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伤兵

仕家女将 月遂 1673 2019.09.02 23:45

  远在朔阳关的夏筠钰自然不知道远在天边的京都还有人这样关注她,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她和陶娇的伤已经好了。夏筠玥抚摸着妹妹背后那条狰狞的疤痕,落下泪来,“对不起,钰儿”。夏筠钰穿上衣服,笑着用双手擦掉姐姐的眼泪,抱着她说,“我们还活着,睿儿还活着,不是吗?所以不必伤心”。这段时间花姑没来找过她们,军营也没派人来,所以她们四个人一直没放下心来,只能焦急等待。

  一天夜里,犬吠不断,夏筠钰知道又是突厥在进攻了。朔阳关其实是一个近乎空城的地方,村子里除了老弱病残,就是没地去的伤兵。镇国大将军崔世恒干脆把朔阳关城当作救济站,用来战时安置和转移伤兵的地方,关内除了里正一家,就剩下几个战场上退下来的残兵,娶了媳妇,安了家,妇人们照顾伤者,崔大将军每月拨银两。这段时间突厥发起了几次小范围的进攻,村里送来几位重伤的人,夏筠钰四人同去帮忙,她们第一次真正的见到战争的残酷,被砍断手脚的是最正常的,有人抬下来,整个肩膀都被削了下来,连着皮肉,耷拉在身旁。幸亏四人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不然得当场吓晕过去。

  犬吠声不断,夏筠钰摸着右手腕上的黑绳,想着平元哥哥的笑容,想着和他的点点滴滴,想把恐惧害怕从心中驱除出去。她不是不害怕的,自从被突厥人划拉了一刀,她似乎比以前更容易害怕。

  第二天,仍然有士兵送伤员过来,再把病情稳定的送走。张婶带着夏筠玥几个人到卓英堂帮忙和给其他伤员换药。卓英堂在战争之前是个学堂,战争后很多百姓迁到雍城了,这里宽敞,并且有着朔阳关最大的水井,所以这里就改成医馆了。负责医馆的是一位近五十岁的姚大夫,精瘦的脸,永远穿着干净整洁的墨兰长褂,他下面还有五个医者,大一点的四十岁左右,小一点的十几岁。伤兵和医者见夏筠玥等人来着,热情的打着招呼,毕竟娇滴滴的女人还是很少见的。夏筠玥等人也热情回应,这些人从死神手中逃了出来,虽然受伤或残缺,但依旧阳光明媚,淳朴爽快,夏筠玥等人是很敬佩的。

  夏筠钰和李家姐姐照顾四名伤员,负责擦洗换药和煎药,李家姐姐丈夫也是战场上退下的伤兵,因无家人,便在朔阳关安了家,娶了在战争中幸存的李家姐姐。夏筠钰照顾的伤员中有个叫扁担的年轻人,刚满十九,黝黑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每次看到夏筠钰都两眼泛着光采,他喜欢这个女孩,长的不仅很漂亮,平静柔和,笑起来很张扬明媚,活生生的,让他的心酸酸涩涩的。看着夏筠钰低着头正给他脚上伤口换药,淡淡的柳叶眉下长长的睫毛,扑在脸上形成弯弯的阴影,像是扑在他的心头,他痴痴地望着她,夏筠钰抬头跟他说了他都没听见。

  夏筠钰没在意,换完药端着东西出去煎药去了,瞬间房子里满是对扁担的调侃声,“能不能有出息点,我看你的眼睛都要掉到夏姑娘的身上去了,哈哈”“扁担,你毛长全了吗?夏姑娘可不一定会喜欢你哦,人家一看就是仕家出身”旁边的伤者笑着问道。“我就喜欢,你们管不着”扁担憋红了脸说道。随后又是一阵“哈哈”的笑声。

  夏筠钰走到煎药房,拿了对应编码的药,然后看见自家姐姐、陶娇进来。陶娇红着脸,夏筠玥揶揄的看着陶娇。“姐姐,你怎啦,陶娇姐姐”夏筠钰过来问道。“有人现在可是别人的救命恩人呢,没看出来哈,陈城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现在对你说话居然舌头都捋不直,哈哈,钰儿,你应该去看看,可稀罕了”夏筠玥笑着说。“你,玥儿姐姐就知道欺负我”陶娇红着脸,去堵夏筠玥的嘴,“哎,恼羞成怒了,要杀人灭口了,哈哈”夏筠玥连忙躲闪。夏筠钰望着陶娇红扑扑的脸也是满脸微笑,最近大家都休养的不错,天气转暖,之前的风雪留下的痕迹已不见踪迹,又都成了白嫩嫩的。

  “可是,我们还是要去军营的,我们已经没喜欢人的资格了,算了,我还是不要祸害人家,何况人家只是过来答谢我的救命之恩,都没多说什么,他可是对我们知根知底的”陶娇放开夏筠玥说道。“是呀,我们有自己的使命”门外何怀玉端着东西走了进来,“我刚刚听到有人在询问姚大夫我们的伤情,估计我们很快要离开了”。夏筠钰三人闻言便安静了下来。“好了,这种结果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只是这段时间太安逸了,只要我们在一起,没什么是挺不过去的”夏筠玥过来接下何怀玉手里的东西。四人相视一笑便各忙各的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