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再生怪人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Best Man 2335 2019.12.23 20:28

    不过就在约翰打算探寻一下实验室的秘密的时候,他已经听到外面隐隐传来马车的声音,于是只能暂且作罢。

  等到几个仆人将马车赶到实验所门前,便开始搬家一样的取下一样样物品。

  这些都是当年从试验所里收走的物品,现在都被仆人们从仓库中用马车拉来,然后遵从管家的吩咐,按照原来的大致位置摆放起来。

  约翰耐着性子等着伯恩斯家的仆人做完这一切,才吩咐他们离开,只剩下一个人后,没有先去探查那可能存在的密道或密室,而是把实验室的所有东西都再检查了一边。

  书桌、解剖台、试管架,基本上一处都没有放过,不过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都是些寻常可见的医生所用物品。

  唯一让他有点兴趣的是挂在墙上的一张落了一层厚厚灰尘的画像。

  这是一尺见方的油画,是两个人的肖像画,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站在他身旁笑的灿烂的十多岁少年。

  少年模样依稀与中年类似,就像年轻版的中年人一样也是颇为英俊,只是模样有些憨憨的。

  约翰对于那位威廉博士自然没什么印象,因为重来没有见过。

  但是不用问,约翰也能猜到,里面是中年模样的应该就是实验室的主人威廉博士,那个少年就是他的孩子弗兰克·史崔克。

  根据斯威克的日记里的记载,弗兰克是威廉博士和已故妻子唯一的儿子,比斯威克大五岁,在斯威克在威廉博士门下学习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了,可惜弗兰克患有先天的智力障碍,威廉博士之所以从一个学者转型为医生,一开始就是为了治好自己的儿子。

  不过年幼的威廉倒是跟这个憨傻的大个子属于玩的来的好朋友。

  只是弗兰克在十七岁那年,因为跑出了博士的实验室,一个人跑进森林,被野兽袭击而死,连尸体都残缺不全。斯威克还因此十分伤心。这些也是斯威克在日记中着重记载的一部分内容。

  可以看出来,斯威克显然对于这位朋友的死感到十分遗憾和怀念,以至于很多年了也难以忘怀。

  而威廉博士关于借助雷电的力量复活尸体的研究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只不过斯威克因为家庭原因不久就离开威廉那里,并不了解后续的研究过程。

  想到这里,约翰不由想起前世一个很著名的科幻恐怖小说故事里的情节。

  于是他对于这位博士的实验更加好奇了。

  走到后面那座墙,约翰四下检查了一下,跟之前一样,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奇怪了,应该就是这里呀?”

  不得其解的约翰再次开门爬上屋顶,却仍旧没有任何发现,直到他从塔楼的正面爬上去,站在三米多高的石头塔顶上往背后看,才解开所有的疑惑。

  “原来是这样……”

  其实实验所的秘密就在塔楼所在这座墙的背后,因为建造的时候有意为之,人无论是站在房顶还是塔楼里从狭窄的窗口向下望去,都只能见到对面山林的景色,而因为视觉差距却看不到塔楼下方凸出的石墙下面,这里恰恰有着一道凹陷进来的部分,镶嵌着一座铁门。

  由于实验所建立在隆起的高地,另一边就是悬崖一样的断层和森林,所以也没有人能在森林的方向看到这里的情况,这个秘密就这么在伯恩斯家族的眼皮底下存在了这么多年。

  既然发现了这个秘密,约翰也不再下边实验室里耽搁,直接从里面找出一条绳索,拴在塔楼的“避雷针”根部,顺着绳子爬到实验所背后去。

  “想来那位威廉博士也是这么下来的吧?虽然麻烦了点,不过保密性确实很好。”

  下来的约翰从腰带里抽出一只在实验室里顺手拿来的锤子,将铁门上已经锈死的锁头敲碎,然后用力一拉门环,只听嘎吱一声刺耳的磨擦声,尘封已久的密室铁门被约翰打开。

  等里面的浊气散了散,约翰就好奇的钻进铁门里面。

  虽然密室里没有光,不过开启了灵视的约翰却能凭借物体自有的微弱灵性光芒做到黑暗视物。

  密室通道并不长,大概斜着深入地下有三四米,看位置应该就在实验室的正下方。

  再次推开一道已经微微腐朽的木门,眼前就是一座大概有上面空间一半的地下密室。

  这间密室最显眼的存在就是一根手臂粗的铁柱从厚厚的石头顶层插入下来,在密室中央与一个鸟笼一样的装置连接在一起,而“鸟笼”中央的平台上,则静静躺卧一具人形的存在,散发着浓郁且强烈的灵性光辉。

  “这是?”

  约翰好奇的上前两步,不过眼前的灵性光芒过于强烈,所以他只能暂时转头,然后在一旁的实验台上找到了一只烛台,上面还有着几根尚未燃烬的半截蜡烛。

  用随身带着的类似原始火柴制品的打火棒点燃蜡烛,这下子约翰才看清了整座地下密室的情况。

  只见那鸟笼一样的装置实际上通体是由金黄色的金属打造,很可能是黄金铸成,因为铜暴露在空气中就会发生氧化反应变成其它颜色。

  而其中的人形灵光在正常视线下,却是一具全身赤果的看起来有些恐怖,但却充满异样美感的“人”,或者说是人的躯体。

  之所以约翰称之为人,是因为那躯体的胸膛竟然在缓慢,却肉眼可见的微微起伏着,耳朵灵敏的人也可以听见细微的呼吸声。只不过这种呼吸十分的悠长,大概几分钟才会转换一次。

  “还活着?”

  约翰试探的上前,用手里的锤子轻轻触碰了对方一下,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靠近了之后就可以看见,这“人”身上却满是狰狞恐怖的手术缝合疤痕,好似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被重新组合在了一起。

  神奇的是,明明身体各个部分都来自不同的人,但是组合之后却是分外和谐且具有美感,如果忽略那不同的肤色和缝合线,就感觉这就是天生的一具完美男性身体一般。

  而这身体上方头领的模样才是最令人震惊的,因为约翰自己方才还看见过这张脸孔,他不是记忆障碍也不是老年痴呆,自然认得出眼前的头颅的面孔就是跟方才画像中的威廉博士之子弗兰克一模一样。

  只是现在已经死去多年的智障少年突然宛如活物一般出现在约翰面前,却让他心中感到十分的惊骇。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跟科学怪人一样,这位威廉博士的实验成功了?他真的复活了自己的儿子?”

  约翰吃惊的说道。

  虽然已经是超凡领域中人了,但刚刚摸到门槛的约翰乍一见到这种逆转生死的情况,也难免不受惊吓。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

  “不可能,就算威廉博士真的复活了弗兰克,可是一个人就算是植物人,怎么可能不吃不喝紧靠互相就存活在封闭的密室里至少四五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