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比试

仕家女将 月遂 2138 2019.10.06 23:52

  崔世恒闻言按住了崔朗,“太子在贵叔出发前就让长鸳去了,不久应该会有消息”。崔朗闻言安静下来,一动一静之间,身上密密麻麻的痛传来似扼住了他的呼吸。崔世恒见儿子面色苍白,冷汗淋漓,知道他牵动了伤口,看他抿着嘴一言不发,只好让他先休息,出门找刘军医去了。

  第二天崔朗就下了床,出了营帐,却见夏筠钰从主营帐出来,面色清冷,眼光中含着坚韧。等夏筠钰转身离开,崔朗走进主营帐,里面却是传出一阵哄笑。崔朗正准备进入,就在这时崔昶顶着无可奈何的表情从内出来,见崔朗立在营便面露惊喜,“少将军,你怎么来了?”。

  “刚刚夏筠……就是那个女人去营帐干嘛?”,崔朗紧着面皮问道。“你说夏筠钰呀,她居然跟大将军说要参军,如果立功了想让将军将她弟弟从黔洲调回”,崔昶一脸好笑地说道,“大将军他们怎么可能同意”。闻言,崔朗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为什么?”。

  崔昶一见崔朗冷峻的面色,眼中的寒光,似乎感觉周遭空气被冻结,全身僵住,“大将军……说……军营内无女子,还说就算立再大的功劳,没有陛下的特赦不可能将她弟弟调回”,崔昶诺诺地说道。崔朗听着帐内再次传来的笑声,心一凛,转身便离去,只留崔昶在原地流下冷汗,满头雾水。

  夏筠钰从架子上将自己的长枪取下来,狠狠地插在地上,入土三分,枪头在寒风中丝毫不动。她是太着急了才去找崔世恒。

  父亲生平最敬佩的就是崔氏,满门忠烈,从一个拥有十三系的繁荣大家族,到现在嫡系子孙只留下崔世恒、崔朗及其兄长留下的遗腹子。她也是敬佩的,平元哥哥跟她说他在武举馆内唯一佩服的就是崔朗,身边所有人都认为崔氏是最公平正义,她以为只要她请战,崔世恒能明白她的苦心,夏家、何家、包括陶家,只想留住最后的血脉,参军立功是唯一的办法。

  可是,她想错了,这世间对女子是何其苛刻,根本不允许女子参军,更不要说建功立业,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武王的胸襟。

  右手紧紧握住枪身,眼泪在眼眶转了一圈,仍是没忍住流了下来,打在雪地里,只留下坑洼的伤痕。她们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有死在战场上,拼的一点点功劳,让弟弟们离开黔洲,这也是目前最快,对她们来说最解脱的办法。

  崔朗走进军医营帐,看着夏筠钰只身一人站在这风雪之中,满是灰白的空间里只留下那一抹红。他慢慢走近,夏筠钰听到身后的脚步身,抬手抹了抹眼睛,反脸过来,平静无波地看着走过来的崔朗。崔朗一愣,脑海中划过刑场路上的那张脸,清冷平静,而眼前的女子和他有着一样的目光,他心中泛出一丝苦涩。看着夏筠钰微红的双眼,他还是向前走了一步。

  “也许我可以帮你”,崔朗说道,不带一丝波澜。“我不需要贵公子的同情”,夏筠钰闻言,怒火从心底腾起,这算什么,老子刚打一巴掌,儿子过来给颗糖。

  崔朗没说话,风中凌乱的飞雪,让四周安静了几分,过了一会崔朗说道,“军营里不留女人,特别是没有用的女人……,明天我在武场等你,你先打过我你才有话语权”。夏筠钰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她不需要他的施舍,但是这确是她们唯一的希望,她看着崔朗转身离开的背影,握着长枪的手青筋暴起。

  到了晚上,军营里有地位的都知道了明天有人要在练武场挑战少将军,闻言皆是一笑,笑话,少将军是谁?别的不说,光是武举人就是很是厉害。

  崔世恒闻言同样很是惊讶,他将手中的信交给了副将。同样惊讶的还有夏筠玥三人。夏筠玥正在给妹妹腰间的伤口换药,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明天我给你换完药才去吧”,她垂着眼,她知道妹妹的用意,她劝不了,只是恨自己太无能,从流放到现在她一直是妹妹的负担。夏筠玥握紧拳头,有些事妹妹能做到,她也可以的。

  “钰儿,我明天替你去”何怀玉握着剑,从营外急冲冲地进来,后面跟着跑的气喘吁吁地陶娇。何怀玉来到跟前,看着夏筠钰缠着紧紧地腰,心中的疼惜一闪而过。

  “你觉得你打的过崔朗吗,他是长平年间以来年龄最小的武举人”,夏筠钰起身穿起内衫,将一片白腻掩护在布衫之下。何怀玉耳尖潮红,说不出话来。确实,她和夏筠钰还是很有差距的,她刚刚一想到可以和那个少年比武,引起他的注意,她就头脑发热了,但是冷静下来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第二天夏筠钰同样一身红装,高高束紧头发,寒风吹着乌黑的发丝扑在面上,间隙中只留下苍白,雌雄同株。崔朗看着对面握着枪立于天地间的女子,心中一丝的敬佩油然而生。

  “快看,不知哪来的野小子,居然敢挑战少将军”,人群中有人讨论着。崔世恒带着几个将领拨开一层层包围武场的人来到武场边上,待他看着夏筠钰握着的长枪倒是一愣,他还不知道这个女娃娃的武器也是长枪。

  一声鼓声起,夏筠钰起势,手中的长枪带着寒光朝崔朗面门直刺而去。到了面门,崔朗才头一昂,伸枪一挡,反身一枪,却被夏筠钰旋身一躲,瞬间崔朗腰背间传来刺骨的疼痛。崔朗面色一凛,他知道夏筠钰会武功,他本来想放水,让她赢的。但是他低估了她,她看出来了他在放水,所以才给他一个警示。

  夏筠钰面皮绷紧,心中怒火燃气,手中的招式越来越快,长枪在她手中出神入化。“将军,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怎么知道崔家枪法”,而且还用的如此灵活有力,一旁的常将军和崔昂惊讶地问道,这个武功境界估计和少将军有的一拼。崔世恒同样轻眯下了眼,看着武场内那女子身形招式凌厉狠绝,深悟崔家枪法的精髓,不仅如此,还稍改动一些,更适合女子运用,但杀伤力加倍。他内心同样震撼,是的,是震撼。看的越久,他红了眼,夏筠钰身上有已逝长子的影子。

  崔朗心中同样很是震撼,他偶然听蒋平元说过他在教自家妹妹武功,蒋平元根本没有妹妹,现在看来教的就是夏筠钰,可是蒋家的枪法虽然来源于崔氏,但是面前夏筠钰武的明明就是崔家枪法,不仅熟练,更知道其精髓。他抖起十分的精神去面对,手下的招式同样凌厉难挡。在外场的士兵只看到了场内的两个身影,具体的招式已经看不清了,两人掀起地上的风雪,形成了一个小风暴,让人挪不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