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开局炮毙皇太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话·塞翁失马

  晚上八点多,卢裕带着车队回了流民驻地,幸好路上也没人发现他们。

  少女被安排在卢裕的帐篷里,但他并没有限制对方的自由。

  卢裕则和终结者们换了衣服一起去分发物资。

  小冰河时期的秋天夜晚很凉,缺衣少食的流民们难以入眠,只能挤在火堆旁取暖硬熬,那些头大身子小的孩子饿地嗷嗷哭。

  相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十个蒙面壮汉,众人更在意的是卢大善人带回来的一车车粮食和物资。

  至于粮食的来历...谁在乎呢?

  今天傍晚,卢裕去抢粮前考虑的并不周全,忘了给他们分发衣服被褥和帐篷。

  回来的路上他发现坐在背后的少女冷的打哆嗦,这才想起今日那些流民好像没有御寒的衣物。

  花了几十块,买了三百多套明初义军棉衣和羊毛毯子以及几十顶行军帐篷。

  不过今天他只会发帐篷和毯子。

  这些人身上太脏了,跳蚤细菌成堆,得让他们明天洗个澡再发衣服。

  换上了蒙面黑棉袍的终结者们很忙,它们要教导众人扎营的方法和注意事项。

  这些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流民,哪能听懂什么近代军规条例,加上终结者的机械嗓音和打扮着实怪异,他们根本不敢靠近。

  全程几乎都是十个号在干活,众人只是围着看。

  在卢裕的要求下,妇人们开始用分下来的铁锅烧饭,小孩们则都眼巴巴地坐在一旁看。

  卢裕觉得光吃饭是不行的,但这荒郊野岭的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青菜肉食,他们也只能先将就一下了。

  规整的营地很快搭建完毕,饥肠辘辘的卢裕就着热水勉强扒了几口没去壳的麦饭,随后就再也不愿意吃了。

  他刚才没注意妇人们用的是粗麦,不然肯定得让她们用小米煮饭。

  其他人倒是吃的很香甜,旁边一个露着屁股蛋的五六岁小娃娃见他不吃了,就凑了上来眼巴巴的盯着他手边那碗麦饭。

  卢裕记得这小家伙是个孤儿,如果不是自己恰好路过,小家伙就会被几个双眼血红的健壮汉子给煮着吃了。

  狗一样的世道!

  卢裕眼神一黯,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瓜,笑道:“等会跟我去吃小米饭,这些就不要吃了,伤喉咙。”

  ——

  卢裕一边摸着被粗糙麦饭刺痛的喉咙,一边走向独自坐在一边吃饭的少女。

  少女原本穿着一件夏季黄裙,卢裕带她骑马时发现对方好像穿的有点少,就给了一套厚儒衫。

  正邹着眉头吃饭的少女见卢裕走来,便放下了碗筷,起身盈盈一拜。

  “不用整这些虚礼,饭食可还能...咳咳...能入口吗?”卢裕一说话就想咳嗽,那几口饭真是要了老命了。

  “多谢卢将...公子关照,奴家觉得这麦饭已经很好了。”少女很认真的回道。

  “瞎说,这麦饭...咳咳...刺喉,怎会好吃,要不是实在没工具,我肯定要把它们磨成面。”卢裕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娇贵,但这麦饭着实是粗糙了些。

  “奴家幼时家贫,家中又有弟妹三人,于是便时常挨饿,那时能有一碗麦饭便已经很满足了,这几年虽然好过了些,但也不曾忘却当时的艰辛。”想起家人,少女有些神伤。

  “真的不能讲讲你的身世吗?”对于这个外表柔弱实则刚烈的少女,卢裕这回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公子救奴家出了虎穴,大恩大德难以为报,这身世自然是能说的,奴家...”少女也没之前那么警惕了,毕竟卢裕若真想对她下手,就不会让她像现在这样随意乱跑。

  这少女姓陈名鸢,父亲是新任的工部主事,前几日她们一家随父亲上京,但涉世未深的她却在天津被歹人绑架拐卖了。

  仔细看了看陈鸢,对方也睁大清澈的美眸和自己对视,丝毫没有畏惧之意。

  再想了想刚见面时对方就想一头撞死他,卢裕完全看不出这妮子哪里像个涉世未深的少女。

  卢裕估计对方还是没说实话。

  不过借着篝火的照亮,他发现陈鸢倒真是个美人胚子。

  柳叶眉,丹凤眼,琼鼻樱唇瓜子脸。

  啧啧啧,长大了肯定是个顶级的古典美女。

  见眼前这高大英武的男子直勾勾盯着她看,纵然陈鸢心性异于常人,此时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卢公子...”陈鸢终是羞恼的转过了脸去,橘红的火光掩盖了她发烫的双颊和珠垂,卢裕倒是没看出异样。

  “先生?嘿嘿,你还真以为我是读书人啊?卢某人可是彻彻底底的武夫,没看我之前是披甲的吗?

  我现在穿着儒衫也只是为了便宜行事,哈哈哈!”卢裕哈哈大笑,这妮子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脸皮到底还是太薄了些。

  “等会我再煮些小米饭,你也一起吃点吧。”

  ......

