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里应外合

仕家女将 月遂 2054 2019.09.30 22:22

  夏筠钰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口中除了隐隐的疼痛,还有苦涩的药味,她咽了咽口水,嗓子传来火辣辣地痛,她眉毛一蹙,真是雪上加霜呀。长鹪端着药进来见到眼前的女子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身后床榻上,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双眼如墨玉深潭上寒烟笼罩,透着淡淡的迷茫之意,他一愣,然后低下头将药送了过去。

  喝完药,长鹪向夏筠钰说了他的计划,他和陈城已经将城里的情况摸清楚,将消息送了出去,崔少将军也已经在城外,现在就等少将军安排好好里应外合。夏筠钰点了点头,然后又满眼疑问,“陈城不放心你姐姐几人,已经潜进淮园,你放心,他对这个地方熟悉的很”长鹪说道。果然过了一会陈城回来了,他去的时候何怀玉已经将夏筠玥、陶娇及李公公藏到井下。没了后顾之忧,三人就等崔朗的信号。

  长鹪望着城墙上和城门前站着的突厥兵皱了皱眉,然后又反身看了一下跟在身后的夏筠钰,一脸惆怅。他是不想让夏筠钰过来的,可是她很是坚定,陈城也是支持,毕竟人手不够。

  风呜呜地刮着,夹杂着鹅毛般的雪,瞬间就把两人身上堆白了。夏筠钰一动不动,望着面前的这个青年高大的背景出神,他是谁?他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甚至她动一下他就知道她要干什么,她确定在昨天见他之前她是从没见过他的,可……她说不出这种感觉,好像他和她认识很久一样。正当夏筠钰还在疑惑时,随着“啾”一声,空中绽开了一朵红焰。

  “走”长鹪疾步向前,夏筠钰随后,两人冲到城墙门前与突厥人战成一团,同时城中听着“轰轰……轰隆隆”,地面微微颤抖,瞬间几处火光冲天。夏筠钰第一次见到如此武功高强的人,只见长鹪动作如闪电般,手中的剑在指尖旋转,看似轻松潇洒,但杀气十足,突厥人还没近身就惊恐地望着自己脖子上喷射出来的血倒下了,而她被他保护在身后,根本没机会动手。城墙上的士兵听到下面的声响赶紧跑下来支援,被夏筠钰手中的枪挑翻了几个,倒是让长鹪的眉毛一挑。

  夏筠钰见到了机会跑到城门前,放上火药,“走”沙哑的声音传来,长鹪一见,拉着夏筠钰起身一跃,躲到城墙后。“轰”的一声,城门应声倒塌。“杀”雄厚划一的高声呼起,门外的士兵蜂拥进来。最先冲入城门的是一个年纪十六七的少年,穿着银色铠甲,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含着凌厉的杀气,手中拎着一杆近两丈长的银色长头樱花枪,骑着高大的黑马飞奔进来,手中的银色长头樱花枪一扫,挑倒了包围上来的突厥人,夏筠钰愣在了当场。“长鹪,这交给你”,那少年飞奔而过,留下话,那双眼眸却和夏筠钰相视而过,含着一丝惊讶。

  长鹪纵身向前,快速地解决了敌人。留了士兵把守,城内传来了震耳的厮杀声,夏筠钰一听,似乎是淮园方向,拉着长鹪向前奔去。长鹪看着夏筠钰拉着自己的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耳尖微微发红。

  等夏筠钰二人赶到淮园时,淮园里已经火光冲天,院内两股力量绞在一起,空气中冲鼻的血腥,喊杀声一片。长鹪搂着夏筠钰的腰,纵身一跃,躲过混乱,停在了贵叔的小院里,只见院子里已经起了大火,火势瞬间就吞噬了木屋,院内浓烟四起。夏筠钰急急奔向井边,却看见井上盖着一块一人高的大石头,长鹪赶紧向前,两人费力推开石头。“姐姐、怀玉”沙哑的声音传出,却并无听到任何回答,她急了眼。

  长鹪扯过转轴上的井绳,一头绑在旁边的白桦树上,一头绑在自己腰上,进了井却发现里面空气稀薄,人已经晕成了一堆。长鹪将身上的绳子帮在夏筠玥的身上,然后飞身出了井,赶紧拉绳子,夏筠钰红着眼赶紧帮忙。“姐姐,你醒醒”夏筠钰看着夏筠玥煞白的面庞及双眼紧闭心慌了起来。

  火越烧越大,“轰……”一声房子倒塌,热浪扑面而来,夏筠钰背着夏筠玥,一手拖着同样不省人事的陶娇到院子外面,然后疾速返回。燃烧的热浪,瞬间将地上了雪融化,呛鼻的浓烟笼罩。夏筠钰用雪搓了搓脸,拉起井边的何怀玉及花姑就跑。等人全救了出来,夏筠钰已经瘫坐在地,眼睛酸涩,睁不开眼,嗓子疼痛难耐。长鹪找来水给夏筠钰润眼睛,给夏筠玥等人喂了水,几人开始转醒。

  两人扶着几人到对面空置的院子里,却发现同样水井被封,两人赶紧推开石头,长鹪起身发现,里面同样躺着三个人。夏筠玥等人已醒,也过来拉绳子,等人拉出来,却发现两个年老的人已经没了气息,只留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夏筠钰一身后怕,赶紧向前朝长鹪比划着,口中传出难涩的嘶哑声,急地夏筠钰红了眼。长鹪过来拉下夏筠钰比划的手,“我懂你的意思了,我现在去找崔少将军,你们先藏起来”。夏筠钰急急地点了点头。

  “钰儿,你的嗓子怎么了?”夏筠玥拉过夏筠钰的手着急地问道,妹妹为什么不能说话了。夏筠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钰姑娘之前咬舌自尽过”,李公公顶着蓬乱花白的头发,脸上被浓烟熏得漆黑。

  “钰儿,让我看看”夏筠玥闻言着急地搬过夏筠钰的脸。夏筠钰只好无奈地张开了口,夏筠玥见那红肿的舌头,以及仍渗着血的口子,掩着嘴无声哭了起来。她是恨的,从出事到现在,她这一刻是最恨的,恨那个让她的家支离破碎,让她的家人受此侮辱的人,她双手成拳,似乎要忍住全身的颤抖。夏筠钰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姐姐,抚摸着她瘦弱的背,陶娇等人在一旁红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