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 以身做饵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Best Man 2262 2020.01.02 14:38

    回想到日记本上描述的症状,这种瘟疫第一次感染并不会死亡,而是出现轻微发烧、四肢无力等正常风寒类似的症状,但是经过斯威克用药剂治疗后,却发现一些人身上出现了二次异变的情况,变异后的瘟疫就会快速感染其他人并且发生病变,不但高烧不退,皮肤也很快改变颜色,甚至身体内部更是会开始腐烂,这简直不像是一般的病毒感染,更像是传说中的生化毒素。

  而从这瘟疫病毒非同寻常的灵性来看,就知道这并非是简单的病毒,其中涉及到了超凡力量,所以单靠普通药物治疗根本是杯水车薪,要想治愈,只能是以超凡力量对抗超凡力量,所以约翰就想到了举行一场大型的仪式,尽可能的大范围消除瘟疫的存在,以免越传越广以至于发生可怕的变异。

  前世小时候跟在老师身边时,没少见那老头子给人家跳大神,跟道门斋醮科仪也就是电影里演的那种开坛做法不同,萨满教的仪式之所以被俗称为跳大神,就是因为需要主持者又跳又唱,每一位萨满都是跳、唱、rap的达人高手。

  所谓的rap说唱,在约翰看来跟前世传统讨饭的莲花落和曲艺人的表演、口技差的不大,但是后者无疑在功底意境上要远高于那些混街头的说唱艺人好几个层次,什么枪击、独品、凶杀这些犯禁的词都敢唱,完全就是一团糟粕,根本称不上艺术。

  哪像老一辈的神棍们,又唱又跳都不带重复的,人家吃的就是这碗饭,嘴里能唱出花来,除了不会打篮球,比那些说唱歌手可高明多了。

  前世作为人民公仆和社会主义接班人,约翰自然不想搞跳大神那一套,所以通过自己研究,简化了不少仪式多余的花俏部分。

  约翰有些自得的说:“现在看来,这次的仪式举行的很成功,而且是一举数得的事情。”

  他那场布道其实是为了帮伯恩斯家族稳住那些领民,免得影响了他的计划,所以就参考了一下前世抓过的那些传销头目宣传的案例,结果小试牛刀就让没见过这些的本世界土著们一个个被忽悠了过去。

  经过白日那场大型献祭仪式,以这些人身上感染的瘟疫病毒作为祭品,显然这个世界的自然之父祭品“吃”的很满意,给他反馈过来的力量是迄今为止约翰收到的最大的一次,如果用游戏的套路来说,他觉得自己完全已经凭借这股力量又升了一级,距离先天那样的正式超凡者越来越近。

  同时约翰还发现,在自己举行这次仪式之后,那些领民尤其是染上瘟疫得救的人,都对自然之父这位神灵升起了极大的敬意和虔诚,就连一些城堡里的卫兵和仆从,都在谈论着自然之父这位神灵,约翰在布道时给出的解释就是自然之父一直存在,祂是所有生命的源头,并不在乎人们是否信仰祂。

  言下之意就是跟那些个努力传教争夺信仰的妖艳贱货不是一个档次。

  所以黑森林镇这边短短一天就兴起了一股自然之父的信仰潮。

  约翰不知道北地的人们信仰饥渴已久,又迟迟见不到真正的神迹,所以低估了他所展现的“神迹”所带来的震撼与造成的效果了。

  “这个世界是没有自然之父的信仰的,或许在我们离开之后,能够发展出一个信仰自然之父的教会也不一定。”

  ……

  当天下午,唐恩管家请约翰过去,进入地牢参与审讯那三个奸细。

  那三个人都是在伯恩斯领中混的不太好的无业游民,类似前世的青皮混混,为人好吃懒做,狡猾且懒惰,基本属于古人说的那种“见小利而忘义,干大事而惜身”的那种货色。

  所以在见识了伯爵城堡地牢里面的刑具的时候,还没等城堡的行刑官怎么动刑呢,就已经吓得两股战战,尿湿了裤子,心理崩溃的全都交代了出来。

  当唐恩与约翰进入刑房之后,见到的就是这幅场面。

  三个奸细如同看到救星一样,争先恐后的再次交代。

  “不是我愿意的,是可怕的怪物威胁我……”

  “是鸟面人……”

  “那是告死者,传播瘟疫和死亡的怪物,肯定是伯爵招惹了这样的可怕存在才会让领地里出现了瘟疫……”

  听到这三个奸细的供词,约翰不觉得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会说谎,那肯定会是前世顶级演员能拿小金人那种表演艺术家,骗过他也不算走眼。

  约翰心中暗道:

  “果然,斯威克日记中提到的鸟面人就算不是幕后黑手肯定也是关键人物。”

  鸟面人,一般又称告死鸟,约翰前世听过合作单位那位法医大叔讲过这个传说,其实这是前世西方中世纪一些救死扶伤的医生为了防止自身被疾病瘟疫所感染,所佩戴的一种前端类似鸟喙的古代版防毒面具。后来也被一些收尸人所学习。

  因为每每有他们出现的地方都有着疾病和瘟疫出现,还有被人发现他们解剖尸体的行为,所以以讹传讹之下,无知的古代人们就将他们想象为食尸鬼、带来死亡的怪物,或者是会巫术并且会散播邪恶瘟疫的可怕存在。

  实际上只是一群掌握了古代医术想要发掘医学真理的医生而已。

  这个世界也有鸟面人的怪谈,之前听布兰登和唐恩这两个本地人说过,基本跟约翰听过的版本类似,不过在这个具备超自然力量的低魔世界里,这些鸟面人确实有一些是通过亵渎死者来研究邪恶巫术的巫师。

  “斯威克医生,看来这幕后应该是一个邪恶的巫师在针对伟大的伯恩斯家族,您是我们这次翻盘的关键,所以请务必接受我们的保护。”

  唐恩管家也知道约翰这个医生的重要性,而幕后黑手的计划因为他所落空,自然很可能会针对约翰,想要铲除这个最大的阻碍,所以提出了让约翰住进城堡接受家族力量保护的要求。

  约翰却是摇摇头,笑着说:

  “唐恩先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就住在这实验所里,正好把那个家伙引诱出来。而且今天的实验已经成功,以我现在掌握的力量,在这里应该只比那位布兰登骑士差一些,就算对方是邪恶的巫师,加上我这三个实力不俗的仆人,也有把握将其逼退。”

  说着瞬间抽出腰间的单手剑,一道寒光闪过,就听哗啦一声,地牢一旁刑具上的铁链就断裂落地。

  在场的人都能看到拇指粗的铁链环裂口处十分光滑,显然这一剑的威力就是一般骑士都做不到这样干脆利落,至少是接近正式骑士那种强者才能完成。

  “这……”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