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机械姬与博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博士的葬礼

机械姬与博士 森月之辉 2012 2020.06.30 00:01

  博士手上留下了一些血。

  “……博士?”恩布拉端着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啊,是这样的吗。”恩布拉有些放松地说道,“感冒的时候咳血是很正常的吗?那我就放心了。”

  博士笑眯眯地取出红手帕,擦掉手上和嘴角的血,顺便把恩布拉脸上的血也一起擦掉了。

  ————

  博士在撒谎。

  恩布拉想着。

  博士会……死吗……

  恩布拉愣愣地看着正在接水的水盆,水面倒映出恩布拉的倒影,倒影颤抖着,也看着恩布拉。

  “哗哗哗……”“唔啊,水满了!”

  ————

  给博士换了毛巾,恩布拉靠着墙,坐在地上。

  恩布拉抱着腿,平视前方,想着怎么弄点高兴的事情。

  博士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有可能是睡着了。

  “博士!”恩布拉突然站起来,“你之前说过,有可能会死吗?”

  博士坐起来,挠了挠头,点了点头。

  “博士!我们给你举办葬礼吧!”恩布拉一脸坚定地说道。

  博士表示赞同。

  ————

  博士依旧躺在床上,恩布拉在客厅里布置。

  按照书上的记载,恩布拉需要折一些白色的纸花。

  书房里有一些折纸书,书桌里也有很多白纸,剪刀在厨房里。

  “唔……这样折,这里剪……”虽然有一些图示,但是精细活儿还是有些难度的。

  “啊,剪到手了!”

  可怜的剪刀就这么被恩布拉的金属外壳磕了一个小口子。

  ————

  “要一张博士的黑白照片吗。”恩布拉正好有一个相机,便来到卧室。

  知道恩布拉的来意后,博士端端正正地坐好,顺便举了一个经典剪刀手。

  照片上,一个穿着白衣的戴眼镜的男子,很喜感的样子。

  ————

  “要在客厅中设置一个板床啊……”恩布拉看向周围,“还可以拆下门板当临时板床……”

  别墅大门,危。卧室门,危。

  幸好恩布拉去问了一下博士,客厅的沙发其实是沙发床,可以展开的。

  ————

  葬礼还需要一个用来装博士的棺材。

  恩布拉找到一个卷尺,正好博士躺在床上,恩布拉便横着竖着量了一下。

  “一米七……”恩布拉收好卷尺,“棺材大小得XL!”

  ————

  恩布拉翻视频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一个视频,也是关于棺材的。

  周围站了很多人围着,主角是七个白手套、黑衣服、白衬衫、黑皮鞋的黑人。

  其中几个人有的时候肩膀上扛着棺材,有的时候又趴在地上背着棺材,用着奇怪的背景音乐,做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舞蹈或者动作。

  恩布拉默默地看了一遍视频。视频并不长,看完了一遍以后,又看了一遍。

  “这个奇怪的动作,好像很难做啊。”恩布拉很认真地评价道,“而且好像只有我和博士,没有这么多人啊。”

  ————

  “死者咽气后,家人应尽快向亲友发出报丧贴,或登门通报死讯,对远方的亲友,要告诉其开吊下葬的日期。”恩布拉读着书。

  “报丧贴啊……”恩布拉想了想,“博士好像没有什么其他亲友吧……?”

  恩布拉拿出两张纸,写了个大大的标题“报丧贴”,收贴人分别是“博士”和“恩布拉”。

  随便写完两个报丧贴,恩布拉便拿着给博士的那张报丧贴,来到博士的卧室。

  “博士!给你的!”恩布拉把报丧贴交给博士,“这可是博士的葬礼,博士一定要来哦!”

  博士表情复杂地收下了报丧贴。

  ————

  “死者入棺前,要为之整容,如剃头、刮脸、换擦洗身、穿寿衣等,然后再以白绸掩面。”恩布拉继续看着书。

  “剃头和……刮脸?”恩布拉想象中,是把博士的头给削下来,然后把脸给刮掉。

  “好像……还……不错?”恩布拉思考着。

  博士,危。

  ————

  不久后,客厅布置的差不多了。

  几根绳子挂着一些剪下来的白条,在屋里挂着。

  一张桌子摆在客厅中间靠近大门的地方,桌上放了博士的黑白照,还是举了个剪刀手的样子,周围摆了一圈恩布拉剪的白花。

  沙发已经展开成床的样子了,棺材则画了个博士的形状的样子的图纸。

  “博士,已经布置好了哦。”恩布拉回到博士的卧室,“很认真地布置了哟。”

  博士微笑着,对恩布拉表示赞同。

  “博士一定要来参加哦。”

  博士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奇特(毕竟谁会参加自己的葬礼),但是还是同意了。

  恩布拉重新坐在墙边,抱着腿。

  两个人重新回归沉默。

  过了一会儿,恩布拉又站起来,看着博士,博士也转头看着恩布拉。

  恩布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坐回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恩布拉又站起来,看向博士。

  “博士,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恩布拉说道,“如果博士死了的话,我是不是应该有什么……特别的情感?”

  “人类的话,这时候会思考什么呢?”

  “我是应该笑呢,还是哭呢,还是生气呢,还是失望呢……”恩布拉说道,“我……实在有些不确定啊。”

  “博士是制造我的人,所以我还是想让博士来决定。”恩布拉顿了一下,“我想,如果是博士的期望的话,我应该都是可以做到的吧。”

  博士看向恩布拉,笑了笑。

  “……笑吧。”博士说道。

  “是吗,该笑吗。”恩布拉说道。

  恩布拉想笑,但是却没办法笑出来。

  “我应该……笑的啊……”恩布拉低了低头,有一些眼泪从眼角流出,“往常博……博士说的,我都能做到,从来都……都没做错过吧……”

  “博士……”恩布拉跪坐在博士的床边,低低的低着头,似乎是不想让博士看到。

  博士温柔地摸了摸恩布拉的头,安慰着恩布拉。

  博士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支钢笔,交给恩布拉。

  “送给我吗?”恩布拉拿着笔,“这是博……博士的珍藏钢笔吧,这样不就是真的要离别了吗。”

  博士摸了摸恩布拉的头,便闭上了眼睛。

  恩布拉继续跪坐在旁边,不再做声。

举报

作者感言

森月之辉

森月之辉

要不是这里不能发滑稽的表情我还真不好继续说下去。

2020-06-30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