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全面战起

仕家女将 月遂 2096 2019.11.17 01:10

  长平十五年一月一日,骠骑将军崔朗带兵两万主动攻击突厥东线,崔昂和崔昶带兵十五万包抄,杀敌五万,突厥东线退至霍斯山以北。

  长平十五年一月五日,忠武将军常淮带兵二十五万在玉洪山东与突厥西线正面相击。

  长平十五年一月六日,镇国大将军崔世恒亲自率兵五十七万在突尔齐赫草原上与突厥中线兵力相对峙。长元和突厥之间的战争全面爆发。

  一月十日突厥东线反扑,在霍斯山下大战三日,突厥折兵三万,长元折兵三万,绍武校尉崔昶受伤。

  一月二十日,突厥可汗第三子哈力旦带兵从玉洪山北面迂回偷袭,长元折兵五万,突厥折兵三万,常淮退至百里。

  突厥可汗亲自带兵五十五万坐镇中线,与崔世恒五十万大军对峙。

  一月二十五日,西线哈力旦再次出击,常淮迎击,突厥折兵两万,长元折兵两万五。

  二月六日,骠骑将军崔朗带兵出击,攻下霍斯山,杀敌一万,夏筠钰带兵砍下敌营副将哈奇努首级。

  军报如雪片般飞至京都,朝堂上争论不休,御书房的灯没日没夜地亮着,高泽面容严肃领着几个内侍来来往往,为正激烈商量军情的陛下和大臣们安排茶水。

  再次出了门,却见淑妃娘娘带着几人正站在殿外候着,高泽赶紧向前躬身行礼,恭敬地说道:“娘娘,此刻陛下和太子正忙着,估计尚抽不出空来”。

  淑妃笑了笑,将高泽从地上扶起,柔声说道:“高公公客气,本宫过来并不是来打扰的,战事繁忙,不敢打扰,只是前些日子陛下咳症刚愈,我有些担心,站在殿外听一听陛下的声音,未闻及咳嗽声,我也就心安了”。

  高泽心中一暖,果然淑妃娘娘才是宫中最在乎陛下的人。“太医判首张太医日日卯时与酉时过来请平安脉,最近虽繁忙了些,但是陛下龙体尚安,娘娘不必担忧”,高泽恭敬地说道。

  “嗯嗯,那就好,高公公最近服侍陛下也辛苦了,也要注意自己身体”,闻言,高泽更是恭敬地连说不敢。

  问完,淑妃带着人就走了,全程没有问及太子。

  高泽入内,书房内还在激烈讨论着,元宗看着下面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见高泽走过来,问道“谁在外面?”。

  “禀陛下,是淑妃娘娘,担心陛下咳症发作,站外面听陛下未咳就回去了”,高泽低声说道。元宗闻言笑了笑,让高泽退了下去。

  回到东宫天已经蒙蒙亮了,随行的内侍赶紧让人去准备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过半刻太子又该上朝了。

  元煦坐在书桌前,从右手的檀木盒子里抽出一封军报来,军报上写的是夏筠钰杀敌两百,斩杀敌军东线副将。看着军报上“夏筠钰”三个字,他的心中满是五味杂陈,既有担忧,又有自豪。他多么想把这个军报报给朝廷,让所有人看看他喜欢的人是如此的优秀。可是,这会给她引来杀身之祸吧,他不敢冒这个险。

  “影,这几日长鹤的信什么时候送来”,声一落,一黑影跪至元煦身下,“殿下,下次长鹤传信应该是三天之后”。闻言,元煦心底有些小失落。

  二月十日,哈力旦带兵乘风雪袭击,常淮不及,受伤退兵三百里。

  二月十三日,突厥可汗从中线调兵五万支持东线,再次将东线推至霍斯山。

  二月十七日,西线战场上长元军由一二十左右青年带领,从玉洪山南绕道偷袭哈力旦阵营,突厥折兵一万,长元折兵三千,取得西线第一次胜利。

  二月二十日,哈力旦副将勒比领兵二十万叫阵,长元出兵应战,问及出处,那青年答曰:“吾乃长平圣和帝元宗第三子元越”,勒比大笑“汝等是我兄弟,怎可兄弟相残,快快归于突厥,必再次好好相待”,却被对面那青年一箭射下马。

  二月二十三日,崔朗与崔昂分兵两路两面夹击,攻下霍斯山,杀敌两万。次日,崔昶带兵夜袭敌营,绞杀主将旦木仁束,杀敌一万。突厥东线残兵退至霍其其格赫河以北。

  “疼吗?”崔朗小心翼翼将夏筠钰左肩上的纱布轻轻揭下,露出一条三公分的伤口,淤血流出,伤口四周灰白。因为随行的军医不够,胡军医已经忙的脚不沾地,夏筠钰无奈之下只能找崔朗帮忙包扎,毕竟现在军营中只有胡军医和崔朗知道她是女儿身。

  “不痛”,夏筠钰皱眉,轻声说道。崔朗坐在夏筠钰身后,在热水中绞了帕子,轻轻压一下,擦洗淤血,却引的夏筠钰小小的身子一抖。崔朗手下动作赶紧又轻了些,连呼吸都屏住了,汗水从额头滴落,心跳都要停止。

  肩上痛麻的感觉传来,夏筠钰感觉崔朗的小心翼翼,她没说话,看着投在身前的背影,两人交织,她晃了神。

  待擦拭完淤血,伤口周围皮肉已经发白,崔朗皱眉,这不是今天新鲜的伤口,应该有几天了,她估计是实在找不到人才找到的他的,心中顿感有些酸涩,他仍不是她需要时第一个想起的人。

  “伤口需要再处理一下,要清一下死肉”,崔朗看着夏筠钰小巧的耳廓,零碎的发丝,轻生说道。“没事,你动手吧”夏筠钰闻言不见一点波澜。

  刀子烧过后再割下周围白皱的腐肉来,汗水一滴滴滴落,一刀刀下去,夏筠钰身子也随着一颤,崔朗却觉得这个刀子是一刀刀割在自己身上。

  等处理好伤口,撒上药粉,崔朗僵着嗓子说道“你可能需要褪下衣服,”夏筠钰闻言,怒气腾起,冷着脸转身,却见崔朗手中的长纱布,反应过来,脸一红,抿了抿嘴,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慢慢解开衣服,露出白瓷般细腻的肩背来,与露在衣服外的黄暗的脖子形成鲜明对比。

  看着夏筠钰衣服慢慢滑下,崔朗僵在了原地,深幽的光如潮水般从眼中溢出,心鼓如雷。

  他轻轻贴上纱布,将手绕到夏筠钰胸前,夏筠钰接过崔朗手中的纱布,绕至身下,崔朗又接过,手指相触,崔朗的心也跟着一颤,一种冲动从心底漫溢出来。

  崔朗僵住手,两人的脸已经红的可滴出血来,那种冲动席卷全身。快速打上结,崔朗转身快步离开,留下夏筠钰一脸惊愕。

  吹了一下寒风,崔朗感觉全身的郁热散去了一些,呼出心中的浊气,平下心来,望着自己的指尖,那轻触感似乎还未褪去,自嘲了一声,他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