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品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用最好的吃最好的

一品如 眸灵芝 1863 2019.07.12 14:52

  已经远去的夏秋冬并未察觉到那目光种种神色。

  回到四千岁府,夏秋冬打着还欠,折腾了一天什么都没吃。

  别人三日回门父母都会好生的招待一番,不指望珍馐百味起码饱餐一顿也是常理,但夏家这群人,要么是冷声喝止要么就是谩骂嘲讽。

  算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厨房中一道身影忙忙碌碌的和着面,一旁的厨娘想要帮忙无奈插不上手。

  书房中,刚刚从朝堂上归来的李振棠看着侍卫递过来的密函,一双极为好看的丹凤眸半眯着,眼中的神色沉了几分。

  “夏秋冬呢。”

  “夫人在厨房,卑职这就叫夫人过来。”

  说着,侍卫将厨房中的夏秋冬带到了书房,当夏秋冬出现在书房之时,李振棠看到面前挽着袖子端着一碗面条手拿着筷子的女子,温润的剑眉微微一挑。

  “夫人身为四千岁府的主母,亲自下厨有失身份。”

  言外之意,夏秋冬现在的身份是四千岁府的女主人,吃要吃最贵的,用要用最好的。

  一切衣食住行都要在人上人为物中物。

  “吸溜——”

  夏秋冬拿着筷子夹了一口面条吸进嘴里,她怎么会不知李振棠想说什么,等面条下肚之后这才开口说话。

  “相公公找我来做什么?”

  不是她不给面子,成为四千岁夫人这几天吃的那叫一个奢华,就连上厕所的马桶都是金子打造的。

  四千岁不愧是明国驰名海内外的奸臣,可谓是将贪官这俩字发挥到了极致。

  只不过再这么吃下去她迟早玩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

  一双凤眸落在李振棠的身上,阳光从窗子淅淅沥沥的洒在他脸上,那一张好看的过分的俊彦就像九重天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上仙,一举一动如流水花卷一般让人赏心悦目。

  而那一拢白衣更是衬托出李振棠风度翩翩的俊雅之气,横看竖看这四千岁都不想是个奸诈阴沉的主。

  但事实就是事实,李振棠用行为告诉世人什么叫做表里不一。

  腹黑,奸诈,手段残忍,擅用权术,武功极高,重口味变态。

  这是夏秋冬给李振棠贴上的几个标签。

  若不腹嘿奸诈,若不擅用权术,又怎么会把明国的忠臣门一个个搬倒。

  若不是手段残忍,又怎么会令与他作对的官员们家破人亡死于非命。

  最重要的是重口味变态,想想前面的八个前辈一个个死的凄惨,正在吃面的夏秋冬汗毛乍起。

  历史上可是有不少真实发生的案例,侍卫们为了弥补男性功能不足的缺陷,通常都会在其他方面找平衡感。

  侍卫们也必然是其中之一,要不然那八个“光荣”的前辈们也不会成为牺牲品了,看来她要小心才是。

  “夏家人可有对夫人做了什么。”

  李振棠的话打断了夏秋冬的思绪,回过神来。

  夏秋冬又是吸溜了一口面条缓缓说着夏家发生的事情,那一脸委屈到死的表情别提多么的做作了。

  “相公公,你要为人家做主,夏家二小姐那个缺心眼的欺负人家。”

  说话间,夏秋冬拂袖轻注眼中梨花带雨,那模样怎叫一个可怜。

  不知道的还以为夏秋研把夏秋冬怎么样了,可知情者的四千岁府侍卫却一个个抽动着嘴巴。

  夫人这戏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们可是清清楚楚的看着夫人一巴掌一巴掌的摔下去,下手之狠速度之快目标之准,打的夏家二小姐措手不及,整个人都蒙在了原地。

  夏秋冬这边嘤嘤哭泣着,可看着不为所动的李振棠,朱唇撇了撇表示无趣。

  “夏秋研被我打了,夏孟浩跟我说东西找到了么,吸溜!”

  夏秋冬已经不是原来的夏家三小姐,自然不用顾忌夏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之所以还留在明国则是因为身体里面的毒。

  每日辰时三刻必须服用解药才能缓解噬心蛊发作之时的痛苦,要不然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跌即便是皇帝老儿也奈何不了她。

  可恶的四千岁。

  心中再一次咒骂着李振棠,夏秋冬吃掉最后一口面条,这才感觉饱了些。

  听着夏秋冬说着回到夏家所发生的事情,李振棠一双丹凤眼向上挑起,眼中的笑意令人心中寒意徒生。

  “夫人做的不错。”

  “相公公过奖了。”

  落下碗筷,夏秋冬的目光对上李振棠半眯着的丹凤眸,语调平缓且透着一丝笑意。

  “我这个人很惜命的也很胆小,所以相公公有什么话最好直白来说,不必试探我。”

  夏秋冬不是傻子。

  她知道,从她回到夏家开始,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在李振棠监视范围内。

  如果对方说错了什么的话,四千岁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一拢月牙白衣的男子坐在椅子上眯着丹凤眼,眼中的神色危险仿佛能噬人心魄,神魔勿近。

  一拢白衣长裙的女子唇角扯着一丝笑意,淡然的模样慵懒的模样似乎天地之间的一切在她眼中。

  二者之间所流动的气息令侍卫们纷纷吞咽着口水。

  不都说夏家三小姐即草包又胆小么,可在他们面前打了夏家二小姐无赖一般扣了他们银子,又胆大包天的与四千岁这般对待的女子是谁?

  起氛,一度尴尬。

  终了,夏秋冬开口打破了沉寂。

  “观相公公的面色怕是近几日失眠浮躁,为妻甚是担忧相公公猝死。不如为妻为相公公诊治一凡,保证几日之后药到病除。”

  “如此甚好,今晚来为夫房中,为夫倒是想见识见识夫人妙手医术。”

  俗话说得好,一山难容二狐,即便是一公一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