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拒绝

仕家女将 月遂 951 2019.10.30 23:54

  “长鹪?太子?”夏筠钰一愣,随即脑海中闪过那平淡无奇的脸,临死前那一抹笑,她红了眼。他是太子派来的吗?为何从不曾说过。

  “太子想怎样?想再用我们来扳倒三皇子吗?”反过神来,夏筠钰冷声喝道,难道因为太子知道三皇子回来了,想故技重施吗?

  长鹤闻言甚怒,自家太子一心一意为这女子,三番两次冒险,在朝堂之上因为蒋家和夏家被弹劾,为此还牺牲了好些人的前途,引得陛下对太子发怒。

  长鹤轻眯双眼,周身寒意大起,怒不可遏地向前一步,“夏姑娘,我是粗人,不会像长鹪对你呵护备至,更不会像他那样为了一个女子白白丢了自己性命,太子吩咐我保护你,却不是你的下属,你是没资格审讯我的,更没资格质疑殿下”,长鹤说完,转身便隐了去。这一次,夏筠钰再也察觉不到第二个人的气息所在。

  夏筠钰闻言蹙眉,垂下目来,太子?为何要保护她。回想过去十六年,她只在去年因姐姐封为三皇子妃的缘故参加了宫廷宴会,远远见过太子一面,她甚至没看清楚太子的容貌,只记得他身量同平元哥哥一样,甚高。

  虽然相比与二皇子,三皇子同太子的感情要融洽得多,但是宫廷之中哪有纯粹的情感。而现在,蒋家、夏家支离破碎,这些人那个能脱的了干系。

  整理了心情,夏筠钰不再去纠结这件事,她们四人已经没什么可图的,如果太子单纯想用她们扳倒三皇子,她却是乐意的很,她同样乐意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也能感受自己的家支离破碎的感觉。

  “我不知道太子想干什么,但是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把主意打在我们四人身上,还有我不需要太子的怜悯和保护”,理性回归,夏筠钰冷冷言道,她们还没为夏家和蒋家翻案,暂时不能得罪太子。

  长鹤看着营帐中脸一会阴一会怒的女子,闻其言,甚是气怒,太子既然喜欢,直接召入宫即可,即使现在夏筠钰如此的身份,也不是没有办法。让女子建功立业,太子是想封这女子为太子妃吗?刚刚夏筠钰是拒绝了太子吗?她有什么资格。

  想起先前牺牲的长鹪,还有现在正在“出卖色相”的长蛟,长鹤甚是觉得如此。想到此,他更是气闷了,红颜祸水,真真的是红颜祸水。

  次日,崔朗进门口时,余光看了一眼远处,熟悉的气息袭来,心中一凛,他蹙眉,但转眼间面容又放开来,看着营中站立在撵图前的女子,她的身量又长高了些,窈窕的背影却满蓄力量。

  夏筠钰闻声转身看向来人,崔朗微微一笑,说道“崔大将军已经同意了你的方案,后日我们辰时出发”。

  夏筠钰闻言一愣,有些意外,待反应过来,笑容绽放,晃了崔朗的眼。崔朗一笑,终是不辜负他在父亲面前立下的军令状。

  崔朗在桌上展开手中的撵图,夏筠钰定眼一看,图上清晰的注释和修改,心中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这是她和崔朗之前探查的结果。

  二人商议完,崔朗起身,“少将军,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夏筠钰终是忍不住。崔朗停下脚步,他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踌躇的女孩,笑到,“什么事”。

  “我想请你将陶娇和何怀玉随着伤兵退至雍城”,夏筠钰现在在乎的也就姐姐和陶娇二人了。

  “那你和你姐姐呢?”崔朗握了握拳,他一早就想将四人送出去,但是因为他了解夏筠钰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一直将这个想法压在心底。

  “我是必须去战场的,我姐姐也是”,夏筠钰目光坚定,这是她和姐姐商议过的,而她只能求于崔朗,认识的人之中只有他可以在撤退人员中再插两个人。

  崔朗不知道自己心底现在是什么感觉,她提出这个要求也是他意料之中,他也想夏筠钰退至后方,这样才能性命无虞,但是她偏偏是向往天空的长鹰,有着自己的抱负和坚定。呼出心中的闷气,“我答应你”,如果这是她想要的,那他一定支持。夏筠钰露出难得的真挚笑容,“谢谢”。

  “钰儿,我和何怀玉也要去前线,你不能这样”,陶娇气冲冲地进来,身上的铠甲撞击声清脆,带着一点英姿飒爽之意。身后跟着同样打扮的何怀玉,目光同样急切地看着夏筠钰。

  “你这样不公平,你让少将军安排我和何怀玉护送伤病,你是嫌弃我俩是累赘吗”,陶娇气鼓鼓地说道。

  “是”夏筠钰坐在地上,停下擦枪,抬着头说道。陶娇和何怀玉一顿,她们没想到夏筠钰会这么直接。

  “我们不会再拖累你的,钰儿,我们想上战场”何怀玉顿了顿,说道,她也想上战场,也想和那个少年一起并肩作战。

  夏筠钰看着面前的两人,面露悲伤,四人一起走来,已经是真正的姐妹,但是陶娇胆小力小,何怀玉心智不坚,面对大的战场根本活不下去,前几次仅仅是受伤,只是她俩幸运而已。

  “怀玉,陶娇,如果我们都死了,流放的幼弟怎么办,死了的亲人怎么办,没人祭奠,没人记得,如果我们都死了,那当初我们努力活下去又有何意义。”

  闻言,何怀玉和陶娇一愣,反应过来,“可是也可以我们两个上战场,你和玥姐姐……”,陶娇急急说道。

  闻言,感动充斥了整颗心,微微笑着,眼却红了,夏筠钰放下手中的枪,走进二人,将两人抱住,“遇汝等,是我之福”,眼泪滑落,接着又说道“我们四个人,只有我和我姐姐上战场,活下去的机会才会更大,立功的机会会更大,这样翻案的机会才会更大”。

  相互抱着陶娇和何怀玉摸着瘦瘠的夏筠钰,同样红了眼,她俩知道夏筠钰的意思,听说三皇子回来了,而夏筠玥是和三皇子有婚约的,他自然不会对夏筠玥和她的胞妹置之不理。但是,何怀玉却知道,这只是钰儿和玥姐姐不想让她俩置于危险之中的借口而已。

  “那你和玥姐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陶娇流着泪,紧紧抱住夏筠钰。

  当天下午,何怀玉和陶娇同其他一百轻伤兵,将重伤者护送至雍城。看着城下的队伍越来越远,“钰儿,保护好自己好吗?”夏筠玥看着身量快超过自己的妹妹说道,“不然,睿哥太孤单了些”。

  夏筠钰望着姐姐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经历了战场,她知道,在战场上,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生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