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买卖

仕家女将 月遂 1418 2019.08.30 21:01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有士兵进来拿着木棍敲着打开的门,“快起来,要上路了”。女孩们都唏唏索索的起来。

  “大家起来,像昨儿我们讨论的那样,把自个裤脚用草绳扎紧,然后把我们做的草鞋穿在鞋子的外面”,夏筠钰起身说道,自从昨天见到花姑那一刻,她就知道那一天总要到来,但是总要活下去,最起码等自己的弟弟的消息传来之前必须活下去。

  陶娇等人虽有人觉得死在途中也许是保住名声和保住弟弟两全的法子,但是同样也顾及自己的弟弟们,况且第一天花姑就说了,谁在途中自裁,谁家的男童就到不了流放地。花姑还跟她们说,男童是坐着牛车走的,并不像她们徒步跋涉,这就是说那群孩子活下去的机会会很大。所以昨日得到要离开的消息,大家聚集在一起谈论,认为活着到达军营才是最紧要的,到达军营之后是死是活看个人意愿,所以才有了一系列活下去的措施。

  大家把想法集中,让夏筠玥带队,何怀玉和夏筠钰会武,所以为护卫者,陶娇统计大家藏下的粮食和有用的东西,一个身体强一点的带一个弱一点的,相约好大家共同进退。平素里仕家们教导嫡女,不仅仅是女红和管家,还有学问和眼识,这就是容易团结一致的原因。

  大家按照排好的队出来,夏筠玥前去跟花姑打好招呼,只要能让这一群女孩活到军营,其他的事花姑一概不管,便允许了她们自行的安排,同样给她们铐上脚链,这一次却没有考上手链。

  稍等片刻,只见两个士兵从驿站的牛棚里拉出另一群女子来,均在年龄二十岁左右,有梳妇人髻,也有丫鬟髻,这群女子皆蓬头垢面,有身着烂衫,也有身着棉布锦服的,只是这些锦服已破烂不堪,但看的出来,均是体形妖娆的。

  一群人挤在一起,推推囔囔,好不热闹。花姑冷眼看着这两群人,好坏立现。同样铐上脚链,士兵将两伙人用长绳捆着众人的腰,拉着往前走去。

  一个跛着脚的妇人前来给花姑寄上披风,招呼身后的马车,搀着花姑窝身进了身后的乌篷马车。“花姑,这次买的人都是比着身体强健来的,应该折损不了几个,倒是夏家那几个女孩子看着年纪小了些,可能活不下几个人,花姑为何不直接在姚平外的人牙子手里买,非得在京都做这不划算的买卖?”妇人好奇的问道。马车外年轻的马把头闻言微不可见地扯了扯嘴角,平稳地往前驾着车。

  “我只是忠人之事而已”花姑闭着眼回答到。夏筠钰看着花姑的马车消失在眼前,眯了一下眼。她看的出来,士兵是认得花姑的,不仅如此,对她还很恭敬,这是让她疑惑的地方。

  夏筠钰虽然病没完全好,但是总算习武之人,故带着王宛秋走在仕家女组起的队伍后面,何怀玉带着陶娇在队伍中间,夏筠玥和郑慕之则在最前面。

  “这两位姑娘长的可真标致,是谁家的孩子呀,这犯的是什么罪呀?”后面一个穿着破旧锦服的妇人谄媚的凑了上来。夏筠钰冷着脸没有理会,王宛秋笑了笑没搭话。以前平元哥哥在外总是对着她说:没有认清楚陌生人的目的之前就冷着脸,这样危险之人觉得你难缠就少一分可乘之机,平元哥哥呀,你在那边还好吗?

  妇人见王宛秋笑容,自觉亲切,就上来叨叨了好些话,说什么就是去了军营,当了军妓也有上下等份之分,看王宛秋的颜色肯定能得将军的眼,那就脱离苦海了云云,又说自个儿可怜……。王宛秋闻及涨红了脸,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夏筠钰转身眯着眼冷冷对插在她俩中间的妇人说道“你再言一语,我撕了你的嘴”,妇人一见讪讪后退,嘀咕道“还觉得自己是大小姐呢,到了军营,我看你还有什么脸端大小姐的架子”。闻言王宛秋和夏筠钰脸白了一分,却都没有言语。

  她们从小被教导的有女训,有家训,除了尊国,尊家,尊父之外,最印入骨髓的是女子的贞洁观。可是现在的颜面、自尊、贞洁都要被踩入脚下,她们也不想,她们也想不如一死,可是家族的生存是比个人荣辱更重要的东西。

  到了休息地时候,买来的那群人打着笑,夏筠钰听着那边传来的什么大小姐,什么床第之事,什么经受的住,心中的怒火涌上心头。王宛秋握了握夏筠钰的手,满眼关心。夏筠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从胸中赶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