下去,他咧着嘴赶紧向前,伸出粗糙的手摸了一把夏筠钰的脸。“果然,出生大家就是不一样,看这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这会让爷好好伺候你,一定让你醉仙欲死……哈哈”,话还没说完,黏糊糊的哈喇子就从歪斜的嘴角流了下来。夏筠钰青着脸,身上完全使不上力,只能看着那张丑恶嘴脸一点点向自己靠近,心中的绝望蔓延开来。

  “你不要害怕,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着这样做你会好受一些”,陶娇见着眼前高大的男人搓着手紧张的样子轻声笑了出来。陈诚看着面前的姑娘那浅浅的酒窝,心中热气腾起,他不知道自己干嘛鬼使神差地答应少将军前来。

  “看到你我不害怕,你怎么过来了?”陶娇笑红了脸,没心没肺地问道,早就忘了之前的绝望与无助。陈诚抿了抿嘴没有答话,看着陶娇那好奇天真的样子,他踌躇地起身,天啦,谁来告诉他如何跟女子相处?来回走了两步,便落荒而逃,“我去找花姑”陶娇只听到远远传来的这句话。

  陈城到了华厅,却见一个白须内侍带着正跟花姑说话,而旁边地上躺着一个人,却是陛下派来的那个内侍,看来已经死了。

  内侍闻及花姑的回报,直觉不好,赶紧带着一群人往怡和楼奔去。

  夏筠钰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一丝不挂的人,看着畸形的身体,这一刻她是绝望的,她已经忍不住战栗起来,恶心、绝望、无助、肮脏不堪充斥着她的全身,她是多想推开这双正在拉扯她衣服的手。

  “哈哈,美人,别急,给你脱光好干活儿,哈哈”丑狗子眼中闪着兴奋,手下的动作加快,正伸手去扯夏筠钰的内衫。夏筠钰惊恐地睁大双眼,紧紧咬紧牙根,口中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听“嘶”的一声,丑狗子望着里面红色的内兜红了眼,口水止不住地流,滴在夏筠钰雪白的肩上,“乖,让爷宠宠你”,夏筠钰绝望地闭上了眼。

  突然,只听房门轰地一声被打开,两位士兵疾步向前,粗暴地将丑狗子拉下床来。“你们是谁?你们要干嘛?给老子报上名来”,丑狗子挣扎着准备起身,却被身边的士兵死死地按住,狠狠地跪倒在地。丑狗子又是一顿破口大骂,却见门口快快跑进来一位无须白发内侍,灰白的脸,急急跑到床前,见此情景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又想起什么,转过身来眯着眼看着正跪着的丑狗子,似乎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塞了嘴带下去,割了舌头,挖了眼睛,砍断双腿双手”,那位内侍声音冰冷地传入丑狗子的耳朵里,他惊恐地长大双眼,正准备反抗,嘴里已经被塞上了拉下去,只留下呜呜地声音越来越远。

  不一会,内侍再次进来,让身后的丫头上前便带着人出了房门,两个丫头低着头,端着热水战战兢兢地给夏筠钰换下喜服床单被褥,甚至将床帘都换了,小心翼翼地给夏筠钰穿上家常内衫,还给她喂了清心丸。等收拾完整,内侍进了房间,走到床前时,夏筠钰已经恢复了力气。

  “夏姑娘好生休息,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夏筠钰睁着灰蒙蒙地眼机械地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内侍,没有答话,口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内侍见夏筠钰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来,心一突,赶紧向前,“姑娘哎,我的姑奶奶哎,快张嘴,别咬了,别咬了”内侍颤着手去掰夏筠钰紧闭着的嘴。看着夏筠钰没有一点生气的眼睛,“快去叫大夫”内侍急急向身后呼道,丫头见此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赶紧跌跌撞撞出去叫大夫去了。

  “姑娘这又是何必呢?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关心你的人着想呀?”内侍什么也顾不上了,着急的头上的汗想断了珠子似的流了下来。完了,这位姑娘出了事,回去他的脑袋,不,他五族的脑袋也就要搬家了。

  正在他着急地催大夫怎么还没来的时候,一位士兵慌张地跌撞了进来喊道:“李公公,公……公,突厥人打进城里来了,快到院门口了”。夏筠钰和那内侍闻言均是一愣,万万没想到突厥会这会攻进来。

  “哎呀,姑娘快收拾跟奴婢走,你姐姐她们都没事,你赶紧的,不然你姐姐也保不住了”内侍放开双手,对夏筠钰着急地说道。夏筠钰死气沉城地眼睛中才恢复一点神采,闻言赶紧起身,可双脚像是踩在棉花上,软绵绵的,跌了紧接着站起来,夏筠钰胡乱套上衣服,在内侍的扶持下跌跌撞撞跑了出来,在门口正碰到夏筠玥、何怀玉、陶娇,还有小原、崔昂等人。“快走,跟我来”小原赶紧往前跑去,这群人里估计只有她最熟悉地形了。

  出了楼便看见疾步跑过来的陈城,陈城呼道“快,他们已经进来了”。陈城让崔昂几人赶紧想办法出去打探敌情,崔昂知道事情严重性,点了头就走了。

  院子里人来人往,乱做一团。小原带着夏筠玥一行人赶紧跑到贵叔的院子,却见院子里花姑、梅姨等人都在,都围在一个水井旁,梅姨几个人正费力地把玉遥用绳子放下去。陈城见此便明白了,赶紧上前接过转轴,“我来,你们快一点。”人太多,还没把内侍放下去,就听到了园外的尖锐的哭喊声,还有纷乱的脚步,越来越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