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神剑逍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战斗序幕

神剑逍遥 道理.QD 3894 2005.08.29 15:40

    刘松一直守着秦无伤,这时见他睁开眼睛,忙问道:“怎么样,有所好转了吗?”

  秦无伤微微点头道:“你这本秘籍确实妙绝天下,没想到我被震断了经脉,还有复原的可能。”

  刘松喜道:“那就太好了,我上去给你拿点吃的。”

  秦无伤叫住他道:“不用,那柜子里储藏有干粮,刘松,我现在受伤,万一箫门中人找来,我无能保护于你,所谓大隐隐于朝,不如你就去投靠我那位做捕头的朋友吧,我那朋友张勇,在桂林倒有不小的名气,我修书一封,他必会收留于你。”

  刘松心想自己留在此处,恐会拖累秦公,便点了点头。

  在途中的一个晚上,刘松获得了神剑的剑鞘,也获得了奇异的能力,与张之陵不同的是,他获得的能力主要在于防守方面,有着更敏感的神识,武功的招式也主要是用于防守,破坏力不强,不过剑鞘本身倒有一种奇异的用途。

  获得神鞘之后,刘松一扫几个月来郁闷的心情,长天一笑,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畅快,走起路来,身轻如燕,说不出的飘逸自然。不禁心想:我刘松从此再也不用过躲躲逃逃的日子了,只是以后又将何去何从呢?报仇?嗯,师父之仇当然要报,只是如何入手呢?随即又想到:做捕快倒是学武之人一个正当的职务,不仅可以维持生计,还能除暴安良,不如就以一个捕快查案的方式查出杀害师父的凶手,绳之以法!想到这里,便又朝桂林出发。

  这日,刘松来到了桂林,找到了张捕头,也顺利地成为了一位捕快。刘松一穿上捕快的衣服,打听到丐帮桂林分舵的所在,便朝分舵跑去。

  来到丐帮桂林分舵的门口,刘松见有许多手握长剑之人围在门口,透过人群,只见帮主张成铁青着脸,身后的丐帮帮众都面带激愤之色,不禁微感错愕:既然帮主在此,谁人还敢在此捣乱?

  刘松走上前去,看到帮主张成诧异的眼神,微微一笑,对张成说道:“在下桂林捕快刘松,见过张帮主,不知此地发生何事,竟烦帮主亲临?”

  不等张成回答,那原来围在门口之人都拔出剑来,把刘松围在中心,只听那带头之人大声问道:“你可是梁全之徒刘松?”

  刘松眼中精光一闪,答道:“正是!你们是何人,在此所为何事?”

  那带头之人冷然答道:“我们乃箫门之人,我们门主要见你,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刘松想道前段时间所受之苦,不禁怒上心头,冷笑道:“笑话!箫天佑乃几品大官,竟是要召见我吗?”

  那带头之人说声“放肆”,便一剑刺向刘松,张成一见,连忙跃身踢开来剑,挡在刘松身前。那带头之人见是张成,停下攻击,有点面带嘲色地道:“张帮主可要想清楚了,免得下次见到我们门主之时又要低头认错了,嘿嘿!”

  张成面色微红,说道:“你所说箫门在近处办事,让我们避让之事,我们稍作准备即离开,你们可以走了。”

  刘松见丐帮众人都面露又是悲伤又是无奈的神情,不禁心头火起,闪电般来到那箫门带头之人身前,一声脆响,一巴掌已落在那人惊恐的脸上。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刘松说道:“箫门中人要么滚蛋,要么跟我到衙门去!”

  箫门众人被他气势所慑,一时不知所措,纷纷望向那带头之人,可是却见那带头之人一边后退,一边摇头晃脑,也不说话,不知所指何意。那带头之人见刘松笑嘻嘻地看着他,心中又是一慌,东张西望一下,便向外跑去。箫门众人更是惊异,只是见头领都走了,也只好跟着离去。

  刘松转过身来,见到张成脸上的诧异神色,笑着说道:“我点了他哑穴及两臂的穴道。”

  张成点头道:“我只见你左手微动,但注意力被你右手击他耳光所引,一时未看清楚,不过你出手之快,也是我平生仅见。”

  刘松心中一动,问道:“比箫天佑还快吗?”

  张成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与他动手之时,他出手并不快,但我却无法躲避。”

  刘松诧道:“那是为何?”

  张成说道:“听说他练成了一种回旋掌力,出掌之时,让敌人感到掌力从四面攻来,无法躲避。”

  刘松顿时沉思起来,只是未曾亲临,也难以想象破解之法。顿了顿,便向张成说道:“我这次来是想调查师父的死因,以及我被人追杀的原因,烦请帮主相帮。”

  张成看了看他佩带的剑鞘,仍是叹口气道:“查出又有什么用呢?我想你也想到,对手就是箫门,就算你获得了神鞘,也是难以与之抗衡。”

  刘松毅然道:“我将以捕快的身份将之绳之以法,帮主难道就打算让丐帮一直受制于箫门吗?”见张成低头不语,又说道:“我知道帮主是不想丐帮遭遇危机,宁愿委曲求全,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丐帮帮众的想法呢,也许他们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忍辱苟活呢?”见张成还是不说话,只好说道:“你只用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其它的就交给我吧!”