  晚上十点多,除了守夜的十个号,所有人都进入了各自帐内休息。

  陈鸢独睡一个帐篷,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全是父母亲人的身影。

  自己失踪的几天,也不知父母会如何担心。

  且自己虽没有真的失去贞洁,但毕竟被歹人绑去这么久,到时候众口铄金,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少女越想越是悲伤,忍不住躲在被子里偷偷啜泣。

  卢某人现在也不好过,他紧咬牙关满头大汗的趴在地铺上,背后正有一个大汉在不断动作。

  “嘶...轻点轻点,疼疼疼!啊啊啊...”卢裕闷声惨叫,生怕被人听见。

  三号把带污血的白纱布撕下,又拿出浸染碘伏的棉球给两个创口消了毒,接着才给卢裕包扎上了新的纱布。

  “NND,鳖孙还给箭头浸了料,幸亏老子本身就是二十一世纪毒人,这点程度还威胁啊啊啊...二百五你给老子轻点啊!”卢裕疼的乱爆粗口,心中郁闷不已。

  他昨天准备开炮时中了两箭,当时自己随便用碘伏一泼,纱布一裹就没管了。毕竟箭头入肉不深,根本没当回事。

  今天晚上卢裕正准备睡觉,一躺下就疼的蹦了起来。

  脱下衣服一看,好家伙,伤口都肿了。难怪今天一运动背上就有点疼,本还以为是伤口在愈合呢,现在才知道是要发炎感染了。

  打了一针抗生素,又磕了几粒消炎药,卢裕才松了口气。

  把三号赶出了帐篷,他趴在地铺上开始逛起了商店。

  铁血商店里有无数跟军事有关的物品,他想看全一遍最少都得一个星期,至于把它们记住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记住一些物美价廉或极其实用的东西。

  之前他压根没心情看这些玩意,但现在好歹算是有了一批要他庇护的追随者,他也不能只顾自己一个人了。

  像今天忘了发御寒衣物这种事情就不能再发生,不然就真是大大的失职了。

  于是在翻了半天后,卢裕的购物车里就多了几十种武器装备或物资。

  不知道为什么,手里的钱一多就忍不住想花出去。

  明初军用水囊一万只,明初军中铁锅七千个,明初军中棉毯五万张,明初军中薄厚棉衣各五万套,明初雁翎刀...

  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价值二十七万铁血币的物资,一共可以配给五万左右的流民,同时还可以武装四千类似于戚家军的混编部队。

  这些东西里除了六千支19世纪初期的精良燧发枪外,剩下的东西几乎都是明初产物,毕竟越早期的东西就越便宜。

  而且卢裕觉的仓库空间不太够了,他花了十万铁血币把空间扩建了十倍。

  想了想,卢裕又买了三门俄制107毫米M1910式野战炮,每门各配一百发炮弹;

  五套M2重机枪,一共备弹五万发;

  毛瑟k98步枪三十支,备弹三千发;

  单筒千里镜五十套,初代瞄准镜四十套;

  m1911手枪一百支,备弹一万发;

  花机关一百支,汤普森一百支,两种枪各备弹十万发;

  柄型手榴弹一千枚,早期反步兵地雷五百枚。其中大炮加枪支等武器装备价值四万六左右,弹药加一块却价值两万六千左右。

  其中那毛子野战炮数据喜人,还相当的皮实。

  最大射程12.5千米(二十五里)

  射速:每分钟5发

  作战重量:2172千克

  炮口速度:630米/秒

  弹重:15.4千克(高爆弹)

  单价:一万铁血币

  这些跨时代的大杀器以后都会用来武装他的近卫部队,并不会下发到普通士兵手里。

  卢裕思考了半天,终于再次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又选了两架信天翁和三辆雷诺ft17(机枪型)坦克。

  价值五万三,还算便宜。

  “远近火力充足,步坦协作陆空联动,既能打又能跑,完美!”

  卢裕终于满意了,于是他就点击了确认。

  下一刻余额数目直接减少近三十万,加上扩建的十万,他刚才差不多花了四十万铁血币,家底缩水了三分之二。

  “滴滴滴滴滴滴...”几乎是付款的一瞬间,仓库界面中刷新出了无数图标,物品到货的滴滴声不决于耳,屏幕哗哗往下拉,卢裕的眼睛都要被晃花了。

  等界面不再刷新,卢裕便亲身进入了仓库。

  好家伙,即便扩建了十倍,仓库空间依旧被堆积如山的物资占了大半。

  背部姿势僵硬的卢裕四处摆弄了一下崭新的武器装备,心情变得相当不错。

  特别是那几辆坦克,要不是剩下的场地太小施展不开,他非得开起来溜溜不可。

  折腾了半天,他又走到电脑桌前,想看看还有什么漏网之鱼。

  但当他再次打开铁血商店后,立刻傻了眼。

  屏幕上只有一行字:系统维护中!

  PS:求推荐,求吐槽!!

举报

作者感言

一只开心的土狗

一只开心的土狗

我在网上查了好久,并没有资料显示1929年的时候就出现了抗生素或消炎药,但因为剧情需要,所以就当那时候已经出现了吧。

2021-09-04 06: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