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神剑逍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密室学武

神剑逍遥 道理.QD 3562 2005.07.18 19:06

    

  刘松见师父满身是血,大惊失色,连忙扶住师父,大声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时,马碲声响起,一箭飞来,正中梁全背心。刘松心胆俱裂,又见一箭飞向自己脸庞。刘松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只见眼前漆黑一片,原来刚才是在做梦。

  刘松感到非常的绝望和痛心,师父去了,虽然自己从小不知父母何在,但一有事总有师父照料,生活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师父去了,我该怎么办,我武功低微,别说报仇,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保住,今后何去何从?

  刘松尽情痛哭一场后,感到肚中饥饿,身体疲惫无力,才真正感到生活的艰难,心底寒气直冒,不知自己会不会被饿死,又或是被野兽吞食。

  第二天天亮,刘松醒来,感到头痛欲裂,挣扎着爬起来,庆幸昨晚平安度过,心想接下来该振作起来,把命运掌握到自己手中来。以他当乞丐的经验,找了些野菜,勉强糊口。然后,练了一会少林罗汉拳,打坐了一会,就开始走出这片树林。

  接连几天,刘松就这样在树林里走走停停,做乞丐这么多年,其它的没学到什么,这在野外生存的本事倒也不小。只是生活的艰苦也是不可避免,以前吃不下的野草有时也得吃,幸好天天修炼内功,身体还能挺住。直到走了大半月,远离了邕州,实在难以忍受生活的清苦,便开始朝大路走去。

  这日,来到一个小镇,走入一家面馆,径直走向柜台,对那老板模样的中年人说道:“我是来做工的,我只要你们这里的伙计的工钱的一半就够了。”那老板倒也客气,对他说道:“小兄弟,我们这不缺伙计。”刘松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想再相求,但终未开口,准备离去。这时,一个五六十岁年纪的老人跳了出来,说道:“小子,想留就留下吧。”刘松听了大喜,上前对那老人作揖道:“多谢前辈成全!”

  刘松主要负责面馆的打扫工作,吃的虽然是粗茶淡饭,但相比前几天的遭遇,也算是天壤之别了,只是这几天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他现在是在逃难,这种感觉让他很是害怕。

  一天晚上,刘松正要洗完最后一个碟子,突感左肩被人打了一下,转头望去,了然无物,右肩又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便转头到右边,又不见人,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时,左耳传来轻微的笑声,猛一转头,一张老脸近在咫尺,刘松吓得身往后退,一脚踩在碟子之上,心中一惊,连忙提气跃了开去。定睛一看,原来是上次留他下来的老人。

  那老人盯着他,问道:“你练的是什么内功?”

  刘松愕然道:“我…,我也不知道。”

  那老人微笑道:“我也不是觊觎你的内功,只是我见你不管是睡觉还是平常做事身体中的真气都在慢慢聚集,似乎是在修炼内功,便动了好奇之心,刚才你跃动之时,真气自然向腿部流动,比其它轻功更显举重若轻。

  刘松看老人的一把年纪,但目光里却闪着天真的光芒,似乎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而且对他也极有好感,便把内功的来历对老人一一道来。老人听完后更是好奇,说道:“原来是《周易》上所载,想那《周易》被人称为天书,上面所载之内功必是惊天动地了!”

  刘松纠正道:“是《周易》上被后人注上去的。”

  老人说道:“那也可能是后人读懂了后才注上去的,归根到底还是《周易》所载。”

  刘松微微一笑,也不辩驳。

  老人看着刘松,眼睛眨了眨,说道:“那天我留下你,本来是见你骨骼精奇,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想收你为徒的,现在发现你的内功心法如此奥妙,而且少林罗汉拳也练得不错,看来不必了。”见刘松一脸茫然,接着说道:“我开了天眼,所以能够透过你的身体看到你的经脉和骨骼,至于看出你的少林罗汉拳,是因为你将拳理运用于洗碗和扫地之中,而我又对少林罗汉非常熟悉,你果然天资卓绝,能像你这样如此独到的领会少林罗汉拳的人,少林都没有几个。

  刘松微一错愕,心中涌起难言的滋味,对老人说道:“实不相瞒,小子是在逃命。”当下便把自己这几天的遭遇说了出来,说出来后,心里也觉舒服了点。

  老人听完,向他招了招手,说道:“你跟我来。”

  老人把他带人老人的房间,对他说道:“到床上去。”

  刘松依言坐到了床上,老人也跳上chuang,伸手在某处一按,床板的靠墙一侧顿往下陷,老人一抓刘松,一起落下,落到半空之时,手往墙身一推,借力朝反向跃去。这时,原来黑漆一片的暗室突然光亮一片。等到刘松脚触地面,才放眼一看,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映人眼帘,再往四周一看,这是一个方约四丈的暗室,刚才落下之处的正下方是个小水池,其它墙边置有武器及一个木柜,墙角还有几个酒坛。