  张成犹豫了一会,说道:“好吧,不过说来话长,咱们进去说吧。”

  来到屋内,连两张像样的椅子也未见,只好席地而坐,只听张成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只是我们的实力确实不如箫门,与他们开战,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其实像我们做乞丐的,你所说的忍辱苟活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乞丐之所以放弃自尊去乞讨,为的就是保住性命,我做帮主的又怎么拿他们不知经历多少艰苦才保住的性命去做义气之争呢?你现在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说自尊,是因为私低下其实一直受到我及你师父的照料。”看了看刘松,问道:“你可知你的身世?”

  刘松心中顿时紧张起来,以前问师父之时,师父都说不知道,而又有哪个孤儿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呢?此时刘松只能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张成。

  张成继续说道:“二十年前,箫天佑挑战完武林中几乎所有高手,未尝败绩,当时声势如日中天,而箫天佑之弟箫天赐也表现出了惊人的武功,在江湖中不时传出他的行侠事迹。一天,我和师父出去办事途中正好遇到箫天赐夫妇出游,他和我师父似乎非常投缘,师父叫我打来酒菜,他们就在一个破庙里边饮边聊,一直到了天之将黑,突然有人来报,说箫家家主箫宗仁病危,箫大侠一听父亲病危,马上起身赶了回去,而我师父倒是对那报信之人动了怀疑,便叫我先回总坛,自己跟踪而去。第二天师父却带了个婴儿回来,找来梁全,吩咐他好好将婴儿抚养成人,并嘱咐我平时对那婴儿多加照顾。我问师父那婴儿是否箫大侠之子,师父点了点头,神情沮丧地说道:‘箫大侠夫妇已不幸辞世了。’”

  刘松听完,一时还未回过神来,没想到自己的身世竟是如此复杂,又问道:“那我父母和师父是如何死的?”

  张成摇头道:”你父母的死,我也不清楚,只是从那天起,师父似乎对箫天佑非常憎恨,而箫天佑也在过后不久就成为了箫家家主,现在箫门又追杀于你,我想应该跟箫天佑有关,你师父也是被箫门之人带走,过了十多天后,箫天佑亲自找到我,叫我不用再等梁全,并叫我把你逐出丐帮,说从此刘松与箫门之事再与丐帮无关。”

  刘松沉思一会,说道:“此事没有真凭实据,难以以之为由捉拿箫天佑啊!”

  张成接道:“要理由捉拿箫天佑还不容易,箫门现就在围攻不远处的平安镖局,只是你只是个小捕快,以往箫门之事官府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想动用官府之力是不可能的。”

  刘松立刻站起道:“还请帮主带路。”

  张成与刘松一起来到平安镖局,只听兵器交击之声不断,刘松停下脚步道:“听声音是两人在决斗,可不远处的树林中又有股隐隐的杀气,该有更厉害的高手隐伏其中,不如我们先在远处看看形势再说。”

  张成点了点头,他们便一同跃上一棵大树,然后朝镖局望去。只见张之陵手中神剑舞起层层剑影向对方攻去,对方节节败退,眼看对方就要伤在张之陵剑下,张之陵这时却突然提剑而立,朝这边望来。刘松没想到相隔这么远张之陵还会对他的目光生出感应,立刻转过头问张成道:“与张大哥比武之人是谁?”

  张成这时也是满脸惊讶的表情,答道:“他是箫门武功排名第三的南堂堂主项天行,没想到黑夜公子的武功进步如斯,哦,他获得了神剑!”

  刘松接着问道:“那箫门武功第二的是谁?”

  张成答道:“是中堂堂主,只是江湖中极少有人见过他,也不知他的名号,是箫门中最神秘的人物。”

  这时,张之陵又向项天行攻去,只是与刚才形势不同了,项天行用的都是两败俱伤的招式,似乎宁死也不愿败在一个初出江湖的后辈手下。张之陵只好采取守势,他不能死,他已感到了至少还有两位高手隐身树林之中,可防守非张之陵所长,一时倒成平局之势,只是项天行手中之虽也是名剑——秋水寒刃,但在与神剑的多次交击之下,已有多处缺口。

  “叮”的一声响,秋水寒刃断为两截,张之陵剑势暴涨,项天行心中一慌,虽躲过神剑,腹部却中了张之陵一脚,身子向后退去,而张之陵的剑又追了上来,项天行此时终露出了恐怖神色。这时人群中窜出一人,剑气直刺张之陵,张之陵心中涌起熟悉的感觉,微微偏头一看,居然是刘无雅,心中一笑,左手一夹来剑,右手神剑依然向项天行刺去。

  刘无雅大惊,奋起身子,伸手抓向神剑。张之陵心中微微一叹,剑锋一转,剑尖已送到刘无雅咽喉处。刘无雅闭目待死,好久仍未感剑尖刺下,睁开眼睛,只见张之陵正含笑看着他,说道:“刘兄,这下可是反过来了,哈哈!”接着向箫门群豪望去,大声说道:“只要箫门退出平安镖局,答应和平解决此事,我便放了刘副堂主。”

  箫门众人都往项天行看去,项天行却是非常为难,刘无雅是为自己而落在对方手上,势不能弃其性命于不顾,可是如答应张之陵,回去如何向门主交待,正自犹豫不决之时,树林之中一人冲天而起,急速向张之陵飞来。张之陵本可在此时了结刘无雅,但终未下手,提剑往来人迎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