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三皇子

仕家女将 月遂 2054 2019.09.25 22:47

  在玉遥等人的故意宣传之下,姚平里很多人都知道了夏筠玥四人的出阁礼,甚至有人不顾危险从雍城跑过来,就为了看传说中的美人儿。“花姑,几个校尉都去了帖子,还有城内几个大户,钱少爷、严少爷们那也都特地跑了一趟”梅姑对正在算账的花姑说道。“嗯,虽然不一定来,但是总要有几个能入的眼的,你别忘了到时让人引路,恭敬些”花姑吩咐道。梅姑应了之后出了门去给花姑准备宵夜。

  梅姑一路走来,见花厅横梁上都挂上红绸,一串串红红地灯笼映在雪地里,泛着红红地光,花厅外面的枯树枝上还扎着红花,看来玉遥等人对那四人很是上心。梅姑心中一叹,在她看来夏筠玥四人长相艳丽,行为大方得体,为人也是和善,真真地符合仕家风范,她打心眼里和花姑一样是喜欢她们的,可奈何天意如此,走到如此境界是可惜了。

  正在梅姑一路长吁短叹之时,夏筠玥正带着三个妹妹在房间写写画画,花姑许诺出阁礼之后让人给黔州带信及东西,黔州是弟弟流放之地。虽然出阁礼在即,但是家人才是四人真正无法割舍的。四人不知道在黔州弟弟们是否有机会进学,怕写的太难懂,便与之前寄来的画像一样,写字加画画。四人忙到深夜,看着桌子上厚厚的几摞纸,夏筠钰苦笑了一番,不知道花姑看到会不会不让寄。

  四人像昨日一样横着睡在同一张床,四人没有再说话,因为没人能安慰到对方,只能给自己去面对的勇气。夏筠钰摸着手腕上的黑绳子,睁着眼睛,望着眼前的黑暗,只觉得前面有一个妖怪正张着大口要吞噬下一切。而从不断的翻身声来看,何怀玉她们也怕是没睡。就这样挨到了天亮,窗外开始有蒙蒙的光亮透进来,传来几声公鸡打鸣的声音。夏筠钰就看着自家姐姐悄悄起身拨了一下火盆里快熄灭的炭火,加了些炭,披了衣服轻声出门了。

  站在栏杆边,看着雪花随风飘散,目之所见皆是白茫茫一片,夏筠玥伸出双手接了一片雪花,还没看清,雪花便在手心中化成水,一点都不像那日那个少年对她说的那样。这是夏筠玥流放以来第一次想起元越,以前是不用想,现在是不敢想,她怕自己哪怕有一点想起元越都是对父母之死的不敬。她虽然清楚父母之死不能算在元越身上,可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今天夏筠玥却忍不住去想这个她曾经的未婚夫。

  元越是陛下的第三子,是明妃所出,从小便伶俐聪慧,曾被太寺庙慧光大师批命有护国之象,陛下大悦,因此让其从小和太子一起受教育,加之明妃所出的四公主因救驾而逝,所以陛下对元越有不一样的纵容和爱护,从而养成了元越的真挚的性子。

  她是怎么认识他的呢?平元十五年春节,她第一次随父母进宫参加节宴。节宴前她不耐烦和一群女子各种攀比,便让内侍带着在院子里闲逛,却见一个少年拿着弹弓打树上的鸟儿。她看着树桠上的鸟窝就快掉落,鸟窝旁的两只鸟一直盘旋不去,她猜想鸟窝里肯定是有小鸟的。她心中不忍,便出声阻止,谁知那少年理都没理,她气不过一手夺下少年的弹弓,少年才抬头看她。她看着他亮闪闪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红润地嘴唇,圆嘟嘟还有婴儿肥的脸庞,她一度以为他是个女娃娃。看到少年气鼓鼓地样子,像足了自己妹妹生气的样子,她习惯性地将弹弓收起,用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对其教训了一番。看着少年惊讶的眼神,她觉得甚是可爱,便又伸手捏了捏他脸上的肉,大呼可爱。

  等她转身准备离去,才发现周围跪着一圈的内侍,低低地匍匐在地。她才反应过来,敢情她调戏了某位大人物,她赶鸭子上架装作不知,红着脸赶紧逃了,却没注意身后一脸红霞的某人,眼睛里透着光看她落荒而逃。

  等宴会开始,母亲才从一群夫人中脱身带她入席,等陛下入内,行礼之后她看着跟在皇帝身后的那个圆脸少年,她才流出冷汗来。全程她低着头窝在母亲身后,当然没注意那个少年笑着看她的小动作,没办法,高处看什么都看的清楚。

  等到宴会结束,她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跟随父母回了家,过了两天,什么事也没发生,她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中。谁知道出了节,内侍传旨而来,将她赐婚给三皇子元越。等内侍离去,父母问及是否早就认识三皇子时,她才想起宴会上的那个少年。一个时辰后,果然那个少年携礼来到她家,那是她第一次真正认识他。那天她才知道他比他还小半岁,因为男生发育晚的问题,他甚至比她还矮半头。他虽年小,但行止有度,没有半点皇家傲气,周身满是温柔,一点都不想她印象中那个残忍无同情心的形象。直到他解释他为何会想打下那鸟窝,原来是有一条蛇入了那窝,他的目的不在鸟而在蛇。她想起自己当时还对他训了一番,红了脸。

  从那一天之后全京都都知道了她是未来的三皇子妃,还是三皇子自己十分钟意的三皇子妃。而因为身份的问题,她见他的次数并不对,只知道她见一次就会发现他比她高一分。直到他出事前,她都是很期待他们的大婚,更何况他许诺这一生他会像她父亲和她母亲一样,只有她一个妻子。可还没等到她的及笄之礼,没等到他的八抬大轿,却等来了他的死讯和叛乱。她不该想他的,夏筠玥伸出冰冷的手尖拂了脸上滑落的泪水。

  “姐姐,你还好吗?”夏筠钰给夏筠玥皮上披风,担心地问道,这是她第一次看着姐姐独自流泪。“没事,只是被风吹迷了眼”夏筠玥假装了揉了揉眼睛,整理了情绪,又恢复成了那个举止优雅的夏筠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