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开局炮毙皇太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话·鸟人

  崇祯二年九月二十九日,遵化城

  这座边地贸易重城还算繁华,清晨的街道上已经有了很多行人。

  城门口的早点摊子上,一名身穿陈旧儒衫,头戴方巾的落魄青年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条。

  隔壁一桌,几名兵丁压低声音窃窃私语,似乎在谈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听说了吗,昨晚北郊那边天降异物,有神仙下凡了!”一个士卒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

  “可不是嘛,听说落下的时候还推平了李参将家一片水浇地,可把那铁公鸡给心疼坏了。”旁边的人立刻接口,一脸的幸灾乐祸。

  “你们知道什么,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神仙,那是个妖怪!”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突然不屑道。

  “啥?”众人一惊。

  “昨天晚上我在李庄堡墙上可是亲眼看见了,那天上掉下个大白鸟,落地就变成了一个人,不是鸟人是什么?”那人胸有成竹。

  “你怎的会看见?”众人皆不信。

  “昨晚我从刘寡...”

  ——

  听到鸟人二字,卢裕的胃口瞬间就没了。

  昨天傍晚他晃晃悠悠飞回了关内,却因为天黑和地貌大变的缘故迷了路。

  最后燃油耗尽发动机熄了火,他不得已找了片稍微平整的地面迫降。

  下来后才发现原来是窜别人田里了,搞得他还愧疚了好久。

  不过听了这几人的话后,那点愧疚瞬间就没了。

  为了不惹人注意,他就买了这身衣服。

  但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儒衫会被列入军事装备中,难道是某个给武将当过幕僚的文人穿过的?

  刚喊了句结账,一摸兜,顿时僵住。

  自己好像是没有钱来着...

  “这位先生,您用了五碗面,一共三十文。”老摊主一脸陪笑。

  卢裕虽然穿着朴素,但好歹也是个读书人,他们这种小老百姓还是很畏惧的。

  但见卢裕摸了半天也没掏出半个子儿,老头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

  隔壁桌几个大头兵随意撇了一眼,随即就要转回去。

  “咳咳,用这个抵吧。”就在这时,卢裕灵机一动,从袖子里掏出一把银鞘小匕首放在了桌子上。

  这玩意价值一块钱,是元末宫廷之物。

  众人的目光顿时就挪不开了,全部集中在了镶嵌宝石的精致匕首上。

  见旁边那些穿着破旧鸳鸯战袄的兵丁目光不善,卢裕拔出寒光闪闪的匕首,切下拇指尖大小的一块刀鞘交给摊主,剩下的却收了回来。

  “好好好,我这就给您找!”老摊主握着银角子,惊喜不已。

  “您这面条味道不错,多的就不用找了。”卢裕笑着起身离去。

  几名兵丁对望一眼,一人立刻往军营方向跑去。

  另一人则悄悄跟上了那像武人多过像文人的书生。

  老摊主见这几名军汉陆续离去,丝毫不打算给钱,却也只能在心中诅咒不已。

  ......

  离开遵化,卢裕开始朝着顺天府赶路。

  他当然不可能走过去,但天也不敢再随便上,只能到郊外一片林子里先等着了。

  随便找了块大石头坐着歇脚喝水,回头看了看,从出城开始就始终跟着的那家伙正远远望着他。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马蹄声响起。

  “感谢大自然的馈赠!”卢裕起身拍了拍屁.股,手里像变魔术一样多出一把花机关。

  汤普森准头不行,用那玩意他担心会把战马误杀了。

  五名骑兵从官道拐角处冒出,他们仔细观察了一下,又跟那负责跟踪的军汉交流了几句,紧接着就冲向了那身形高大挺拔的书生。

  这些人同样穿着明军衣甲,但却并不是刚才那些人,应该是得知消息赶来的马兵。

  明末的朝廷经常拖欠粮饷,除了辽西镇,其它地方的边军一年能发三成的饷就是皇恩浩荡了。

  在这种情况下,明军便会经常去客串一下马匪强盗。

  没啥好说的了,干就完了。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距离百米出头,打起来并没有什么难度。

  领头那个披了一层锁子甲的骑兵见到火光闪烁,下意识就想伏低身子,但为时已晚。

  一发子弹擦着他耳边飞过,另一发却轻易的钻进了胸口。

  见到头儿栽落下马,剩下的明军骑兵皆是一惊,下意识就开始减速勒马。

  “不对劲,是火...啊!”有人想说什么,却突然滚落在地,捂着肚子惨嚎。

  “直娘...”一个脸上有道长疤的家伙正想怒骂,却突然脑袋一甩翻落在地,脑门上赫然多了一个窟窿眼。

  “快走!”剩下两人惊得汗毛倒竖,立刻俯身打马掉头。

  但刚跑出十几米,两人就相继栽落马下。

  那后方观察的军汉见到这一幕,早吓得魂飞魄散,已经没了人影。

  卢裕没有兴趣追那个喽啰,他先给那惨嚎的明军补了一枪,接着搜了搜这些家伙的身,找到了一把乌漆嘛黑、约六两重的碎银子和铜钱。

  放在袖子口袋里他不放心,这些人的钱袋又实在是太脏,于是只能买了个装子弹的皮制盒子。

  他不能把这些非商店物品放到仓库里,否则就会被刷掉,他之前脱下来的那套破衣服就是那样凭空消失的。

  击毙三个明军马军奖励90块,一个小旗奖励五十块,一个总旗奖励80块。

  明军战力果然已经不行了。

  且不说装备和兵员素质,同样是蒙古马,边军战马比建奴的居然要差了许多。

  现在正是养膘的时候,连建奴那些长途跋涉的战马都能保持膘肥体壮,但明军这些马反倒是有些瘦弱,明显就是豆料供应不足。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都吃不饱了,哪还能花大价钱养马啊。

  卢裕挑了一匹温顺的褐色母马,溜溜达达就上了京。

  去年北方遭了灾,京畿地区出现了不少衣衫褴褛的流民。

  仅仅是从遵化到蓟州短短百里的地区,一路上就有好几百游荡的流民,路边的饿殍也有好几十了。

  而在流民聚集中心的京城附近会是何等景象,他都无法可想。

  刚出遵化不远,他就遇上了一伙真山贼。把里外突突了一遍后,从山寨里搜出了一千斤粮食和二百多两银子。

  期间又碰上了不少拦路的劫匪,但这些人大多都是快饿死的流民,卢裕自然不可能打杀这些苦命人。

  而且在放枪惊退这些面黄肌瘦的流民后,他都会留下一大袋杂粮。

  这样一来,等他赶到蓟州的时候,那辆装满粮食的牛拉大车就彻底空了。

  望着身后自发跟上来的三百多人,他忍不住以手扶额,一时间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竟会如此简单...”

举报

作者感言

一只开心的土狗

一只开心的土狗

对本书内容有不同意见的看官可以提哦!感谢大佬dalaiangel的月票!

2021-09-02 13: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