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长鹪之死

仕家女将 月遂 2042 2019.10.02 22:15

  寒风峻冷,夏筠钰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白霜,呼出的气与四周的白茫融成一体,素手往前挪一下,手心的疼痛便加重了一份,湿腻尚来不及流下来便凝固在了手腕上。北风吹来,绳子晃荡的越加厉害,吹来的雪花迷了双眼,夏筠钰不敢有一刻的放松。

  “……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吾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夏筠钰低声背诵,忍着痛加快向前的速度。终于到了悬崖对面,夏筠钰看着光秃秃白茫茫地树林,爬上了悬崖,将身上的悬链稳稳地扣在石柱子上。

  崔朗见一旁的悬链哗啦啦地作响,不似被风吹的声音,心中的凝固裂了一个细缝。只听一声清脆的口哨声传来,崔昶向前拉了拉悬链,兴奋地说道:“少将军,悬链连上了”。

  “你先带十人先过去,然后让百姓过去,我们垫后,还有拿上那个”,崔朗指了指地上的衣服。“是”,崔昶带了人迅速地滑了过去,见夏筠钰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面皮一红,结巴地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夏筠钰接了衣服迅速套上,然后拿了滑索上了悬链,“嗦……”的一声,人就消失在白茫之中。

  崔朗焦急正劝说几位妇人上滑索,那几个妇人抱着悬链哭着喊害怕。夏筠钰飞身前来,见此情景,眯了眼,心中怒气腾起。拎起地上的枪指着那几个妇人说道“如果不愿上就死在突厥人刀下,不得如此阻了别人的生路”,嘶哑的声音如木锯,面色惨白如纸,似从地狱归来的鬼魅。那几妇人吓白脸,哆哆嗦嗦地上了滑索。崔朗一见愣了一下,嘴角上扬,呼出心中的闷气,女人真的不好惹。

  “钰儿”夏筠玥扒开人群向前紧张地看着夏筠钰,夏筠钰反身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来了,来了”人群中有人喊道。只见何怀玉从另一条悬链上滑了过来,何怀玉一个跃身,便稳稳地停在了众人面前。

  “少将军,悬链已经固定了”何怀玉双眼闪着亮光,朝面前这个俊朗无二的少年说道。夏筠钰看着何怀玉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手搓着衣角,端着是娇羞得样子,心中起了无奈,曾何时她对她的平元哥哥也是这样的吧。突然那张龅牙猥琐的面孔闪光脑海,恶心从心底泛起,夏筠钰脸上只剩青白。

  两条悬链,人在上面快速滑了过去,远处的轰隆声也越来越近,崔朗等人具是面皮一紧,让仅剩的士兵加快速度。

  最先带着一批人过来的是陈城、崔昶等人,及几个搀扶的伤兵,“少将军,快走,突厥人就到了,章都尉正在断后,支撑不了多久”。“崔昶,带人撤,这是军令”崔朗紧着面皮,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往身后走去。

  夏筠钰见此,面无表情拎着枪走了过来,停在了崔朗的身后,看着前面的街道,地面在颤抖,呼喊声越来越近。突然,一个身影急速过来,正是长鹪手中拖着一个全身鲜血的人,一支箭雨从那人背部穿过,四肢耷拉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少将军,快走”长鹪同样不好受,背腰部长长地伤口,正往外冒着血,他见崔朗还在,急了眼,身后的突厥士兵如潮水般涌来。

  “你带章远杰走”崔朗抡起枪将上来的人挡了回去,下一批敌人舞着刀接踵而至。夏筠钰紧了紧手,起势,大开大合,不顾防守,枪枪插进敌人的胸膛,不带半点迟疑,温热的血液瞬间溅染了她的面容。

  长鹪见此青筋暴露,眼充了血,将章远杰扔给旁边的人,从地上拿起强弩,搭上箭羽,射了出去,箭羽带着杀气直逼敌人面门而去。

  三人的配合,尚阻挡了一小会,远处的敌人正在聚集,快速地缩小自己的包围圈,眼睛中具是兴奋,很快三人被逼至悬崖边。长鹪砍断悬链,急呼一声,“走”,捞过夏筠钰的腰,崔朗回身一个横扫千军,起身一跃,抓住悬链,三人便从悬崖上坠落下去,只留敌人在悬崖边上嗷嗷大叫。

  三人从悬崖急速坠落,空中的雪花似刀剑一样从脸庞划过,然后悬链停住,将三人狠狠地砸在悬崖上,夏筠钰只闻上方传来一声闷响及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可是横在腰间的手仍是强劲有力,不松分毫。

  夏筠钰反身,却看不见身后人的情景,她急了眼,“啾啾”,崔朗朝上方吹了口哨,然后悬链开始往上一点一点地移动,而身后的人始终将她护在身前,不受一丁点伤害。

  “钰儿,钰儿”夏筠玥等人将三人拉上来,见此情景围了上来。夏筠钰赶紧扳开横在腰间的手臂,反身一见,红了眼,泪水如泉涌般流了出来。躺在雪地的人瞬间将周围的雪染红,横在腰间的伤口深可见骨,正往外冒着血,平淡无奇的脸近乎透明,嘴唇青白。夏筠钰颤着手紧紧按住长鹪腰间的伤口。

  “不要,不要……你不要死,不要死,求你了,求你了,你们……你们谁来救救他,快来救救他”,众人皆是沉默,泪水砸在长鹪的手上,他费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女子,努力扯了扯嘴角,幸好……幸好他没辜负了那人的托付。“别……哭,我……很……高兴,活……着”话还没说完,眼睛中的情谊消失殆尽,只留下一片灰白。“不……不要”夏筠钰俯下身,握着长鹪的手,想给他传送一点温暖,可满是茧子的手却慢慢冰冷下去。

  “少将军,敌人开始搜山了,我们得快”崔朗看了一眼跪在雪地里的女子,抿了抿嘴,眼神中纠结痛苦闪过,便可又恢复了平静。

  他走向前,拉起夏筠钰,面无表情地说“他的愿望是你活着,你就不能辜负他”,说完让夏筠玥架着她赶紧撤。夏筠钰狠狠擦干眼泪,俯下身,颤抖地素手拂过长鹪的眼,“你安息,我会为你报仇”,嘶哑声如木锯声从唇中飘出,说完起身握紧拳头转身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