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救你

仕家女将 月遂 2206 2019.10.04 22:48

  “快跑”夏筠钰挑落一个敌兵,朝何怀玉喊道,然后拉起夏筠玥向北跑去,可是四周都是敌兵,顾着身后的姐姐,夏筠钰根本没有任何脱身的机会。几个敌兵张着狰狞的面孔,挥着弯刀齐齐砍了下来,夏筠钰横枪一挡,旋身一跃,只见枪头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弧形,围击的人皆倒。立马,一群敌兵围了上来,带着迫人心脏的杀气,手中的弯刀带着寒光,刺的人睁不开眼。

  夏筠钰使出全身内劲,横举一挡,还没来的急回撤,腰间便传来噬骨之痛,密密麻麻的刺痛瞬间麻痹了半边身子。“小心”身后传来惊恐,夏筠钰见着空隙,飞旋手中的枪,将敌兵杀了回去。崔昶见此机会霎那间将夏筠钰拉出包围圈。

  夏筠钰站在人群中,相似的情景一闪而过,看着团团将百姓和她们四人围在保护圈里士兵的背景,她再次被保护了。她走了出去,举起手中的枪,和外围的士兵连成一线。

  夏筠玥颤着手从地上躺着的已经断气的士兵手中拿过长刀,在手里握了握,向前来,和夏筠钰、何怀玉站在了一起,看着圈外面目狰狞的敌兵,举起手中的刀。陶娇见此要紧牙关,也从地上捡起长刀,坚定地向前,走到了陈城的身边。越来越多的人从地上捡起武器来。

  “杀…杀…”,一声声突厥呐喊声起,四周的敌兵潮水般涌了上来。脚下的白雪被瞬间染红,大地在颤抖,风中凌乱,鲜血在空中溅射出去,划出一道道伤痕。夏筠钰和崔昶等人手中已是一片湿腻,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打斗声慢慢停歇,红雪凝结,让黑夜更是暗了三分。

  而在树林的另一边,无尽的黑暗中,白雪纷纷,崔朗背靠在满是积雪的大树后,忍下喉咙间涌上来的腥气,调整着呼吸,身后的吱呀吱呀声越来越近,他握紧手中的枪。

  就在吱呀声在耳边响起时,崔朗纵身跃起,手中的长枪如蛟龙入海,搅起一片风雪,瞬间有鲜血洒溅在雪地上,沁透了下去,如红牡丹朵朵绽放。

  旦力奇很是气急,他带领两千人围堵崔朗着行人,留了一千人在原地,自己带来一千人追杀崔朗。可到底他轻敌了,对方明明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却在着鸟不拉屎的林子生生折了他八百多人。看着被围在圈里的小子,他恨地牙痒痒,他娘的,今天逮着着狼崽子他非要拔了他的皮不可。

  旦力奇踏进包围圈,“崔朗,投降吧,我尚可给你一个快活的死法”。崔朗闻言,啐出口中的血,大声笑到“哈哈,我崔朗命里就没有投降两个字,我看来你投降才能让快活”,流利的突厥语掷地有声。旦力奇一愣,然后全身青筋暴起,拿起手中的弯刀扑了过来。

  兵器相接,火花四溅,旦力奇使劲全力往下压去,可是刀下的长枪不动分毫。转瞬间,只见长枪一旋,弯刀一滑,他便向一旁侧去,腹部便传来冷凌的杀气,他慌忙那刀一挡,虎口被震,疼痛麻木传来,他轻轻眯了下眼。这时候他居然在这个少年手中讨不到好处。

  他手中的招式越来越快,使出浑身解数。崔朗紧着面皮,手中的长枪如与他一体,无数的闪光在空中展开,似一张网包绕着旦力奇。旦力奇慢慢地流出冷汗来,最后右肩传来钝痛,他刀一挡,退了出来,挥一下手,四周包围的敌兵高高举着刀扑了过来。

  崔朗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冷着脸,将长枪从敌兵胸中拔出,霎那间有插入了另一个肉体中,鲜血溅红了他的眼。旦力奇心中大悸,“谁能砍下他的头,赏金两百”,崔朗今天必须死。

  敌兵闻言士气大振,皆是不要命地扑过来。腰间疼痛传来,崔朗一顿,右肩的疼痛接着传来,扼住他的心停止了跳动。他睁着眼,竭力一挡,将扑在身上了刀挡了回去。意识在慢慢流逝,只见周围的士兵兴奋地挥着刀砍了下来。

  可是,疼痛并没有像预料中般来临。崔朗睁开眼睛,却见到一个灰色的背景,娇小的身躯但蓄满力量。长枪在她的手中变化,晃了他的眼,头上的发尾在空中划成一道道完美的弧形。旦力奇大惊,此人突然闯入包围圈,和崔朗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杀手决断。

  “嘘”一声响,藏在树林不远处的大黑马扬着头疾奔而来,黑光滑亮的鬃毛随风飘动,大黑马跑至,扬起前蹄向旦力奇踩去,旦力奇慌乱一个旋身滚了出去。

  崔朗拉过缰绳,飞身上马,右臂一捞将灰色身影掳至身前,按在了自己怀里,腿一夹大黑马便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旦力奇从地上爬起,看着消失在一片白茫之中的黑影,一拳打在旁边的树上,树干应声而断。

  一片白茫茫,一道黑影掠过,夏筠钰眯着眼看着身边闪过的树枝,她没想到自己和崔昶、陈城带着人突出重围,就在看到救援而来的队伍时,她看到了飞奔而来的大黑马,她想都没想飞身上马。

  跑了大约半个时辰,听到前方口哨声,“啾啾”,崔朗曲起手指,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少将军…少将军”崔昶骑着马带着一群人赶紧迎了上来。崔朗打马一停,一只脑袋从他怀里冒了出来,两眼相对,皆是一愣。看到那双杏眼,流光溢彩,眼中只有自己的倒影,崔朗的心突然间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似乎要解开胸廓的束缚,一点点潮红漫上了耳尖。

  夏筠钰倒是淡定的收回眼光,想从马上跳下。崔朗却收紧了横在夏筠钰腰间的手,“大家都骑着马,你还不如还是和我一起”,说完便向前冲去。

  穿过一片开阔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灰色的大营,大营外士兵挺直了腰,见崔朗一行人飞奔而来,赶紧向前打开了营门。踏入军营,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空中带着淡淡地血腥气,夏筠钰心一凌,平元哥哥,我入军营了。

  大黑马停在了马厩,崔朗忍着腰间的痛伸手想将夏筠钰从马上接下,却见夏筠钰面无表情地从另一侧飞身而下。崔朗的手尴尬地停在了空中,反应过来收回手,遮掩似地摸了摸高挺的鼻子。

  “你为什么去找我?”崔朗赶身上前对夏筠钰问道。夏筠钰反身,一脸看白痴的样子望着崔朗,嘶哑的声音从口中轻飘飘地飞出,“救你”,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