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开局炮毙皇太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话·天津卫

  “不是吧?!”看着那五个醒目的红色大字,卢裕真的蒙圈了。

  难道一次性买多了东西系统就会崩溃吗?

  不管是什么原因,看来暂时是没法买东西和维修物品了。

  卢裕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等系统自我修复。

  而且他怕再出什么幺蛾子,赶紧退出了仓库空间。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就在卢裕的要求下拔营离去。

  等走出了十几里,卢裕才让众人生火造饭。

  现在系统出了问题,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一旦被那成国公府发现蛛丝马迹,官府再调派官兵追过来可就麻烦了。

  毕竟以后万一仓库里的东西也取不出来,那他就只能靠十个号和提前藏在粮车下方的热武器保护自己了。

  之后的行程,卢裕也改了改。

  由于系统出了问题,他便不打算去京师浪了,加上陈鸢正好也顺路要去天津,于是卢裕便决定直接南下。

  他们经宝坻达杨村,随后沿运河直达天津卫。

  历时四天,终于接近目的地。

  一路行来,卢裕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北直隶地区的百姓虽然贫苦,却也还没到完全活不下去的地步。

  大多数流民都是从山东等地逃难而来,并非是本地人口。

  卢裕问过一些人,他们表示如果官府肯赈济灾民,他们还是愿意返乡种田的。

  当卢裕透露出自己想起兵造反的时候,那些骨瘦如柴流民则大多会犹豫不决甚至惊慌失措。

  看来在大明落到崇祯十一年之后的惨样前,大部分百姓是宁愿流离失所也不太愿意起来反抗的。

  路上还遇到了许多问题,卢裕和拉车的十个号团灭了一队前来打劫的官兵。

  十个号随意将敌人砍成几块的凶残手法把众人吓坏了,大家觉得卢大善人的护卫皆是杀人魔头,现在完全没人敢和卢裕唱反调。

  但即便如此,也没人愿意离开能吃上饭的流民队伍。

  虽然他们自己没意识到,但从卢裕那天偷偷抢粮开始,他们其实已经算是一支流寇了。

  期间队伍壮大到了三千多人,虽然大部分是老弱妇孺,但卢裕还是挺高兴的。

  他们现在大车小车几十辆,队伍长度近一里地,顿顿吃干,人人还都换上了新衣服,气势和普通的流民队伍完全不可同一而论。

  要不是队伍里的老弱妇孺占了一多半,绝对有被大队官兵围剿的风险。

  后来卢裕自己也觉得这样太招摇了,很容易惹出麻烦。

  自从被不知哪冒出来的几十骑明军袭击了一次后,他就让所有人白天行进时把新衣服换成清洁过的旧衣服,晚上扎营时再穿上棉衣睡觉。

  这样一来果然好多了,虽然依旧人多扎眼,但他们又不打家劫舍,官兵根本懒得看他们一眼。

  这支流民队伍在离天津十里外扎营,卢裕留下了五个号保护营地的安全,便带着陈鸢和剩下的五个号前往天津。

  离开营地后,他们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换装。

  卢裕再次穿上了山纹甲,背后一席骚包的红披风,脑袋上还戴了一个凤翅盔遮挡板寸头。

  五个号则换上了更为轻便的明军布面罩甲,机械手上则戴了铁网手套,除了明军骑兵铁盔外,它们的头部还围了一条棉巾遮挡骷髅脸。

  陈鸢这妮子继续穿着一身儒衫,秀发用网巾一裹,倒也似个俊郎公子。

  卢裕瞅了瞅她那飞机场,再见她敏捷的翻身上马,顿时若有所思。

  那几十匹战马被喂得饱饱的,卢裕挑出十几匹品相最差的用来拉车,剩下的全部当成战马养。

  还别说,流民队伍里竟然真有几个从山东来的马户,他们便负责照看这些马匹。

  卢裕七人骑着马来到了天津卫城,首先入目居然是一片低矮的窝棚区,上万流民就这样分布在卫城四周。

  策马进入窝棚区,卢裕心中只有四个字:王朝末世。

  屎尿遍地,污水横流。

  杂乱的窝棚之中,是一个个蓬头垢面、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人。

  众人渡过了运河,很快到了护城河边。

  那些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的卫所兵见了他们,还以为是边军中的某个少将军出行,连盘查都不敢,直接就搬开拒马放行。

  城内则就是另一回事了,街铺林立,行人如织,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䒑!”卢裕忽然就低骂了一声。

  回头看了看三丈城头上破旧的日月明旗,他有了一个冲动的想法。

  要不...抢了天津?

  卢裕心中思索着计划,陈鸢此刻却是患得患失。

  她心念着亲人,却又担心被一向古板的父亲嫌弃,真真是纠结无比,一时竟没开口指路。

  卢裕无意识的逛了半座城才惊觉过来,赶紧回头对着陈鸢道:“你不是要寻家人吗?”

  ......

  两刻钟后,天津驿站

  一间客厅内,卢裕一脸微笑的听着对面美妇人的感谢之语。

  好家伙,那妮子果然不老实。

  陈鸢的父亲哪是什么工部主事,她父亲其实是明末有名的背锅侠陈新甲!

  陈新甲现任宁前道兵备佥事,官也算是不小了。

  但这些在史书中根本就上不得台面,真正让他出名的是发生在崇祯十五年的一件事。

  崇祯十五年,其奉旨与清国议和,但遭有心人泄密。

  陈新甲随即被下狱,崇祯还让他把事扛下来。

  这时候,如果他能老老实实的替领导分忧(顶缸),承认是自己私下与清国议和,那崇祯肯定会保他不死。

  但他却卖了崇祯,把皇帝的脸面给丢到了地上。

  自诩明君的崇祯哪里受得了,不顾众大臣求情,很快将其斩首。

  卢裕着实是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救了那背锅王的女儿。

  眼前这李姓美妇人是陈新甲的妾室,原是扬州瘦马出身。

  陈鸢从小跟着她母亲长大,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那妮子会有江浙口音。

  至于从小家贫什么的,那自然都是骗卢裕的。

  没一会儿,一个婆子从里间走出,在李氏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卢裕耳朵动了动,隐约听到什么处子完璧之类的。

  李氏闻言顿时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几分,她转头对身后的丫鬟吩咐了一句,又对卢裕道:“多亏了卢将军援手,小女才能安然归来,待妾身见到夫君,定要请他对将军好好感谢一番!

  这些银两,就当是与将军的茶水钱。”

  在李氏说话的时候,丫鬟已经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

  “夫人客气了,都是应该的哈哈哈!”卢裕也不整那些虚的,直接就把盖着红布的盘子接了过来。

  掀开看了看,白花花的官银一百两。

  李氏也是阅历丰富的女人,虽然惊讶于卢裕的耿直,脸上的笑意却是毫无变化。

  “时间也不早了,卢某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就不打扰了。”卢裕收了钱便准备离开。

  小妮子已经送到,陈新甲也因为政务紧急昨天已经出发去了宁远,他现在倒是没什么留下的兴趣了。

  “妾身送将军。”

  PS:求投资,只要看十分钟就能免费投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