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弹劾

仕家女将 月遂 2105 2019.09.18 23:51

  元煦让影派人去查清长鹪的下落,并让内侍去传唤太子太傅叶博仁。元煦想起刚刚崔世恒的信,他菱角分明的脸更是冷了三分。最近几个月,随着兵部尚书和太常卿等位置的空缺,他与二皇子的交锋越来越猛烈,他之所以让长鹪不汇报夏筠钰的事情,就是避免她牵涉其中。崔世恒信中言明有人密报任崇夏筠玥等人对陛下行替身术,幸好任崇解决的尚且及时,可是谁会盯上夏筠玥她们?还是其实针对的其实是他,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

  太子太傅叶博仁已近古稀,是一个精瘦的老者,虽年老但仍是精神矍铄。叶博仁行了礼,元煦赶紧扶起,请了座,两人开始商量崔世恒信中所言之事。

  对于夏筠钰的事情,元煦从未瞒着叶博仁,而叶博仁也从未干预过元煦的私事。叶博仁看完崔世恒的信,沉思小会,对面前的元煦说道:“殿下,我与崔大将军的意思是一样的,背后的人估计想从忤逆之罪去做文章,原因有三:其一,殿下之前为了蒋夏两家留后触犯陛下,陛下已斥责殿下忤逆,其二,自古以来巫蛊之祸是祸国祸民之大忌,其三,殿下是太子,必须恭孝仁廉,恭孝在前,仁廉在后,只有谋逆等大罪可动根本。”

  元煦也只能想到忤逆这一条,因此,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先下手为强,到了深夜,太子亲送叶博仁出了宫门。“老爷,直接回家吗?”车外的管家问道,“先去刑部尚书廖大人那去一趟”叶博仁眯着眼睛说道。“是”管家恭敬地回道。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仍是一夜未睡的元煦穿了朝服去了淑贵妃那,他知道昨晚父皇憩在母妃那。门口内侍入内通报,太子恭敬进入,见叔贵妃正在伺候当今陛下元宗行早膳。元宗年四十,尚在强胜之时,但面容上已有岁月的刻痕,双鬓已染了白,但是举手投足间仍是王者风范。淑贵妃见着元煦来了便笑着,似姣似气地说道:“怎了?现在就只会关心你父皇了,只有你父皇在你才会想起过来陪我吃早膳,眼中可否还有我位置”。元煦笑着说不敢,给元宗行了礼,元宗看着母子的来往,笑了,然后叫元煦一起行早膳,在淑贵妃的调侃之下父子处的一片和睦。

  行了早膳,元煦进了大殿,众人见之赶紧行礼。元煦面无表情走过,走到二皇子面前,停了停,温和地扶起跪下的二皇子:“皇弟最近辛苦了”。二皇子恭敬地笑笑,赶紧说不敢,元煦笑了一下便走过。

  二皇子元显为良贵妃所生,良贵妃为渝王之女,而渝王是陛下的九皇叔,在平元之乱中为救陛下断了一条腿,乱一平,陛下便将良贵妃迎入宫。良贵妃除生了元显,还生了四皇子元昊,是宫中唯一生有两皇子之人,可见良贵妃在宫中的位置。元煦肖像先皇后,而二皇子元显相比元煦更肖像陛下,菱角分明的脸上浓眉鹰眼,高鼻阔嘴,却少了元煦的精致和沉稳。

  随着内侍高呼:“陛下驾到”,只见一身穿黄色九龙衮服的男人坐上龙椅,正是当今陛下元宗。元宗冷峻的眼望着下面的臣民们,内侍高唱,早朝开始,先是就边境的战事布置,粮草调配及江淮水祸讨论一番。等一番讨论结束之后,元煦出列入定,面无表情汇报道:“启禀陛下,昨日崔大将军上书言明军中出现巫蛊之术,经兵属执事任崇查明乃是有人意图嫁祸流放之人所为,真凶尚未查明,正逢战时却出现巫蛊之术,为稳定军心,请陛下查实”。

  二皇子闻言心一紧,然后向后御台史看了一眼。御史台常言向前说道:“臣有事启奏,臣弹劾太子惑乱朝纲,包庇罪犯之罪。”“哦,常卿可有证据?”元宗抬了眼问道。常言紧了紧面皮说道:“太子所言流放之人乃年前流放的蒋夏陶等余孽,其因流放心生憎恨故行替身之术,妄想伤及陛下,而太子因心慕陶氏之女故指使任崇包庇罪犯,我这有一张画像可证明”,说完,常言遍呈上手中的画像。内侍当众打开,却见纸上正画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趴在地上写字。

  “这个画像可证明什么”元宗沉着脸问道。“回禀陛下,此画像画的乃是陶氏之子,是太子吩咐画的并派送到红帐”,常言说道。元宗转向在一旁未说话的元煦问道:“太子可要辩?”元煦出列说道:“流放之人在朔阳关外被袭,死伤三十六人,但斩杀敌军五人,此画像乃是为照顾人伦,念其杀敌有功所赐。其次,常卿怎知是我指使任崇包庇罪犯?”

  常言闻及抬头看了一下二皇子,只见二皇子此时脸都黑了。二皇子出列说道:“是否乃太子指使,可让任崇出面指认,再者听说流放之人到现在为止尚未充入军妓,此乃违抗圣谕”。二皇子似乎心揪紧了般,这个计划本应该晚几日执行,毕竟需要任崇的当面指认,长鹪的供词,可现在不得不提前,明显效果不显。现在只要任崇能指认太子,那么还不算一步死棋,但是任崇就不能再用了。

  “陛下,任崇言明此乃嫁祸,最后不管被嫁祸的人怎样都会被查到真相,儿臣建议查明真相”,元煦又说道。二皇子正想再说,却被元宗打断了:“着任崇接谕开始三天内查明真相,流放之人充妓,否则斩立决”。元煦双手握拳压着心中的冲动才没说出求情的话来,叶博仁见此刚刚悬起的心放了下来。

  退了朝,元显看着元煦离开的背影,心中的不甘再次袭来。元煦只是比他早生了三天而已,先皇后已逝,他只是寄养在淑贵妃那,他为何生下就是太子,而不是他。本来可以把他拉下马,却被他先下手,让他功亏一篑,心中的不甘和愤怒再次掐紧着他的心脏。

  元煦同样黑着脸进了书房,圣谕一到夏筠钰就……虽然没有把她暴露出来,但是因为他的失误,却让她去承受后果,元煦心中的火在煎熬着他的心,那是他喜欢的人呀,是他一手把她推入深渊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