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流放

仕家女将 月遂 1597 2019.08.29 17:02

  在门口排好队,夏筠玥第一个,后面依次是夏筠钰、陶娇、何怀玉、王宛秋、郑慕之等人,有人上前给这群女孩们铐上手链,将几人连在一起,便有士兵上前拉着这对人往前走。队伍里开始有人嚎啕大哭,有人喊救命,有人低声抽泣。踩在雪水里,鞋子立即就湿了,寒风拍在脸上,冻结了眼泪,夏筠钰被寒风一吹,似乎更清醒,又更模糊了,反身看了一下,入眼的只有高耸威武的门上天牢二字,从此家人便要阴阳相隔。

  男童们看着姐姐们被拉走,高声哭了起来,有追着跑过来的,均被把守的士兵一手给拎了回去。夏筠钰已看不清两个弟弟的脸,便咬咬牙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姐姐的脸。“感觉还好吗?”夏筠玥一脸关心,妹妹正在生病,她很担心,虽然妹妹从小身体很好,但是路途遥远,她害怕妹妹受不住。“没事,姐姐,不用担心”夏筠钰心中一暖,柔声回道。

  寒冷的街上此刻却熙熙攘攘,百姓们都很好奇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贵女是什么样。“卖国贼”不知谁喊了一句,街道两边的人便开始高声相应,“卖国贼~卖国贼”,呼声含着怨恨,石子、沙粒、菜叶扑身而来砸在这群人身上。

  夏筠钰只觉的头角被一击,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头一下就蒙了,瞬间就流下鲜红的血来,糊了眼,夏筠钰望着脚边拳头大的石头,双耳只留下嗡嗡声,久久未反应过来。

  “一个个长的还挺标致的,你看,特别是头两个,哎哟,真是比怡红院里的头牌还风情万种”。“这么小,哪有潇潇的风情,李兄,你是眼花了吧”临街二楼的酒楼隔间里,两个锦衣男子正高声讨论。“你才眼瞎,你不知道吧,头两个是夏绍远那老头的女儿,大的那个可是与元越有婚约,平时一副淑女端庄的样子,小的那个可是蒋平元的眼珠子,护的很,啧啧,如今好了,蒋平远明日就问斩了,他的心头好可是要~......

  “朗,我是不是做错了?”隔壁隔间里临窗边,身穿白色兰花暗纹长衫的元煦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看着下面的情形低声说道,握紧拳头,刺骨的疼痛揪住了他的心。他身后坐着身形修长强健的一个少年,只见这少年面容俊朗,五官立体分明,一双鹰眼炯炯有神,笑起来两颊却有淡淡的梨涡,此人正是镇国大将军之子崔朗。“在战场上有命才有一切可能”,崔朗说道。

  “我不明白,殿下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提议,文臣们已经说您有辱文者傲气,毕竟夏绍远是太常卿,您让他女儿入军帐,这~况且其长女与三皇子有婚约,不管怎样三皇子都是陛下的儿子,陛下怎么肯?还有我父亲,他可不像是不会思量的人,你怎么说服他的?”崔朗终于问出来心中的疑虑。

  “长平十二年,明贵妃所出的四公主在狩猎场救了元茹丢了性命,父皇和我欠明贵妃一条命。你爹?你忘了,蒋季昌的父亲是谁?况且,你相信元越是那样的人吗?总是离不开那个人的作祟”元煦垂目说道。何况他能让她活着,正如崔朗说的那样,活着才有一切可能。闻言崔朗没有再说话,蒋季昌的父亲蒋从功是祖父手下得力之将,后来因军队重整,蒋从功调到西北大营,为了避讳,关系便疏远了,后来明妃入宫生下三皇子,两家已经没任何交集了。

  “你什么时候走?”元煦问道,“常威将军带着大部队估计五日可到姚平,父亲昨晚已经走了,我护送下一批军资,明晨就走”崔朗正襟回答道。“朗,可否帮我照看一个人”。“谁?”崔朗挑眉问道。良久,“算了,看天意吧”元煦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道。崔朗一脸疑问地望着窗边的男子。

  元煦看了一下沙漏,挥了一下手,便有人跑下楼去,片刻听鼓楼传来急促的鼓声,“禁~”站在鼓楼上的士兵呼道,拥挤的人群瞬间退去。

  众女孩见百姓退去,总算呼出心中的郁气来。“痛不痛?”夏筠玥望着妹妹头上的伤口焦急的问到,双手被缚,连查看伤情的机会都没有。“没事,放了血,我都感觉自己好一些了”夏筠钰不敢让姐姐担心,她望了望鼓楼,便禁了声。

  “起来,快走,一个个还当自己是大小姐呢”,女孩们相携起身,踉踉跄跄的往城外走去。出了城门,众女反身,最后望一眼生养她们的地方。从现在起,她们便是一群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流放者,过往的一切锦花团簇跟她们再也没了瓜葛,往前只有人间的炼狱。

  元煦看着夏筠钰消失在城门口,想着她额头上的伤口,紧了紧手。“走吧”元煦踏出房间,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转过身来,满眼阴戾地看向隔壁的房间。影从他身后闪了出来,朝他行了礼转身便悄无声息地入了旁边的房间。

  第二天,大街上沸沸扬扬地在传昨晚的一件桃色密事。“殿下,你可知李太常卿和廖尚书的儿子双双毙在了京都第一妓潇潇的床上,那惨状真是……哈哈,没想到他俩平时道貌岸然地样子,教出来的儿子却是如此……”来人兴奋地说着,等反应过来,却见元煦寒冰似的脸立马闭了口。

  元煦翻了手中的折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既然你很是好奇,这个弹劾的折子就让你写吧,好让大家知道你肖常寺的文采”。肖溯苦了苦脸,暗自懊悔,最近殿下的心情是那千年雪山上的雪,可以冰死人,他倒是忘了这一茬了。让他小小常寺去招惹新上任的太常卿和礼部尚书,估计最后连渣渣都没留下来。可看着前方元煦冰霜似的脸,这一位他更惹不起,只好苦大哈地站着,满脸懊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