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联手

仕家女将 月遂 873 2019.10.25 22:55

  “长鹊,你说你身后的主子到底在想什么呢,他心中真的只有那么一个人吗?”元越冷冷地问道。长鹊心中一突,低下头,并不言语。元越也不在乎,最后看了一眼场中的女子,转身走了。

  “殿下,姚平传信来了”,长鹤递上手中的信。元煦闻言停下手中的笔,俊冷的眉间宽了宽。

  待他看完信,眉间紧促,难怪最近二皇子除了京都的生意,其他地方的财源都被截断,还有夏筠翊几人被从盂县送到了明老太傅那里,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将夏筠翊几人放到明老太傅那,但是终究不能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现在,那几个孩童被元越送到明老太傅那,连父皇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明老太傅是祖父留给父皇的人中唯一在世的了。他料定元越回来之后会反击,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狠,一点都不像他即往的行事。他更没想到明老太傅会出面收夏筠翊与蒋平吉为徒。

  “太子殿下,三殿下这样会不会?”长鹤脑子里理了理最近三皇子的动作,他有些触目惊心,外面总说三皇子虽然睿智,但是独不爱政事,上次领兵出姚平还是因为陛下直接下旨他才去的。正因为他的即往表现,所以即使是兵败,外面的人也不觉得奇怪。

  可谁能想到,三皇子的势力远比他想的那样强大,甚至超过二皇子,和太子殿下旗鼓相当。太子尚且顾及陛下的看法,并不想现在将二皇子拉下马,而三皇子完全不顾及陛下,他是为何如此有恃无恐?

  “他不会,就是因为他不会,他才没有像我这样的顾虑,况且父皇目前除了呵斥他,并不会责罚他”,元煦将手中的信放在灯中点燃,幽冥的光照亮了元煦的双眼。

  元越在信中说想与他联手,他帮他拉下元显,而他必须将元显、张林一系列参与制造反叛案的人都交到他的手上。而对他来说这些看似简单,却也有些难处。

  但他却不得不答应他,因为信中最重要的是他说他会帮他看好夏筠钰,呵呵,果然皇家里没有哪个是真正的傻子,更何况被预言有辅国之才的人。

  “影,最近明妃娘娘是不是经常过来看望母妃?”

  “是”

  “你去跟明妃娘娘说一下,问她有没有需要送到姚平的东西,当然最好是有”

  “是”

  钰儿,你好吗?这一阵子的军邸上开始出现夏筠钰四人的名字,而钰儿的名字越来越多,他的担忧也越来越重,为了不引起朝中的注意,他将夏筠钰四人的名字从军邸上删除。长鹤明日会带着回信去姚平,也会带去他的思恋,他现在不想在隐藏自己了,他想让她知道他的存在。

  崔朗和夏筠钰潜伏在外近半月余,对突厥换营出兵以及粮草运输有了详细的了解。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不同以往,看来突厥近些年来粮食、铁矿及其他军需储备充足,这就是为何第一场大雪来临后突厥并不急着进攻的原因。而突厥人常年游牧于天气恶劣的北方,相比于天元的士兵,他们更适应现在的天气环境。

  崔朗看着篝火,眉头紧缩,连夏筠钰从他手中拿走烤兔都没发觉。夏筠钰烤着手中的兔子,手脚麻利,并从身上掏出小小瓶瓶罐罐来,朝烤兔上撒上盐巴和胡椒粉,顿死香气四溢。

  崔朗被香气勾引缓过神来,望着被大火映的小脸通红的夏筠钰,他心中酥麻顿起,他从未想过他有一天能和心爱的女子一起上战场,一起杀敌,一起侦查,心中满足,却也是担忧。

  “给”,夏筠钰用匕首将烤兔的一条腿卸了下来递给崔朗。“谢谢”,崔朗欣然接过,大啃起来,果然味道比他自己做的好多了。看来自己心爱的女子还是善厨艺的,他的心中鼓鼓地,欢喜与骄傲塞的满满的。

  “钰儿,我们应该要主动出击了”,啃完最后一根骨头,崔朗吮了自己的手指说道。

  “嗯”,对于崔朗叫她钰儿她已经麻木了,她没想到沙场上果断决绝的少将军会在称呼上如此无赖。观察了这些天,她也明白这次突厥准备充足,不同以往。

  两人吃完,商量完对策,等崔朗理清思绪,却看见夏筠钰已经就地躺在了篝火旁,他轻轻添了柴,将火烧的明旺一些。

  解下自己的外衣,崔朗轻轻靠近,见夏筠钰的一半侧颜隐在黑暗中,一半被火光照亮,染上橙色,长长的睫毛扑下暗影,看来她是累极了。他轻柔的将衣服盖在这单薄的身子上,便靠着一旁眯上了眼睛。

  听到吱呀一声,夏筠钰从睡梦中惊醒,迅速从靴子中拔出匕首,定眼一看却是崔朗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崔朗看着夏筠钰这一系列动作,心中隐隐泛起了疼痛。

  “没事”收起手中的匕首,夏筠钰看着崔朗手中拎着的野鸡,有些不好意思,她就这样沉沉地睡过去了。看着落下一旁的外套,她才发现崔朗穿着中衣就出去了,她赶紧把衣服递给了崔朗,轻声道了谢。崔朗看着夏筠钰耳尖的红潮,心中觉得甚是可爱。

  “钰儿,将来你想嫁给怎么的男子”,崔朗一边看着夏筠钰烤着野鸡,犹豫地问道。“我已经嫁过了,不会再嫁”,夏筠钰手中的动作一顿,冷冷地说道。闻言崔朗一愣,抿了抿嘴没再说话,苦涩从心底弥散开来。

  “如果有人喜欢你,而你也喜欢他怎么办?”过了良久,崔朗仍是没能忍下心中的冲动。

  闻言夏筠钰想起平元哥哥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出了这个门,忘了我,忘了婚姻,好好活下去”,嘶哑哽咽的呼喊声在耳边回响,夏筠钰的心也跟着紧了紧,眼睛瞬间酸涩,“不会,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

  闻言,崔朗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挖走了一块,血淋淋的。他知道夏筠钰是蒋平元的未婚妻,而钰儿是代替了蒋平吉来到这的,可是蒋平元已经……死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机会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