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姐妹

仕家女将 月遂 2038 2019.09.24 23:35

  玉遥、玉铭三人这两天忙着采办和笔直,圣谕的第二天起,红帐内就开始挂上了红灯笼,贴上了喜字,来往的丫头也多了些,风雪中不时传来笑声,像过节般热闹,众人都看的出花姑对夏筠玥四人出阁礼的重视。

  夏筠钰却躲了这份热闹,在贵叔的小院里,在皎洁的月光下挥着十斤重的樱枪。夏筠钰将头发绑着简单的马尾,穿着深蓝色男人的短襟,衬的小脸雪白,下着黑色胡裤,紧紧地绑了裤腿,只见动作往来如风,枪头寒光冷冽,时刺时挑,在夜幕中划出一道道口子,杀气凛然。

  夏筠玥领着何怀玉和陶娇进来时就看见这样的情景。何怀玉和陶娇二人均是面露惊讶,她们虽然知道夏筠钰一直在练武,但是没想到她进步这么厉害,尤其何怀玉。何怀玉脱了身上的棉衣长衫,只着内衫,拔了头上的玉簪,同样绑成马尾,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剑来。陶娇正想阻止,夏筠玥将她拉了回来,向陶娇摇了摇头,便拉着陶娇进了屋点了灯笼,烧上水,搬了两条小矮凳出来,两人坐下。

  何怀玉的父亲何子奇身为兵部尚书,本身是善武的,对女儿学武很是欣慰,请了有名的师父教的自家的儿女。考虑到何怀玉是女儿身,故教习师父主主要教了剑术。短刃怎可与长器相接,但何怀玉武艺不错,夏筠钰有心放水,故两人尚可往来几百招。

  陶娇见着两人一招一式越来越快,周围扬起一圈圈雪花,含着煞气,似传说中武艺超群的女侠,心中感慨,掏出陶埙,陶埙声空明婉转悲切,但陶娇偏偏吹的《军魂归》中第二篇,如见沙场两兵相接,厮杀不断。夏筠玥则敲着拍子,两人相和别有意境。

  随着招式越来越快,何怀玉感觉虎口火辣辣地痛,但心中仍有好胜之气,夏筠钰见何怀玉动作一顿,便挑开何怀玉手中的剑,两人见此都收了势,陶娇见此也收了音,三人相视一笑。何怀玉对夏筠钰说道:“钰儿,你进步了很多,长枪在你手里,感觉你都不是你,太厉害了”。

  “你只是多日不练,生疏了些,练习几日肯定比我厉害”夏筠钰红着脸说道。“是,我惭愧了”何怀玉认真地说道。确实,从流放之后她再也没有练习过,以前练的好,父亲还会夸她,送她奖励,可现在呢?但看着夏筠钰的进步,自己也是不该浪费时间的,不然怎对得起父亲的一片苦心。

  夏筠玥见两人头上落着零零星星地雪花,身上皆是香汗淋漓,赶紧转身倒了热水给两人擦拭,并吩咐何怀玉赶紧穿上外衫以防染病。何怀玉向夏筠钰吐了吐舌头,两人便听了话去洗漱了一番,出来却见夏筠玥和陶娇端了面出来,夏筠钰一愣,想起来贵叔。

  “我见小厨房里只有面,就下了清汤面,我估计大家晚上都没吃好,就凑合着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难吃也不能怪我了”夏筠玥红着脸说道,其余三人闻言皆是一笑。夏筠钰毫不客气坐下,拿过碗吃了一口,眉毛皱了一下,快到人看不见,便又若无其事吃了起来。过了一会,陶娇低着声犹豫地问道:“玥姐姐,你是不是忘了放盐,我怎么觉得面很淡,还有点甜”。

  只见夏筠玥脸红一片,敲了一下陶娇的头“君子寝不言,食不语”,“哦”陶娇只好闭了口,却听见夏筠玥弱弱地说:“我好像把糖当作盐放了”。三人闻言皆是大笑起来,一会就笑地东倒西歪,外人曾言:太常卿长女才情横溢,无所不长,原来厨艺还是很不擅长的。夏筠玥看着三人不好意思说道:“常人家哪还备着糖,黑漆漆地我怎知那不是盐”,说完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便也抿着嘴笑了起来。

  吃完面,收了桌子,陶娇给倒了茶,四人享受着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平静。过了一会何怀玉说道:“我以前常听戏折子里说义结金兰,要不我们也结为姐妹吧?”。陶娇一听眼睛亮了起来:“好呀好呀”,夏筠玥和夏筠钰更不会拒绝,从闺中好友,到同病相怜一路流放,共度生死,再到现在一起要面对的局面,其实她们早就是姐妹。

  四人相偕来到月下,相视一笑直接跪在风雪中,吹着寒风,望着黑夜中那轮明月,异口同声说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今日我…与……三人结的姐妹,相护一生,相携一世,永不背叛,永不分离……”,拜完四人皆起身相拥,陶娇红了眼睛说道:“我终于有姐姐了”,夏筠玥笑着捏了捏陶娇脸上的肉肉:“是呀,我又有一个淘气地妹妹了”。

  夏筠玥最大,为三人的长姐,其次是何怀玉,再就是夏筠钰,最小的是陶娇,夏筠玥望着这段时间又蓄出婴儿肥的陶娇心中有点隐痛,其实算起来陶娇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罢。

  四人相偕回了屋,何怀玉转过身对夏筠玥说道:“玥姐姐,我们能像在朔阳关一样一起睡吗?”。夏筠玥笑了笑:“好呀,你们洗漱之后把被子带过来吧”。闻言何怀玉赶紧说好,拉着夏筠钰就急急地回了屋。

  四人横着躺在床上,弯着脚,虽然不舒服,但是心里却很踏实。何怀玉望着床帘说道:“玥姐姐,我又想起你在朔阳关的话了,你说不管怎样害怕,我们都要拿起面对害怕的勇气,现在我就不害怕了”。夏筠玥没有回答何怀玉的话,只是侧身伸手将何怀玉抱在怀里。而夏筠钰则是拉紧了陶娇的手。有些事你逃避不了,便只有让自己勇敢面对,这才是真正的勇敢。

  难得一次四人起了懒床,等相偕到花厅时,其余人已经快用好了餐。梅姨正想向前,花姑使了眼色,摇了摇头,便笑着说:“这两天天气有点冷,需要炭火直接去厨房拿,只是晚上注意门窗别关太紧”。四人道了谢,入席行早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