  刘松转身望向老人,只见老人双目正盯着他,朝他点了点头,说道:“你果非俗人,身为乞丐,见了如此名贵的夜明珠,居然不为所动,也算难得了。”

  刘松朝那夜明珠走去,只见其置于一从墙身的一个小洞中伸出的方木之上,再往刚才老人手按之处望去,顿时明白。转身向老人问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人微笑道:“我姓秦名无伤,大家都叫我‘秦公’,不过我想和小兄弟你交个朋友,‘秦公’这称呼太见外了,但以兄弟相称似乎也不合适,要是你拜我师父为师,你我以师兄弟相称就好了,哦,还没跟你说,我师父是少林知心大师。”

  刘松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这老人居然是少林辈分最高的知心大师的弟子。当今武林,虽然箫天佑打败了几乎所有知名高手,但知心大师没有应战,而且箫天佑也没象对其他高手那样直接闯入其门派,武林中很多对箫门不满的人都抱着一个希望,那就是有一天知心大师能出来把箫天佑打败。

  秦无伤继续说道:“我本为少林俗家弟子,但我念经之时,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于是在学成武功之后,师父说少林不适合我,叫我入世修行,可惜四年前我去见师父之时,师父说他要闭关九年,要不师父见了你,必定肯收你为徒了,现在你就叫我秦老哥吧,以后你就在此练功吧,我会给你送饭来,对你的武功我也会加以指点的。”

  三个月后,刘松在秦无伤的指点之下,越发了解到武术的奥妙和乐趣,彻底沉迷在武术世界里。他不是专门修炼一种武功,而是探索每种武功的原理和奥妙之处,加以借用,自己想象在各种情况之下该如何应付,也不时地和秦无伤拆招,但刘松武功差秦无伤何止千里,每次刘松都是采取守式,所以不经意地,刘松的武功强项在于防守。

  一天,秦无伤刚教完刘松一套武当剑法,便对他说道:“这套武当两仪剑法,虽然攻击不够犀利,但防守时有四两拨千斤之能,现在你内功还欠火候,掌握其功理对你将有相当大的帮助。”

  刘松好奇地问道:“秦老哥,不知你如何能学到如此多门派的武功呢?”

  秦无伤笑这说道:“你忘了我对你说过我已开了天眼了,可能你对天眼还不太了解,一个人内功修炼到一定程度,当意守天目穴时,就能看到肉眼不能看到的景象,比如看到人体内的经脉和真气的流动等,但天眼一般是在童年时较易开通,成年后就很难了。”说着又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刘松道:“我有事将要出去一趟,等你完全领悟了这两仪剑法之后,就拆开这封信,里面是我给你下一步修炼的一些建议,但不要过早打开,以便使你能专心领悟两仪剑法。”

  刘松接过信封,点头道:“那你多久之后回来呢?”秦无伤答道:“也不一定,我就教你出去的方法,到时你也可以自己料理。”

  三天后,刘松一时再也无法从两仪剑法中领悟什么,便拆开信来,打开一看,只见信中写道:刘松,当你打开这封信,我已和箫天佑决战完毕,如果三天后我还未回来,则我离开人世,你的武功还无法与箫天佑相提并论,眼下之能隐姓埋名,我有一朋友在桂林担任捕头,姓张名勇,你可拿着这封信去投靠于他,暂时避避风头。我已打听到追杀你的人是箫门的人,记住不要被仇恨控制了自己,要学会控制仇恨,不要生活在仇恨的阴影之下。秦无伤笔。

  刘松再次面临这令自己无能为力的打击,不禁黯然神伤。这时,只听暗门响动,秦无伤已跃了进来,刘松见到秦无伤,大喜道:“老哥是否打败了箫天佑?”

  秦无伤勉强笑道:“没有,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的经脉已被他震断,已失去武功。”说完便坐倒在地。

  刘松大惊道:“那如何是好,不如你试试修炼我所修炼的内功。”

  秦无伤点头道:“我能看到你真气运行的路径,只是不知如何做到?”

  刘松马上掏出那手抄心法递给秦无伤,秦无伤看完之后,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说道:“这心法与我所修炼的易筋经有点相似,只是更加深奥完全。”

  刘松听了也是一脸茫然,说道:“可能是有人把易筋经加以改进,又或是易筋经乃是这门心法的漏传,也可能是万法归一,高妙的内功本是如此。”秦无伤点了点头,便依法修炼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