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霉运与命案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Best Man 2311 2019.12.08 15:01

    次日上午。

  治安所里。

  与早早就来巡视的约翰不同,安东尼·班德拉这个二组队长直到上午十点以后才慢悠悠的走进治安所大门。

  当然在这个规矩还不那么严谨的时代,作为队长的班德拉确实有迟到早退的权力,这是一种没有明文规定的潜规则。

  前提是他没有影响治安所的正常工作和耽误大事。

  约翰也不好拿这个事情拿捏对方。

  尤其是看班德拉这家伙脸色略显苍白,走路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他完全可以借口今天生病了才迟到的原因。都不用伪装直接就是本色出演了,就算官司打到镇议会上去,那些议员老爷也会站在班德拉那边。

  而且心里有着算计的约翰也没有抓小辫子的意思,而是暗中仔细观察对方的面色。

  灵性视觉开启之后,明显看到安东尼·班德拉整个人的生命光谱或者说生命之火要比周围其他警员黯淡一些,这也可以用他流连酒色亏空了身子做解释,毕竟周围能当上警员的基本都是年轻力壮的壮小伙。

  但是对方头部那一缕盘旋着的淡紫色灰暗气息可做不得假。

  此时这股气息正在缓慢的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在吸取班德拉的体内的灵性之光。

  “啊……”

  然后约翰就见到正在倒热水冲咖啡的班德拉惨叫一声,一只手被装满热水的杯子烫到。

  “该死的……”

  安东尼·班德拉咒骂一声。

  “咳咳……”接着在喝完兑了凉水的咖啡之后,坐在办公桌上抽烟,被烟斗呛到,一阵剧烈的咳嗽。

  引得底下的警员暗自偷笑。

  过不了多久,正待午休大家要吃午饭的时候,安东尼·班德拉突然肚子咕咕叫,不是饿的那种,就见他捂着肚子脸色难看的就往后方跑,那里是治安所的公厕的方向。

  “噗嗤!”

  正主离开,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笑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场面十分喜庆。倒是班德拉的几个亲信有些尴尬。

  毕竟班德拉作为雷姆镇矿业联合会推出来的在治安所的代言人,所以平时行事难免嚣张了些。自然让除了他手下那几个,其他警员都没少受气,对于这位都很不待见。

  此时见到平常装模作样的班德拉一连串的倒霉,自然乐得开怀又解气。尤其菲尔·伍德这小子笑的最大声。

  见到之前这连续一幕的约翰暗道:

  “果然,古人诚不欺我,这厌胜术还有吸取对方气运降低运势的效果!”

  运气这东西听起来虚无缥缈没有一个可观测的标准,不过运势降低,人就会倒霉这是肯定的。

  理论上来讲,这种厌胜术的原理是通过某一联系来掠夺被施咒目标的气运和生机,掠夺了的东西是可以被施术者纳为己用的。

  不过略有洁癖的约翰可不愿意将别的男人的生机融入自己体内,虽然可以短时间内全面提高自身的精气神。

  不过气运这玩意比较虚无缥缈,他对此比较好奇,也乐得如此了。

  当然无论是掠夺生机还是气运都会有反噬,但是约翰想到昨晚的自然献祭仪式,暗道:

  “老子现在也是被自然大道眷顾的人了,这点反噬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等作为诅咒媒介的草人成熟之后,或许会给他带来一枚鲜美的果实。

  当然,三天过后,无论结果如何,约翰都会把那草人处理掉。

  厌胜术或者说魇镇术传承自远古巫觋之流,大可咒人死命,小可乱其神思,针对这样一个小人,且不说能不能做到,约翰也不可能动用类似钉头七箭书那种死咒,只不过小惩大诫罢了,没想要他的命。毕竟前世在纪律部门遵纪守法习惯了,即使骤然掌握了超凡力量,也不会出现日漫里反派角色那种心态失衡出现谁惹自己就要谁死的情况。

  想到这里,约翰关闭了灵性视觉,以免消耗太多灵性,毕竟自己比凡人多出一半的精神力和灵性也经不起长时间消耗。

  他也没想到自然献祭成功后,获得的第一个好处会是这个。

  虽然开灵之后,他也有办法掌握类似的灵眼法术,不过这种天赐的灵视能力严格属于神通之类,却是类似于自身诞生的血脉神通,之消耗自身精神灵性,不需消耗法力魔力什么的,而且念动之间就可以使用,无需咒语法诀等动作,这就方便许多了。

  一般也只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高人才会具备这样的本事。

  “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意识要远比前世末法世界沉寂的天道更加活跃的原因吧!”

  约翰对于自己这一个灵视的能力很满意,很多情况下一些灵性材料或者宝物光靠自身灵性感应是很难准确辨认的,没有灵性视觉这种直观的观察方式更方便。

  正在思考着修行的事情,忽然一个巡逻的警员慌张的跑进来。

  “长,长官,镇外出现了尸体……”

  约翰眉头一皱。

  “喘口气,慢慢说,什么尸体?”

  受约翰冷静的声音影响,那警员双手扶着桌子,平复了一下因为剧烈运动而急促的呼吸,然后满脸惊慌的说道:

  “不只一具尸体,都在靠近林场那边的路上。”

  包括约翰在内的警员们全都脸色凝重,既然出现尸体,那就是命案了。

  “希望不是咱们镇上的人……”

  一个三十多的老警员不由掏出胸口的光明圣徽祈祷了一句。

  这是一位老好人,虔诚的光明教会信徒,也是治安所一组的队长。之所以能力不出色还能当上这个位子,约翰有过了解,是因为他本身就是雷姆镇的老人,在教会中人缘也不错。

  约翰指着老警员说道:

  “汤姆,你去带人保护好现场,不要让镇上的人去围观,以免引起恐慌。”

  然后又对刚刚从厕所回归,脸色苍白的瘫在座位上的二组队长道:

  “班德拉,嗯,你好像有些不舒服。”

  这话让方才还没笑够的警员忍不住还想发笑。

  想到自己的惨样被对头看了个正着,班德拉闻言脸色不免有些发黑。

  “那你就负责安排人在镇内巡逻和驻守治安所吧,快,大家行动起来!”

  这么安排其实也是为了安东尼·班德拉好,免得现在处于霉运阶段

  从他对两人的称呼上就能看出远近,在联邦一般称呼名字表示亲近,而称呼姓氏更多的则是正式的场合或者是虚伪的客套。

  老警员汤姆已经一声行礼带人直奔治安所马厩。

  而安东尼·班德拉则是尤其无力的应付一声。

  约翰见状冷哼一声,也带着跟班菲尔直接起码追上已经出发的一组警员们。

  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个大案子,一定要办的敞亮,让人寻不到一丝错误,这样才能让他立足更稳,安心投入修行而不会被麻烦打扰。

  何况见猎心喜的他更想要看看,在这西方近古时代的犯罪案件跟现代那边有什么区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