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喜欢

仕家女将 月遂 2019 2019.10.11 23:53

  萧历骑着马急急地回了营,士兵们皆让开了路,到了军医处,急急喝住了马,自行飞身下了马,然后小心翼翼将趴在马鞍上的人抱下来。萧历一脸焦急,他只想看看着女子武功有多厉害,谁知道她这么不经打。

  萧历抱着夏筠钰进了营,便撞了了人,抬头一见,却是崔朗。“怎么了?”崔朗问道。

  “没事,少将军,就是夏筠钰受伤昏过去了……”,萧历的话还没停音,只觉手中一空,抬头一看,只看到崔朗抱夏筠钰的背影,正疾步离开,“让刘医长来我营帐”,远处传来一声,萧历看着崔朗的背影愣了愣,赶紧应到。

  夏筠钰醒来,望着灰青色的营帐顶,忘了自己在何处,迷迷糊糊地翻了一下身,腰间及背上的疼痛传来,她才找回一点点清醒,咬着牙支起了半身,“嘶”,还是忍不住哼出声来。立即有人进了营,端着陶碗到了床边,“感觉好些了吗”,夏筠钰望着眼前俊逸的脸及满含关心的眼,崔朗怎么在这?

  “你醒了就把药喝了吧,你姐姐她们三人安排在另一个营帐,陈校尉守在那里了,你不用太担心”,看着夏筠钰惨白的脸,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心中有那么一点刺痛,她不该上战场的。

  “谢谢”,夏筠钰心中大定,望着崔朗说道,然后从崔朗手里接过药碗,一口气见了底。崔朗看着夏筠钰起伏的颈脖,眼中幽深不见底,她似乎没有了京都贵女的雅致和矜持,但是多了一分英气和洒脱,让他心中更是欢喜。从心底传来的酸酸麻麻的感觉,让他再次红了耳尖。

  “咳”,崔朗一手接过空碗,一手曲着指尖轻咳一声掩饰了一番。“我这是在哪?不是我们营”,夏筠钰扯着嘴问道。

  “你们只留下十三人,等伤好了会编入其他队伍,陈校尉那放不下三个人,所以你现在在我营帐,不用担心”,崔朗说道。营外士兵通报大将军召唤,对夏筠钰一笑,便端着碗出了营帐。

  陈校尉?崔朗说的应该是陈城吧,不然他不会特地提起,那姐姐她们应该是安全的。而她也只能在这了,毕竟是女儿身,待在人数众多的军医大帐里确实不太方便。

  等崔朗回营时,夏筠钰已经喝完安神药睡着了。崔朗走到床前,油灯微光照射下,夏筠钰细腻的肌肤染上柔和的光,眉若墨画,眉头轻颦,小巧的鼻头下是红唇外朗,长密的睫毛在眼下留下扇形的投影,油灯一闪,那睫毛轻轻一颤,如张了翅的蝴蝶扑进了崔朗的心里。

  崔朗轻轻坐在床边,将垂在一旁的小手放进被窝,入手确是一片冰凉,翻开手,却见指腹上已磨出茧子,还有细细麻麻的伤口,崔朗目光低垂,心中的一片疼惜。目光所及,崔朗看到了夏筠钰手腕上的黑绳,目光一暗,苦涩也随即涌上心头。

  他喜欢她,从很久以前,也许是朔阳关外她那张满是鲜血的笑脸,或是那一句“平元哥哥”;或是朔阳关内月光下抱着盒子颤抖的背影;或是在贵叔院子里那一撇;或是她与他对战时那坚毅的目光和不顾一切的决绝,或许这个喜欢是更早更早以前。

  他并不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却不去追求的人,他只是不想自己的喜欢给这个已经身处深渊的女子徒增烦恼罢了。

  夏筠钰感觉手心传来一阵温热,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是沉重不堪,梦境袭来,梦境里那张熟悉的脸,露着温润的笑,目光璀璨如星河,说道“钰儿,好好活着”,她惊喜地向前,那人却消失在眼前。“平元哥哥”,夏筠钰轻喃,眼泪从眼角滑下,落入乌鬓之中。

  崔朗闻言,心一颤,嘲笑了自己一声,良久,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将夏筠钰眼角的泪擦拭干净,触手温润。

  起身出了营帐,望着天空中稀疏的星光,呼出的气如白雾模糊了他的眼,冬天里难得见到这片天空。陈城走近,望着眼前已经比他还高出半头的少年,心中敬畏。明明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可谁能想到仅仅是一个多月就改变了战势,在军营中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威信。之前从姚平退出,他还未将他放在眼里,没想到自己对他的改观会这么快。

  走到崔朗旁边,想起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三人,陈城犹豫地说道“少将军,那四个人不应该在这里”。崔朗望着天空,过了良久才说道“我以为你是最能理解她们”。陈城没有再说话,是呀,从流放到红帐,再到战场上,她们四个人从来就没有选择。

  “与其想办法送她们四个人走,不如想办法让她们在这个战场上活下去”,崔朗说道,陈城明白了崔朗的意思,没再说话。

  过了一周,军营的急促脚步声还是每天都没有断过,自从第一天晚上,夏筠钰再也没见过崔朗,听闻第二天崔朗就带兵走了。后面她去看过姐姐三人,三人已经醒了。这一次,四人再见却没有像朔阳关内那样,只是相视而笑。

  吃完早食,有人传唤夏筠钰去练兵场。等夏筠钰收拾好到练兵场时,夏筠玥、何怀玉、陶娇三人已经在绑着沙袋跑步了,陈城则在一旁望向自己,夏筠钰跑了过去拾起地上的沙袋绑在腿上,跑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陈城似乎只负责四人的训练,有人提出异议,崔世恒却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之前训练过四人的常将军将有异议的人挑出来,让其与四人对战,后来慢慢地也就没人再提出异议。

  到了深夜,崔世恒坐在书桌旁打开京都来的信,峻宕雄伟的字迹,看完崔世恒脸一沉,收起信来。陛下已定下太子开春的婚期,对方是常太师的孙女,常太师的孙女?他怎么没听说过。信中还言明太子将长鹤调至姚平,并允许夏筠钰四人参军,看来太子对夏筠钰还是没放下心思,这才是他头痛的地方,他可没办法保证夏筠钰能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存活下来。

  接连的胜利让崔世恒心头更加沉重了起来,三皇子还在突厥人手里,就等于对方手里还有两张底牌,三皇子和骑兵。而他手里除了尚等抵抗的骑兵,就没其他的对策了。他现在只盼望贵叔等尽快将三皇子救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