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内奸

仕家女将 月遂 2040 2019.10.05 22:11

  回了营,还没来的急处理伤口,崔朗就去点了带回来的将士们,看着躺在担架上一个个伤兵,愧疚和自责充斥心头。红着眼进了营帐,崔朗单膝跪地“报将军,属下有负重托,未夺回姚平城,章远杰都尉牺牲,士兵……仅存四百人…百姓两百人”,崔世恒望着跪下下首,直着腰,全身满是血迹的儿子,僵了脸。

  过了一会,崔世恒才冷着声问道:“说一下原因”。“报告将军,入城后遇敌两千,杀之,后被包围,围者近一万,故撤之”,崔朗抿了抿嘴,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撤退之时,敌军中有我国人”。“什么?怎么会?”崔世恒及在座的几位将士闻言皆是一惊。

  “嘭”崔世恒紧紧地握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临时搭建的简易桌子瞬间坍塌,“他们怎敢……他们怎敢”,捏着拳的手青筋暴露。以往少些军饷粮草,他都不在乎,太子和自己都会解决,可是现在居然通敌叛国,他们是如何大的胆量,还有陛下,他不相信陛下对着这些事不会一点风声都没听过。其他几位领将皆是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气愤和怒火。

  “明威将军崔朗探敌不察责军杖儿十,回去写个详细的折子,退下吧”崔世恒冷着脸,握了握拳头说道。“将军,不可,少将军只是被人设了圈套”几位将士急呼道。“那就加一项学艺不精,拖累他人之罪”崔世恒气红了脸。

  夏筠钰在军医营中找到了夏筠玥三人,见三人已经包扎好了,夏筠玥红着眼过来将夏筠钰拥入怀中,她今天杀人了,虽然在战场上不可避免,但是心中仍是说不出的难受,那一直拿着枪站在她们身前的妹妹是不是心中更难受。

  夏筠钰垂着眼,抚摸着姐姐的背,忍着腰间的疼痛。“没事”嘶哑声从嗓子中飘出。夏筠玥将妹妹从怀里放出来,全身上下打量一番,见腰间还在流着血的伤口,红着眼,赶紧让夏筠钰躺下,陶娇见此赶紧出门找军医去了。

  等军医上来查看情况之时,夏筠钰早已经睡了过去,夏筠玥和何怀玉一起将夏筠钰身上的血衣换脱了下来,仅留着大红内衫,军医赶紧上前处理伤口,将四周已经发黑的皮肉割掉,再包扎上。

  夏筠玥看着年老的军医执着刀,一点一点将夏筠钰伤口周围的碎肉和发黑的皮肉割下来,瞬间红了眼,豆大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处理伤口的刘军医倒是很是淡定,只是仍对睡死的夏筠钰有些敬佩,毕竟是女孩。

  刘军医刚出营帐就被崔昶一瘸一瘸地给截住,让他赶紧去看一下崔朗。他不敢停歇,带着助手赶了过去,见到崔朗时,他全身一抽,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崔朗赤条条地趴在床上,昏睡了过去,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背上还有军杖的伤痕。“胡闹,胡闹,胡闹”刘军医抖着山羊胡大声喝道。“下次你们再这样也不用叫我过来了,免得染了我的招牌”。

  崔昶几人赶紧上前安抚,刘军医也不含糊,赶紧和助手上前给崔朗处理伤口,见崔朗苍白的脸,紧闭着的双眼,轻微的呼吸,却是死死地昏睡了过去。“女娃娃这样,男娃娃更是如此”刘军医手上不停,嘴里嘀咕着。等处理好,已经到了午时。

  崔世恒处理完事情,和将领们商量好对策,出了营,望着灰沉沉的天,吹着泠冽的寒风,呼出心中的闷气来。崔家世代为天元镇守边疆,家族祠堂里的排位堆的已经三丈高了,他这一刻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凉。他的三个儿子,现在只有崔朗一人幸存,他只有对崔朗务必严格,才能让他在战场上活下去。想起自己的小儿子,崔世恒想起他身上的伤,便敛了敛神,去了崔朗的营帐,脚步踏在雪地里,留下一串深沉。

  看着伤痕累累的儿子,崔世恒红了双眼。崔朗睡梦中似乎感觉眼前一黑,便警惕地睁开了双眼,却见到站在床前的高大的身影。“父亲”一声低喃,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开来,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会唤得父亲二字。

  喝下药,崔朗已经清醒下来,半躺着看着坐在床前一动不动的父亲,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梁,找了一个话题“父亲,救下来的百姓怎么安置,还有姚平城怎么办”。“百姓先安置在军营内,但是会被限制,你段叔叔前日下午已经带来一万士兵去了姚平,刚已经收到了捷报,等他重新安排的姚平的布防,会将百姓安置到雍城”,崔世恒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段叔叔有查到是什么人带军冒充突厥兵吗?”崔朗问道。“怀疑是张林,但还没有确切的证据”,崔世恒握着拳说道。“我觉得您可以找一下花姑,让她查一下红帐里的人,他之前和红帐里玉琢走的很近,前段时间,张林见什么人都是在玉琢那里见的”崔朗沉思了一会,接着说道:“如果我们能找出张林叛国的罪证,我们就可以证明三皇子根本就没有反叛”。

  “也许吧”崔世恒垂着眼说道,最近陛下的行事越来越无章可循,朝中这时应是不断巩固太子的正统之位以稳定朝纲。可是从三皇子案到现在,陛下似乎有意打压太子,抬举二皇子,连宫中的淑妃娘娘也越来越看不清陛下的用意。他不相信陛下会不怀疑三皇子案的真假。

  崔朗明白父亲这句话的含义,三皇子被囚突厥,只有几个人知道,但是目前前去救援的人还没传来确切的消息,他知道如果战争到关键点上还没救出三皇子,突厥人一定会将三皇子作为筹码,而太子和父亲因为知道三皇子的下落才会在这场战事里有些畏手畏脚。

  “父亲,我想去突厥国救出三皇子”崔朗说道,大雪已至,他们和突厥人的战争迫在眉睫,他们必须救出三皇子,这样才不会被胁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