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机械姬与博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摩天轮女孩

机械姬与博士 森月之辉 2046 2020.06.02 00:01

  两人还是决定远离这个鬼屋(主要是博士单方面决定的)。

  两人又游历了只能在原地坐的过山车,只剩三辆车还不能动的碰碰车,已经不能翻身的遨游太空,摆不了的大摆锤,游不了的海盗船……

  不过好在恩布拉似乎乐在其中,但难免有一些悲哀升上博士心头。

  在公园侧入口附近,有一个半截身子倒地的雕像,据说这个雕像是版权狂鼠的雕像,用来吸引小孩子的。

  一个写着“竟了辻宫”的大房间里,立着很多落灰的镜子和玻璃,倒映出好几个博士和恩布拉。

  “哦!好多博士!”恩布拉向其中一个“博士”跑过去,随着“咚”的一声,恩布拉撞到了镜子上,镜子应声破碎,“博士”也不见了。

  “啊,博士碎掉了。”恩布拉摔得坐在地上看着地上的碎片,身后的博士不知为何背后有点发凉。

  ————

  远处有一个高高的摩天轮。

  虽然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并不是太高,只是景观用的30米摩天轮而已。

  早已断电很久的摩天轮,还能缓慢地自行转动。不过两人并不能乘坐。

  “博士,那个地方有东西诶?”恩布拉指着摩天轮的一个客舱,可以看到那个客舱确实有些不一样,有一个什么东西躺倒在座位上。

  摩天轮早已断电,幸运的是那个客舱本身比较低,可以从摩天轮的维修通道爬上去。

  博士让恩布拉在下面等着,自己往摩天轮上爬。

  很快,博士就成功地爬进了那个客舱里。

  座位上的是一个女孩的尸体,身上的部分肌肉被撕扯开,嘴角下有干涸的血液的痕迹。女孩怀里抱着一个稍微装饰了一下的熊娃娃,但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弄坏了,装饰蝴蝶结少了一半,背上开了一个口子,体内的棉花都露了出来。

  当博士搬动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下方压住了一张卡了一支笔的纸。

  “给看到这封信的人:

  “我也觉得好累啊。

  “我家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我和我的小熊。

  “我把它叫做迪迪,是妈妈送给我的。

  “我也想睡一会儿了。

  “可以帮我和迪迪放在一起吗?”

  署名是“兰兰”,日期是六月一号。

  博士把兰兰用绳子放下去,恩布拉在下面接住女孩,博士自己原路返回。

  “哦,这个熊,我好像见过。”恩布拉把只剩一半的蝴蝶结拆下来,看着熊玩具,“之前的商场,有看到一样的用作装饰。”

  博士接过小熊玩具,把半截蝴蝶结重新绑在小熊头上,从包里翻出来一个针线盒,很简单的把小熊开口的部分缝了一下。

  “博士,你的包里到底都装了什么东西啊?”

  ————

  在游乐园外,两人把兰兰安置好,博士把小熊玩偶和女孩放在一起。

  博士特地让兰兰抱着小熊玩具的姿势下葬。

  玩偶上的标签上钉上了一张小纸片,纸片上写了一个地址,就在这座城市里。

  博士把地址收了起来,对着女孩双手合十,拜了一下,然后将女孩埋在了土里。

  ————

  一天的旅程结束了,其实并没有实际玩到什么设施。

  不过计划给家里添加的设施有秋千、电影院、蹦床、碰碰车等一系列东西……

  至于鬼屋的提案,直接被否决了。

  返途路上,博士稍微改了一下路线,可以绕到女孩家附近。

  地址上的房子还在,不过围墙的门紧闭。院子里有两颗大树和一颗小树。

  门铃不响,敲门的时候被恩布拉敲开了,没错,门被敲坏了……

  “打扰了!”恩布拉做了个双手合十的手势,便和博士一起进去了。

  大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

  家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灰尘扑扑,实际上很整洁,但是却有一股臭味。

  墙上贴了海洋主题的墙纸,在低一些的墙纸上用马克笔画了一些很抽象的鱼。

  窗台上摆了几个花盆,但是由于长时间没有人打理,早已蔫了。

  客厅有一个桌子和几张沙发,桌子上放了一男一女的相片。

  从家里的其他装饰上来看,这是一家会享受生活的人家。

  臭味来自于一个卧室,博士敲了一会儿门,没有回应,便推开门。

  进门就是浓郁的尸臭味,客厅相片上的两个人正互相抱着躺在床上。

  “又是死掉的人类吗?”恩布拉看着床上的两个人,虽然恩布拉有气味识别系统,但是是主动技能,不会被动分析。

  博士有些不忍心翻开被子,不过恩布拉还是将两具尸体从床上拖了下来。

  两人把尸体埋在大树下,其他的都原封不动地保留着。

  “父母与女儿吗。”恩布拉和博士站在大门外向着里面作辑,“博士,我们之间算是父女吗?爸爸?”

  不等博士回应,恩布拉就连着说道:“噫,还是算了吧,还是叫博士吧。”

  博士有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洋溢的感觉。

  “才不要!不要!恶心!不要!”

  ————

  两人回到家,博士提议看点电影,恩布拉便去仓库选碟子,博士打算找一找投影仪,但是转头先进了洗手间。

  “咳咳咳……”博士开着水龙头,手里拿着红手帕捂着嘴。

  少量的血从博士口中咳出来,随即便将之冲掉了。

  虽然迄今为止都没有虚弱或者其他的感觉,但是这症状依然存在。

  偶尔咳一咳的话有可能会咳出血,但是对于病人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这种病毒的隐藏太深了……深到已经无法挽回的程度。

  人们对于他的了解目前只有四个:仅在人类身上发现,没有传染性,没有变异能力,致死。所以当时有人认为这种病毒并不符合所谓“病毒”的特征。

  这个病毒是某一天突然间爆发的,不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在那一段时间有咳出血。

  正是这个“没有传染性”,博士仍然相信有没有受到病毒侵害的人存在。

  只不过……找到这个人的概率,仿佛是大海捞针一般。

  但是该捞还得捞,不努力,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博士!你人呢?”恩布拉不见博士踪影,便喊到。

  博士收好手帕,离开洗手间。

举报

作者感言

森月之辉

森月之辉

差点忘了写……尴尬   本来想晚点写病毒的……

2020-06-02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