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仕家女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围剿

仕家女将 月遂 2064 2019.10.10 21:01

  夏筠钰和夏筠玥趴地上,感受着大地的震动,声嘶力竭的马声,沸鼎的呼喊声传来,让这一处显的格外安静。四天前四人随着部队来到了东线,便立即加入了战斗。

  夏筠玥已经习惯了军营里的生活,她必须有能力保护自己,才不会给妹妹添累,这是她从朔阳关外就知道的事实。来的第一天,她奋力将手中的长矛插入敌人的小腹里,那一刻她似乎觉得这一切没想的那么恐怖。自然,陶娇和何怀玉也是同样的想法,毕竟生死之前,一切善良道德都是多余。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不一会大雪就把这五百号人掩盖的干干净净。夏筠玥轻轻地将衣领拉紧了些,但眼睛从没有从远处离开。她们这五百号人被安排在了战场的北坡,主要截住向北逃窜的敌军。

  慢慢地,远处一些黑点点从战场上开始撤下来,黑点越来越近,是从战场上溃败下来的敌人。夏筠玥握紧手中的长矛,虽然不如之前害怕,但心还是鼓跳如雷。

  待人影近了,飞羽铺天盖地地向前方扑去,瞬间呼嚎声起。突厥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即使刚经历的大战,很快身材魁梧的敌人涌了上来,趴在前面的士兵们奋身跳起,将磨的锋利的长矛插入敌人的体内,溅染而出的血液,如白色大地上盛开的朵朵红莲。

  夏筠钰手中的长枪随着招式不断变化,扑上来的敌人皆节节颓败。她已经听不到身边人的呼喊声,只听到心底地跳动,不紧不慢。

  陶娇还是一阵手忙脚乱,却胜在身子灵活,跑的快,身后的突厥人追的甚是恼火,大手一挥,将陶娇拎了起来。陶娇在空中扑腾了几下遍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顿时如千斤大石压在身体上,耳鸣头昏,眼冒金星。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随之而来,只有一片温热之感撒在陶娇的背上。夏筠钰将陶娇从地上拉起,面无表情,“我无法每次都能刚好救你,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陶娇瞬间面色白了三分,从地上捡起长矛,手紧了紧。

  虽然只是溃败的敌寇,但夏筠钰五百人对付起来仍是很艰难。夏筠钰看着面前的这个身材魁梧的突厥人握紧了手中的枪。那人满脸胡须,高挺的鹰鼻上露出一双凶光逼露的眼,捂着右臂,看着夏筠钰手中的长枪,面色寒冷,“你是崔朗?”,那人用生硬地汉语问道。

  死在崔朗的枪下总比死在无名小卒手中强,图哈里眯着眼睛想着。“不是”嘶哑的声音传来,图哈里心一突,看着面前瘦如小鸡的士兵,他心中的怒火腾起,屈辱感不自觉地涌了上来。他纵身向夏筠钰扑去,两人缠斗在一起。

  飞骑将军萧历踏马前来,带着一百号人收拾战场,看着地上的“肢离破碎”,却是比正面战场少不了几分惨烈,便马不停蹄地带着人收拾了剩下的突厥人,搜寻活着的人。

  再往前走几步,萧历看着面前还在缠斗的二人面露惊讶,在清理战场时没找到这支队伍的主将,原来主竟带兵欲从北面逃了,还好大将军早备了一手。

  一旁的士兵说道“将军,需要前去帮忙吗?”。“不用,我倒要看看她有多厉害,听说少将军都没胜过她”,萧历面露讥笑地望着远处的人。

  他对大将军将夏筠钰四人安插在军营里很是不满,虽说明面上四人已经随着花姑等人撤到了雍城,但是那天夏筠钰和少将军比武,多少人观看。若有心之人传了出去,大将军轻则受到弹劾,重则可是要治罪的,他想不明白大将军的做法,一如想不明白这四个女子为何非的入军营,不愿离开。

  图哈里充满血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夏筠钰,他到底是谁?他不是崔朗,可除了崔朗,天元军队里还有谁将长枪舞的如此出神入化。腰间、后背还有腿上传来刺骨的疼痛,踩在雪地里留上一个个鲜红的脚印。

  夏筠钰也没讨到好处,此人不是一般突厥士兵,身材魁梧,比她整整高出一截来,她想到很多办法,都没将面前的人打趴下。他似乎没有痛觉,长枪刺在他身上,他的眼睛都没眯一下。左臂及腰上传来阵阵刺痛,夏筠钰眉毛都没敢皱一下,面对眼前的人,她不敢掉以轻心。

  几番打斗下来,夏筠钰忍下口中的腥气,丫丫地,她的左侧肋骨肯定断了,呼吸一下,牵拉的刺痛感,让她憋住了呼吸。而图哈里已半跪在地,手中的握着弯刀,喘着粗气。夏筠钰忍着痛,找住机会,手中的长枪刺破寒风,闪过冷光朝着图里哈的面门而去。

  图哈里看着疾飞而来的长枪及扑过来的身影,却是面如死灰地闭上了眼睛,手中的弯刀应声跌落在地。长枪在图哈里面门的一寸处刹然停住,一直在外围看二人打斗的萧历都憋住了呼吸。

  图哈里看着近在咫尺的长枪,以及握着长枪的那人。清秀的带着血的脸倒映在图哈里的眼眸之中,这个武功高强的天元士兵原来还只是一个刚断奶的娃娃。

  夏筠钰则是面露惊讶,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在想什么,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反抗,甚至在她的长枪靠近之时,有那么一点点解脱之感。

  萧历看着僵持的二人,手一挥,士兵上前活捉了图哈里,用绳子紧紧捆了。夏筠钰收了枪,望着被绑了双手,被推搡向前的图哈里,面无表情。

  看了一眼四周,到处是横躺的尸体以及粉红的雪地,夏筠钰一凛,慌张地张望,却见四周都没人了。惊恐从心底漫起,“姐姐,怀玉,陶娇,你们在哪”,嘶哑的声音从夏筠钰的口中传出。

  “我在这”一声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夏筠钰赶紧跑了过去,从雪堆里刨出一人来,双手颤抖地擦干那人脸上的污迹,露出何怀玉那张清秀的脸来。

  “这里有几个人还活着”远处士兵呼喊声传来,夏筠钰讲手中的何怀玉交给旁边的人,扑身过去,身上的疼痛如潮水般涌来,夏筠钰眼前一晃,往前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